章節目錄 第226章 陳念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6章 陳念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陳念?”

    李叢繼續說道:“此人是個酒鬼,在鬼市上販賣蝎子,蜘蛛,蜈蚣之類的一些毒物,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查不到了。”

    顧長夜沉吟片刻,沉聲開口說道:“再派人查一下,如果沒有奇怪的地方,便將他打發了。”

    “這......”

    李叢突然露出難色。

    顧長夜有些不解的看向他,這件事讓李叢處理起來并不難,他為何突然支吾起來?

    “怎么了?”顧長夜冷聲問道。

    李叢長嘆一口氣,有些無語的解釋道:“王爺,那家伙就是個酒瘋子,因為沒有案底,昨夜我就先將他安置在王府的地牢里了,今日我讓他出來,這家伙竟然不肯走了。”

    不僅不肯走,還要吃要喝,即便李叢威脅要揍他,那人也不肯離開,完全就是一個滾刀肉,所以才讓李叢頭疼不已,犯起難來。

    聽了李叢的話,顧長夜冷笑一聲。

    這世間還真是什么樣的人都有。

    “若是不肯走,就直接砍了雙腳扔出去。”

    顧長夜冷聲交代道,便不想再理會這種小事。

    可這直接了斷的法子并沒有解決李叢的難題。

    “王爺......”他支支吾吾的說道:“那個陳念,我把他和半死不活的陳羽關在一起了......”

    顧長夜的眉心輕皺,緩緩抬起頭看向李叢,“到底怎么了?”

    李從眼睛一閉,心一橫,一口氣將事情說了出來。

    “那家伙不知給陳羽吃了什么,把他弄成了一個啞巴,還時不時發癲,現在根本沒辦法審問陳羽。”

    顧長夜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陳羽身上的傷并不重,而且是個貪生怕死的小人,他本想從陳羽身上挖出夏禾背地里謀劃的事情。

    這個陳念有問題。

    顧長夜想著,倏然站起身,“走,去看看。”

    李叢點頭,跟在顧長夜的身后,來到地牢中。

    陳羽神志不清后,李叢便將這二人分開關押。

    顧長夜走進地牢,在右手邊第一個牢房一眼便看見陳羽。

    陳羽現在就是一個傻子的狀態,雙目呆滯,嘴角邊還留著口水,不停地傻笑。

    “陳羽。”

    站在牢門外,顧長夜沉聲喚他。

    可陳羽就像是沒聽見般,看著顧長夜齜牙咧嘴的笑著,喉嚨里還不停的發出嘶嘶的怪聲。

    陳羽沒有反應,倒是驚動了牢房另一頭的人。

    “誒!你現在喊他也沒用,他現在的腦子恐怕都不如一只豬,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如問我!”

    顧長夜順著聲音看去,發現左側的牢房里,一個滿臉絡腮胡子,蓬頭垢面的男人,將頭卡在牢門里,嬉皮笑臉的看著他和李叢二人。

    他向那個男人走過去,最后停在他的面前一步遠的距離,可還是能聞到男人身上的惡臭的酒氣。

    “你是陳念?”

    “是啊!你有話就問我,我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有問必答!”陳念很是痛快的回答。

    陳念的話音一落,顧長夜轉手拔出喊誰呢后李叢腰間的佩刀,刀尖對著陳念的鼻尖,聲音里裹挾著森森冷寒。

    “為什么給他下毒?”

    面對顧長夜的冷聲質問,和滿是殺氣的刀尖,陳念沒有表露出一點害怕。

    他伸出舌尖輕舔一下嘴唇,骯臟的胡須已經成縷,隨著他的動作顫抖了兩下。

    李叢看到陳念的表情有種作嘔的沖動,這個男人未免太臟了。

    陳念依然一副沒正形的樣子,說道:“還能為什么?看他不順眼唄!”

    然后他有些對眼的看了看,正對著自己鼻尖的刀尖,“我都說了有問必答,咱們能不能別拿著刀說話,我對刀過敏。”

    聽到他的話,顧長夜冷笑一聲,“你是夏禾的人?”

    “夏禾?是誰?我不認識,不過,你要是問百目這個人,我倒是知道一些。”

    “你是百目的人?”顧長夜的眉心皺起。

    陳念對著他的刀尖調皮的吹了兩口氣,“我誰的人都不是。”

    顧長夜一陣沉默,深邃的視線,暗暗的探究著眼前這個邋遢的男人。

    半晌,他緩緩將刀收回,遞給身后的李叢。

    “說吧,你想要什么?”

    聽到顧長夜這么問,陳念咧嘴笑的更開,“喲,你是個明白人!”

    “這位是恭親王殿下!注意你說話的態度!”李叢不悅的向前一步,厲聲警告道。

    陳念卻滿不在乎的說:“我當然知道,昨天清繳鬼市的時候都打過照面了,殺人還在懷里抱個漂亮姑娘,我當然記得。”

    “你!”

    對于陳羽輕蔑的語氣,李叢十分惱火,手拿著到差點沖上去。

    顧長夜倒是神色冷淡,沒有被陳念激怒,抬手止住李叢的動作。

    “回答我的話。”他冷聲說道。

    陳念鼻子里‘哼哼’的嗤笑兩聲,然后將頭縮回到牢房里,整個人往地上一趟,一副死皮賴臉的模樣說道:“我要在王府里住下。”

    李叢一臉震驚,“什么?!”

    顧長夜也皺著眉頭,不知這個人打的是什么算盤。

    “你們清繳鬼市,如今我賺錢的營生被你們斷了,也沒有地方可以住,所以我要留在這里,你們要好吃好喝的招呼著我!”

    “不要臉!”李叢忍不住罵道。

    陳念反倒像是被夸了一樣,嘻嘻笑道:“我就是不要臉!”

    顧長夜被這兩人吵得頭疼,緩緩吐出一口氣,然后沉聲說道:“本王可以給你花不盡的銀子。”

    “你當我傻啊!”陳念倏然翻身坐起,義正言辭的說道:“鬼市那幫人不是被殺了,就是被你送進大牢里,就我一個活著出去,什么事都沒有,百目肯定以為我拿什么消息和你做了交換,所以才能活下來,你覺得他那睚眥必報的性子,會放過我?”

    原來是為了這個。

    顧長夜明了,冷笑兩聲,“所以,你是想尋求庇護。”

    陳念撇嘴搖頭,“不是尋求庇護,是和你做個交易。”

    顧長夜道:“什么交易?”

    陳念一邊唇角彎起,狡黠的笑起來。

    “我知道百目一個秘密,一個只有我一人知道的秘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