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7章 心疼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7章 心疼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看著陳念的表情,顧長夜的眼底露出不悅。

    他不喜歡被動的感覺。

    “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話?”他冷聲說道:“如果你不想活著出去,我也可以把你弄死之后,再扔出去。”

    顧長夜居高臨下的看著陳念。

    陳念雙手抱住自己做出一個害怕的表情,“別,我怕......”

    那個神情一看便是假裝。

    果然下一秒他接著說道:“我怕死前沒有酒喝!你要是真想殺了我,也別忘讓我喝醉了再死!”

    顧長夜的眉心緊縮在一起,片刻后又緩緩松開。

    “既然如此,你便在這里呆著吧。”

    說完,顧長夜轉身準備離開。

    見他要走,陳念有些慌了,猛地撲到牢門上,手臂從牢門里筆直的伸出,想要抓住顧長夜的衣角,可惜什么都沒有抓住。

    “你,你就這么走了?交易!交易呢?!你不想知道百目的秘密?”陳念急切的問道。

    顧長夜輕笑兩聲,神情從容的回頭看向他,“不急,等什么時候想好要和你做交易,本王自然會來找你。”

    說到這里,顧長夜可以停頓一下,唇畔淺淺彎起,帶著幾分邪氣,幽幽說道:“在那之前,你就在這個牢房里呆著吧。”

    說完,他再不理會陳念,大步離開。

    陳念這才真真切切的打了個寒顫。

    剛剛的顧長夜,要比昨夜那個冷聲命令手下殺人的顧長夜還要可怕。

    不管開局怎樣,他永遠要將局勢扭轉到自己那一邊,由他一人掌控。

    從地牢里走出,李叢憤憤的說道:“這個陳念還真是厚臉皮,還想賴在王府不走了!我看他也不像知道什么的樣子,王爺,要不我去將他處理掉得了。”

    顧長夜默聲的向前走著,半晌沉聲說道:“他想留在王府的理由絕對沒有那么簡單,先盯著他,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李叢有些不甘心的說道。

    二人向前走著,忽然聽到長廊里,傳來幾個小婢女的笑聲。

    “你看到了嗎?那個樣子實在太蠢了!”

    “笑死我了,估計李婆婆一會過去看了會被她氣死吧?會不會像以前一樣拿藤條打她屁股?我還真想看看那個畫面呢。”

    “光是想想我都要笑破肚皮了,她也是沒事找事,明明就不會,王爺也沒命令她去做,她自己還非要找罪受。”

    “我過去就說過,阿奴也就知道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其實腦子不好使,你剛才看見她灰頭土臉的樣子了嗎?又變成以前丑八怪的樣子了!哈哈哈!”

    遠處婢女嘰嘰呱呱的討論聲,一字不落的落進顧長夜耳中。

    李叢也聽得一清二楚,看向顧長夜的表情,壓低聲音小心翼翼的說道:“王爺......她們好像在說阿奴。”

    “我聽到了。”顧長夜冷聲說道。

    雖然他面色上毫無波瀾,但是李叢感覺到他此刻心情不佳。

    沒一會兒他們便看見,剛剛那幾個笑著討論阿奴的婢女。

    看見顧長夜,幾個人連忙斂去臉上的笑意,恭敬的欠身,“王爺。”

    顧長夜看著她們眉頭不動聲色的緊了緊,然后沉聲問道:“阿奴呢?”

    幾人低著頭互相看了看,最后站在最左邊的婢女開口說道:“回王爺,阿奴正在廚房那里。”

    顧長夜的薄唇緊抿。

    半晌開口對身后的李叢說道:“你先帶人處理陶大人的事。”

    “是。”

    李叢恭敬地應道,然后便看到顧長夜沉默不語的朝廚房方向而去。

    此時廚房里正烏煙瘴氣的。

    花枝找了本菜譜,只匆匆掃過一眼,便將紅棗黑豆鯉魚湯的做法記了下來。

    做法看著挺簡單的,花枝便想,只要準確無誤的按著菜譜寫的做,應該就不會出差錯吧?

    可是想歸想,真做起來的時候完全跟她想的不一樣。

    準備好食材后,花枝將清理好的魚下鍋,倒了滿滿一鍋的水,因為菜譜上說要用大火煮沸,花枝便以為同熬湯藥一樣,將火燒的極旺,把蓋子一蓋,就等著讓湯汁全部都收進魚肉中。

    可等她再打開蓋子時,收獲的并不是香噴噴的魚湯,而是撲滅而來的黑灰,和一鍋已經熬成黑炭的魚。

    花枝拿著鍋蓋站在灶前,傻愣愣的看著鍋里黑乎乎的一團東西。

    片刻后,她便意識到自己闖禍了。

    好好地一條鯉魚被她做成這個樣子,先不說會被廚娘罵,若是讓李婆婆看見,她免不了要挨頓打。

    她忽然有種想哭的沖動。

    “做什么呢?”

    身后忽然響起顧長夜的聲音,將花枝嚇得背脊一僵。

    他怎么在這?難不成他已經知道她將魚燒糊的事了,所以來責罰她的?

    花枝暗暗的胡思亂想著,然后慢慢地轉過身。

    顧長夜涼薄淡漠的臉上閃過一陣怔然。

    他已經許久都沒見過花枝這幅模樣了,都快忘記了,初見她時,她就是滿臉骯臟,甚至連五官都辨別不清的小丑八怪。

    那時他又嫌棄又厭惡她的模樣,也不驚訝溫云歌會生出一個丑八怪來,只當她是遭了報應。

    眼前的花枝,滿臉沾的都是黑色的焦灰,只剩一個明亮的眸子,閃爍著光芒看著她。

    “王爺......”她怯懦的喊他。

    卻不知這一聲,讓顧長夜的心猛地揪緊。

    從過去到現在,她總是小心翼翼,一面抵御著旁人的惡意,一面努力的向陽而生,想讓自己變得更好,好能站在他的身旁。

    顧長夜忽然想起,她及笄的那日,沒有人記得她生辰,她一個人偷穿憐兒的舊衣裳,想獨自為自己慶生。

    可那一天于她來說并不是愉快的回憶。

    同她一般大的姑娘都應該是什么樣的呢?

    像憐兒那樣,骨子里透著傲氣,肆意張揚嗎?

    可是花枝的傲氣很早以前就被他磋磨沒了,她只剩下一點點卑微,小心翼翼的守在他的身邊。

    “王爺,對不起,我是想......給您做一碗鯉魚湯喝,但是......”

    花枝的話音讓他回過神來。

    顧長夜漆黑的眸子看向她。

    花枝看不懂他眼底的情緒,以為他是生氣了,連忙低頭認錯,“我,我錯了!”

    可是顧長夜卻什么都沒有說。

    二人之間沉寂許久,才聽到顧長夜沉聲開口。

    “沒受傷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