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28章 鬧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28章 鬧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顧長夜的詢問,花枝一陣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呆怔的搖頭。

    “過來。”顧長夜對她輕聲說道。

    花枝便像是中了法術一般,一步步向他走去。

    她停在顧長夜面前,看著他緩緩抬起手,指尖輕輕擦拭過她的臉頰。

    想起自己的臉一定很臟,花枝下意識向旁邊一躲,但很快就被顧長夜用另一只手固定住。

    他的聲音如一汪清幽的潭水,蕩起波紋,“別動。”

    花枝仰頭怔怔的看著他。

    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

    坦承自己的歡喜,又怕是自己誤解了他的意思,最后被他討厭;什么都不做,又怕自己的表現會讓他失望。

    “你只要乖乖呆在我身旁就好,這些事自然有人會做。”

    聽到顧長夜的話,花枝急忙搖頭,“我想了想,還是學學比較好,如果有一日會做的人都不在王爺身邊,這樣我就可以給王爺做,王爺走到哪里都能喝到好喝的鯉魚湯。”

    顧長夜眸色溫柔下來,“你的意思是,我到哪里都要帶著你?”

    花枝怔住,然后臉頰瞬間染上粉紅,慌亂的解釋起來,“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

    “好。”

    顧長夜倏然冒出一句,打斷花枝的話。

    對于他,花枝總是糊里糊涂,她摸不準顧長夜喜怒是為何,也總是不知道該怎樣理解顧長夜對她說的一些話。

    可剛剛這一個好字,她卻是明白了。

    不管他去哪里,他愿意帶著她一起。

    無論是真是假,花枝都很開心。

    顧長夜終于不再討厭她,愿意在他的身旁留一個位置給她。

    花枝的唇角按奈不住的上揚起來。

    “哦!”她倏然想起廚房里的爛攤子還等著她收拾,身體一邊后退一邊說道:“王爺您先會書房吧,這里亂的很,我要收拾一下,等我學會做魚湯,給您送過去。”

    說完,便轉身回到灶臺前。

    可顧長夜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而是抬腳走進烏煙瘴氣的廚房內。

    花枝將鍋里燒成焦炭的魚處理掉,被廚房內的焦味嗆得不停咳嗽,一回頭發現顧長夜就在自己身邊。

    她急忙深處手捂住他的口鼻,“王爺,您怎么進來了?這里很臟,快出去。”

    因為花枝的手擋住了顧長夜的下半張臉,所以她并沒有看見他一直上揚著的唇角。

    “我的媽呀!真的是反了天了!這是要將王府燒了嗎?你個死丫頭,給我滾出來!!”

    廚房外面突然響起李婆婆的怒吼,嚇得花枝本能的瑟縮一下。

    兩條纖細秀麗的眉,有些苦惱的蹙了一下,然后頗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顧長夜。

    見花枝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顧長夜抬手抓住放在自己唇邊的手,拉著她向外走去。

    李婆婆手里拎著一根柴火棍子,本來打算花枝一走出來,她就狠狠教訓花枝一頓。

    可是第一個走出來的人卻不是花枝,而是顧長夜,讓李婆婆一時怔住。

    “王,王爺?您怎么在這?”

    顧長夜沉聲說道:“叫幾個人過來收拾一下。”

    “啊?”李婆婆有些詫異,“王爺,是阿奴把這里搞成這樣的。”

    剛說完,李婆婆便注意到花枝從顧長夜身后探出頭來。

    她輕蹙著眉,眼底含著濃濃的擔憂。

    李婆婆有些厭煩的橫了她一眼。

    顧長夜的聲音下沉幾分,眼角也泛出冷意,“我知道,她還要去書房侍奉。”

    話音一落,他便拉著花枝大步離開。

    花枝只是想躲掉李婆婆的責罵,并沒有像推掉責任的想法,有些擔憂的回頭看了兩眼。

    “王爺,廚房還是我收拾吧,畢竟是我惹的禍......”她輕聲說道。

    顧長夜的腳步沒有停下,頭也不回的說道:“不是說到哪里都要帶著你?我現在要去書房,你自然要跟來。”

    聽著顧長夜的話,花枝低頭唇角輕輕淺淺的彎起,便順著他不再言語。

    眼下這般挺好的,不必何事都想得那么清楚。

    人生在世,難得糊涂,不如就順著心意走......

    ......

    恭王府里一夜之間死了十幾個下人,雖然尸體都已經安頓好,也給了各家補償,可依然有不少人家想要尋一個交代。

    好端端的大活人,一夜之間便沒了,有的是家中的頂梁柱,甚至有的還未娶妻生子,一家子就這樣斷了后,放在何人身上,可能一時都接受不了。

    可不知為何,都城里忽然傳起流言蜚語,說那些下人其實是恭親王所殺。

    那些本就難接受的家人,便更是按奈不住,有的直接上門來鬧。

    從前院走過時,花枝剛好聽到大門外女人的哭聲。

    “要命哩!皇親殺人就不用了償命了嗎?可憐我們余家就一根獨苗,也沒能娶妻生子,就在恭王府白白賠了性命!不如讓我也死在這吧!”

    這人已經在門口守了三日,這樣的話,花枝也不止聽了三遍。

    聽到旁人污蔑顧長夜,花枝心底是要一百個不舒服。

    顧長夜雖然看起來冷漠無情,手段毒辣,可卻從不傷害無辜之人。

    而且李叢已經和門外的人解釋過很多次,但是門外的女人并不接受她的兒子是死于歹人之手,就認定是顧長夜所為。

    這般蠻不講理,花枝終于忍不住,朝大門外走去。

    恭王府的門口站著兩名侍衛,對于女人哭喊的聲音充耳不聞。

    已經趕過幾次,女人每次都會自己再回來,二人沒辦法,也就任由女人哭喊,想著早晚有累的一天。

    花枝走出去,看了兩個侍衛一眼,最后視線落在女人的身上。

    見她走出來,女人的哭聲也停頓一下,先是看著花枝眼底閃過驚艷,最后又轉變成惱火的模樣,兇狠的瞪了花枝一眼。

    花枝都到她身旁蹲下,耐心的說道:“嬸子,你別鬧了,你兒子真的不是王爺害死的,那夜事發之時我也在,王爺正在宮中接待赫然特使,怎么可能會害你兒子?”

    女人冷哼一聲,“你誰啊?!我憑什么信你的話?”

    “我......”花枝被她問的一頓,想了想苦笑一聲說道:“我是王爺的貼身婢女,絕不會對你說謊的。”

    “呸!你們恭王府的沒一個好東西!我就要讓那個,那個什么狗屁恭親王給我兒子償命!”女人蠻橫的說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