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1章 真相的碎片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1章 真相的碎片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交代好陳念的事情后,顧長夜向前走去,李叢緊跟在他的身后。

    李叢在心底暗暗的咒罵著那個陳念,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心里肯定沒有什么好算盤,要想辦法揭穿那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著的功夫,他已經隨著顧長夜回到書房。

    推開門,一名暗衛正在屋內,看見顧長夜立刻低下頭,拱手說道:“王爺!我們查到了重要的事情。”

    “說。”顧長夜神色淡漠的走到書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暗衛從懷中拿出一個湛藍瑪瑙的鐲子,“我們在查巫蠱案一事時,在其中一個婦人身上發現了這個。”

    顧長夜從暗衛的手中結果桌子,一眼便看見鐲子內側刻著的靈字。

    阮靈的遺物雖大多遺失,可調查巫蠱案是在烏城,烏城和都城在蜀國的南北兩端,相距極遠,阮靈的物品怎么會跑到哪里去?

    顧長夜蹙眉看向暗衛,“怎么回事?”

    “屬下查過了,那個婦人說是一個騙子賣給她的,名叫江塵子,巧的是這人和我們之前一直在查的巫醫也認識。”

    “認識?”聽暗衛說完,顧長夜眉心的褶皺更加緊鎖。

    暗衛點頭,繼續說道:“我們去調查了此人,是烏城土生土長的人,有一妻一兒,吃喝嫖賭什么都做,有一些古怪的本事,需要銀子時便會出來做一些騙人的勾當,曾經到過蜀國一次,剛好和巫蠱案發生的時間吻合。”

    隨著暗衛的話,書房內隱隱涌動起寒意。

    李叢偷偷地看向顧長夜,看他陰沉的表情,知道調查有了進展,但并沒有讓他感到高興。

    “還有,那名給先皇看病的巫醫是他的徒弟。”

    暗衛的最后一個字落下,顧長夜緊接著沉聲開口,“把人帶回來。”

    “是。”

    接下命令后,暗衛轉身離開。

    屋內只留李叢一人。

    李叢猶豫片刻,小心翼翼的開口說道:“王爺,事情終于有進展了......”

    “嗯。”顧長夜雙手撐在桌面上,十指交叉,用鼻音淡淡的回應。

    “等人抓回來,就能知道當年的真相了。”李叢刻意用歡喜的語調說著,企圖打破屋內凝重的氣氛。

    可是顧長夜半點沒有被他的語調感染。

    他等了足足有二十年,才終于探尋到巫蠱案真相的邊角。

    對于顧長夜來說這沒什么值得高興的,就算明日就能真相大白,對于他來說,這真相也揭開太晚了。

    他試圖掌控一切,卻唯獨掌控不了有關巫蠱案的事情,這讓他很氣惱自己。

    “你下去吧。”他輕聲說道。

    李叢嘴巴張了張,最后什么都沒能說出口。

    他知道此刻說什么都沒有用,旁人無法體會到顧長夜心底的感受。

    聽到書房的門‘吱呀’一聲緩緩合上,書房瞬間變得更加空蕩起來。

    窗外的寒風吹進屋內,撩撥著書桌上的燭燈,將顧長夜的影子拉得細長,投到另一側的白墻上。

    他的視線淡淡的落在影子上,倏然想起花枝在客棧時,一個人對著燭燈做手影的畫面。

    被腦海里的那個畫面驅使著,他也不由自主的抬起手,雙手交叉,一只小狗的影子便展現在雪白的墻上。

    在顧長夜的記憶中,冰冷的皇宮里,好像只有手影這件事是有溫度的。

    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學習琴棋書畫,練習體術刀法,和自己的皇兄皇帝們去爭先皇的父愛。

    可這份父愛也是冰冷的,無論他們多么努力,先皇永遠是冷漠的,他不愛他們,只是愛著優勝劣汰,最優秀的那個孩子,其余人不過是用來襯托皇位難得的綠葉罷了。

    顧長夜曾是最優秀的那個,可他并沒有因此而歡喜過,因為先皇從不會問他累不累,痛不痛,只會要求他再優秀一些。

    所以巫蠱案發生后,他沒有一天因為失去先皇的青睞而感到難受過,只是可憐自己的母妃,將一顆心全部交了出去,半生困于高墻之內,可到最后那人寧可相信一個來路不明的巫醫,也不肯給予她半點信任,將她活活折磨至死。

    額頭的青筋跳起,回想過去的事,將他心底的陰暗全部激的涌出來,惱火之下猛地抬手將一旁疊好的宗卷揮落在地。

    隨著書卷墜落在地面的聲音,書房的門被人推開,花枝神色有些驚慌的看向他。

    因為那個叫陳念的人,她的心一直七上八下,尤其夜深還看不見顧長夜讓她隱隱不安,于是才想來書房找他。

    剛到門口時,她透過窗戶看見屋內的手影,剛放下心準備離開,便聽到屋內突然響起的聲音。

    于是,她便也顧不上什么規矩,直接推門走了進來。

    “王爺?!”

    顧長夜抬頭看向她,眼底的陰暗還未來得及收回。

    和那樣的視線相對,讓花枝的背脊泛起涼意。

    這樣的眼神她不是第一次見了。

    過去顧長夜時常這樣看著她,像是對他有著無數的恨意。

    只是她很久沒見過顧長夜這副模樣了。

    看著他的樣子,花枝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壓住心底隱隱顫抖的懼怕,向他走近。

    現在的顧長夜就像是一只野獸,處于暴怒的狀態,隨意的靠近只會被咬傷。

    “王爺......”花枝輕聲喚他,走到他身旁時才停下,“您沒事吧?”

    “你來做什么?”

    顧長夜的聲音帶著幾分低啞,像是在按壓著心底的怒氣。

    花枝躊躇片刻后,說道:“我擔心您。”

    顧長夜抬眸。

    半晌,他幽幽說道:“有什么好擔心的,難不成你真以為,我需要你來保護。”

    花枝一陣沉默,眉心輕蹙的看著他。

    顧長夜迎著她的視線,眼底洶涌的陰暗慢慢平息。

    和他的視線截然不同,花枝的眼里是一片平靜。

    平靜的像是秋日清澈的湖水,包容了一切,也想要用她獨有的柔軟包容他。

    “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會拼盡全力擋在王爺身前的。”她輕聲說道。

    顧長夜緊繃的臉這才柔和下來。

    不只是說說,她每一次也都是這樣做的。

    他伸出手,將花枝拉向自己,然后頭輕輕的抵著她的手臂,輕聲開口。

    “你什么都不用做,乖乖的呆著就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