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4章 偶遇慕慈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4章 偶遇慕慈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長春閣最近新制的胭脂在都城賣得極火,我正好有些閑置的月俸,早就想出來買了。”

    小舞笑著在一旁說著,花枝卻聽得有些心不在焉。

    任由小舞拉著夾在熱鬧的街市里走著,最后停在一個賣面人的攤子前。

    小舞隨便拿起一個,捏的是八仙里的何仙姑,右手拿著巨大的蓮花,巧笑倩兮,栩栩如生。

    “阿奴,你看這個面人捏得多好。”小舞說道。

    花枝這才收斂心神,順著她的聲音想要湊過去看看,可身子剛一動,,忽地被身后的人猛地裝了一下。

    幸好小舞眼疾手快的將她扶住,否則花枝整個人就要摔在攤子上。

    小舞有些惱火轉頭看向撞在花枝身上的人,“走路不看著點嗎?撞了人連句道歉都沒有!”

    撞花枝的人是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身上有著酒氣,小舞說完,男人立刻露出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喲!你們兩個小丫頭片子也敢惹老子?老子還沒說你們擋路了呢!”

    此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花枝急忙拉住小舞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和此人產生爭執。

    小舞有些不甘心的瞪了那人一眼,但也知道兩個姑娘家逞強是會吃虧的,于是閉緊嘴巴,不再言語。

    可是那人卻更橫了些,“不就撞一下嘛!身上又不會少一塊肉,長得挺俊俏,還不讓男人碰了?”

    說著,男人用手指,輕浮的在小舞的下巴上勾挑一下。

    看見男人的動作,花枝急忙將小舞拉到自己的身后。

    “喲,這個更俊......”男人看見花枝,眼睛微微一亮,緊接著就要伸手在花枝的臉上也摸一下。

    花枝本能身子向后退,想要避開。

    四周已有零散的人在圍看,卻沒有一人想要上前幫忙的樣子。

    小舞也意識到她們惹上了麻煩,有些緊張的看著那個男人,“你想做什么?我們已經不和你計較了,你要是再無禮,我們可要報官了。”

    “報官?”男人冷哼一聲,聲音輕蔑的說:“老子會怕報官!”

    說著男人向她們二人邁近一步。

    花枝在心底暗暗盤算著,要不要直接拉著小舞跑時,一名女子從一旁圍觀的人群中緩緩走出。

    一個錢袋直接落在男人的懷中。

    “這些夠嗎?”

    這聲音很是耳熟,花枝看過去這才發現竟然是慕慈慕小姐。

    男人將錢袋拿在手中掂了掂,然后在花枝和小舞的身上輕蔑的掃過,“算你們走運,有個明白的人幫你們,下次給老子小心些!”

    說完,男人拿著錢袋匆匆離開。

    小舞不甘心的看著男人,“真是倒霉,碰到這么一個無賴!”

    慕慈走到花枝面前,出邊掛著淺笑,輕聲開口,“那人確實就是個無賴,剛剛我們過來時,那人就剛從賭館里出來,一看就是輸了的樣子,剛剛對你們那樣也是故意的,就是想從你們兩個小姑娘那里訛點錢財。”

    花枝看見她,連忙低頭欠身,“見過慕小姐。”

    一旁的小舞本來還在奇怪這是何人,一聽花枝喊慕小姐,頓時明了,連忙也欠身低頭。

    顧長夜與慕慈的事情雖沒定下,但已有很多人知曉,因為有皇上在暗中撮合,眾人早就把他們兩個的事情當做板上釘釘的事。

    看他們兩個的模樣,慕慈故作嚴肅地說道:“不要這么拘謹,我是出門閑逛的,你們也是出門閑逛的,今日就不要有這么多規矩,弄得我也怪不舒服的。”

    說著,她的手落在花枝的手臂上。

    花枝順著她的動作站直身子,想起剛剛的事情感激地說道:“剛才的事,多謝慕小姐幫助,還害的慕小姐破費,不知拿錢袋子里有多少銀兩,我......”

    不等她說完,慕慈笑著打斷,“沒多少,我看話本子里英雄救美大多是這樣寫的,你就當讓我過過癮,來一次英雄救美,別提什么銀兩,我又不缺。”

    慕慈的語調輕快,話說的沒有給花枝半點壓力。

    以前花枝只覺得慕慈溫婉大方,善良端莊,今日才知道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子,同旁的世家小姐不一樣。

    越是這樣,花枝越確定,這世間大概只有慕慈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顧長夜。

    可也越是這樣,越讓她自己感到自卑,感到難過。

    “怎么了?”慕慈似是看出花枝眼底的低落,開口問道。

    花枝輕牽唇角,淺淺一笑,“沒什么。”

    看著花枝的笑,慕慈的視線在她的臉上打量著,“美人是真的美人,只可惜我是個假英雄。”

    花枝因為慕慈的話一怔,緊接著反應過來,連忙說道:“慕小姐當然不是英雄,慕小姐才是美人。”

    慕慈被花枝慌張的模樣逗笑,捏著帕子掩住唇角,說道:“阿奴,你怎么什么事都這么認真?還真是可愛。”

    花枝被她的話弄得一陣臉紅。

    “既然這么巧,我們就一起走走吧。”慕慈忽地牽起她的手。

    花枝一愣,“這......”

    她不是不想和慕慈一起,只是覺得自己的身份同慕慈走在一起,實在尷尬。

    可是不等花枝說什么,慕慈已經轉頭看向小舞,“你叫什么名字?”

    “回慕小姐,奴婢叫小舞。”

    “不要奴婢奴婢的,今日沒有主仆之分,那樣子我不習慣,我們一起走走,沒關系吧?”

    慕慈將問題拋給了小舞。

    小舞稍怔一下,然后笑著說道:“若是慕小姐不嫌棄,自然是好啊。”

    慕慈笑著挽住花枝格博,朝花枝有些俏皮眨眨眼,“我自是不嫌棄,早就想有時間能多和阿奴說說話了。”

    話已說到這,花枝也不好再拒絕,只好點頭。

    慕慈身后還跟著個小婢女,前兩次花枝也見過。

    這一行便變成了四人。

    慕慈似乎是真的很喜歡她,一路上都挽著她的手臂,拉著她四處瞧新鮮玩意兒。

    一開始花枝還有些拘束,只是走了一會兒,花枝便覺得自己這樣有些小家子氣了,人家慕小姐是大家閨秀都沒有嫌棄她,她還處處保持著疏離,實在不給慕小姐面子。

    于是便放開一些,主動和慕慈聊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