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8章 王妃的人選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8章 王妃的人選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慕慈的話,花枝有些震驚。

    慕慈的眼底閃過一抹悲涼,“這世間并不是只有相愛的人才會在一起,更多的是迫不得已,尤其是我們女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萬萬不可違背,王爺對我沒有半點愛慕,我對王爺亦是無情,只是王爺需要我父親的支持,而我父親需要一個護著他樞密院職位,助他登得更高的人。”

    花枝還是第一次聽說這種說法。

    說到這,慕慈苦笑一聲,“說來我今日我也是有私心的,我必須嫁進王府,可王爺喜歡的是你,所以今日見到你時,我便想著同你交好,讓王爺知道我不會反對他有通房或者妾室的事情,這樣才能使王爺更多的接受我。”

    “慕小姐......”花枝有些猶豫的看著她,緩緩說道:“我想慕小姐是誤會王爺了,王爺對我,并不是喜歡。”

    顧長夜怎么會喜歡上她。

    花枝在心里低落的想著,她很清醒,知道即便顧長夜對她好,那也不是喜歡,不要貪圖太多。

    “你才是對王爺有什么誤會吧?”慕慈忽然說道。

    花枝不解的看著她。

    慕慈輕笑,只是搖頭卻不做解釋,轉頭看向一旁的伙計,“這胭脂我要四個。”

    花枝吃驚的問道:“慕小姐您需要這么多胭脂?”

    慕慈抬手笑著點了一下她的額頭,“你一個我一個,小舞和木蓮自然也是要有的,所以才是四個。”

    花枝明了,心底一陣暖意。

    想起剛剛在街上發生的事情,自己還在想慕小姐或許沒有表面上看得那么簡單,可現在看來全是自己在胡思亂想。

    像慕小姐這樣的女子世間少有,她知道尊重他人,也知道如何贏得他人的尊重。

    伙計轉頭重新走進鋪子的最里面,沒一會兒卻是空著手出來的。

    “怎么了?”慕慈奇怪的問道。

    伙計訕笑著說道:“慕小姐,有位爺想要見您。”

    花枝和慕慈相視一怔。

    慕慈猶豫了一下,看著花枝輕聲說道:“你在這里等我,我馬上回來。”

    說著,她便抬腳向鋪子里面走去。

    忽地想起剛剛跟著她們幾人的赫然人,花枝的心猛地提起來。

    難不成是那個人?可是為什么要見慕慈?

    擔心慕慈的安危,花枝站起身說道:“慕小姐,我陪你一起進去吧。”

    慕慈停下來,轉頭看向她。

    花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慕慈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陣,然后倏然點頭,“好啊。”

    見她同意,花枝連忙跟上去。

    小舞和木蓮被留在外面,只有花枝跟著她走進鋪子后面,先是一條寂靜的長廊,空氣中飄散著胭脂的香氣,聞得久了讓人對這長廊生出一種迷離的錯覺。

    長廊的盡頭有一道木門,伙計走到門前緩緩打開,二人踏進另一個屋內。

    四面墻壁皆是被固定在墻面上的高高的架子,每一格都擺放著各種制作胭脂的材料。

    屋子的正中央,一名身著白錦金線騎服的男子站在右側的高架前,聽到聲音緩緩轉過身。

    花枝吃驚的看著他。

    顧長夜。

    他怎么在這里?

    看見花枝,顧長夜的眉心輕輕蹙起,許久聲音微冷的開口,“出去。”

    花枝的心微微一顫,半晌才回過神來,連忙低下頭,聲音顫抖的說道:“是,奴婢不知是王爺,這就離開。”

    說完,急忙轉身離開屋子。

    看著花枝離開的背影,顧長夜的眉頭蹙的更深。

    慕慈看著花枝離開的方向,然后轉頭看著顧長夜的神情掩唇輕笑。

    “王爺不該用那樣的語氣對她說的,阿奴本就糊涂,人又敏感,王爺剛剛那般語氣,她定是要誤會您在生她的氣。”

    她說完,是顧長夜的臉色更陰沉了些。

    顧長夜轉身,沉默地走到椅子前坐下,“本王記得好像告訴過慕小姐,不要自作聰明。”

    感覺到顧長夜身上的威壓,慕慈不由的身子有些打晃,半晌才穩住心神,低下頭恭敬的回道:“不知慕慈是哪里做錯,惹王爺不高興了?”

    “你覺得呢?”

    顧長夜冰冷的反問她。

    慕慈垂眸,悠悠回答:“難道是因為我故意接近阿奴,所以惹王爺生氣了?”

    這次顧長夜一言不發的看著她。

    漆黑的眸子,不喜不怒,點點光亮卻是寒光,讓人窒息。

    慕慈不由得背脊繃的更緊,下一秒卻失笑說道:“王爺誤會了,我對阿奴沒有惡意,家父前幾日已經告訴了我,阿奴同王爺的關系,慕慈自然是不介意王爺身邊有個貼心人,又怕王爺不了解慕慈生了間隙,正巧今日碰見了阿奴,這才想著和阿奴走得近一些,更何況慕慈是真的和阿奴聊得來。”

    “是嗎?”顧長夜涼薄的唇緩緩啟合,“慕小姐不怕我因為她,便讓我們的婚事就此作罷?”

    慕慈的身體一僵。

    看到她神色上的變化,顧長夜冷笑一聲,“慕小姐不用擔心,我還沒有色令智昏到那個地步。”

    順著顧長夜的聲音,慕慈緩緩抬起頭看向他。

    她仔細的打量著顧長夜的神情,分辨他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慕大人想要什么。”

    顧長夜繼續幽幽說道:“除掉夏禾之后,那個位置自然會給他。”

    慕慈的心里咯噔一下,但緊接著又覺得整個人輕松下來。

    原來,顧長夜什么都知道,她不必再做遮掩。

    慕慈忽地雙膝屈起,跪了下來。

    “王爺,慕慈也是有苦衷的,慕家只有我這么一個女兒,父親有野心,可惜我是女兒身,無法續寫父親的野心,那就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助父親一臂之力......”

    說著慕慈的眼眶開始泛紅,“慕慈不敢奢求太多,只是必須要坐上王妃的位置,替父親求個靠山。”

    顧長夜又皺起眉頭,不過轉瞬又松開。

    剛剛窗外還一片明朗,可現在卻肉眼可見的陰暗下來,片刻后下起瓢潑大雨。

    雨水砸在地面的聲音穿透窗戶,傳進屋內。

    一場秋雨一場寒,每下過一次雨,這天氣便又冷上幾分。

    顧長夜不動聲色的向外看看,然后開口,“慕小姐不要有多余的擔心,任何人都不能改變王妃這個位置,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