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9章 我可以等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9章 我可以等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說完,顧長夜倏然起身,朝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時,身后的慕慈開口說道:“王爺也不用擔心,我對阿奴當真沒有惡意,王爺也聽慕慈一句勸,若是真心喜歡阿奴,便表現的再明顯一些,那丫頭傻得很,一直不知道王爺的心意......”

    “本王的事,還輪不到你教。”顧長夜冷聲打斷她的話,然后大步離開。

    屋外的天陰陰沉沉,不見半點日光。

    豆大的雨滴砸在地面,將本就枯敗一半的樹枝打的彎了腰。

    因為下雨的緣故,長春閣里的客人已經走光了,只剩下花枝和小舞,還有木蓮三人。

    花枝靠在門邊,有些失神的看著外面的景象。

    不知為何,她的心里是那么的酸澀。

    顧長夜是來見慕慈的,而不是她,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干剛剛顧長夜對她冷漠的樣子,那抹莫名的酸澀又會翻起。

    看見花枝站在門邊失神的模樣,小舞走到她身旁輕聲喚道:“阿奴。”

    花枝回過神看向她。

    似是知道她心事的模樣,小舞牽起她的手,“阿奴,慕小姐是個好人,今后嫁進王府也不會虧待你的。”

    聽了小舞的話,花枝失笑的搖頭,“小舞姐姐你誤會了,我并沒有擔心慕小姐會虧待我。”

    “那你在想什么?”小舞忍不住問道。

    花枝重新看向外面。

    煙雨濛濛話悲秋。

    她輕聲的說道:“我在想慕小姐何時能嫁進王府。”

    她現在有些盼望那一天快點到來,她好可以在自己還能收住自己的一顆心時,脫身而去,不去破壞顧長夜計劃好的一切。

    “不用擔心,馬上了。”

    身后冰冷的聲音倏然響起。

    花枝一驚,急忙轉過身。

    顧長夜就站在不遠處,雙眸結冰的看著她。

    花枝被他身上的戾氣嚇了一跳,也不知他和慕小姐談了些什么,為何會如此生氣。

    她有些畏怕的低低叫道:“王爺。”

    顧長夜神色陰沉的看著她,一言不發,半晌抬腳向門外走去,“回府。”

    花枝和小舞低著頭跟上。

    回王府的路上,雨下的更大了些。

    顧長夜是坐馬車過來的,所以花枝二人便跟著馬車一起回王府。

    花枝和小舞坐在車夫的旁邊,一時顯得有些擁擠。

    有雨水迸濺過去,將三人身上的衣服打濕,再有涼風吹過,便忍不住打個寒顫。

    小舞皺眉看向花枝,有些奇怪的壓低聲音問道:“阿奴,王爺是在生你的氣嗎?怎么都不讓你進去馬車里面呢?”

    花枝也隱隱意識到,顧長夜似乎是在同她生氣,可她又想不明白,最后只能嘆一口氣,低聲說道:“大概是怕我弄臟了馬車吧。”

    她的話音剛落下,馬車里忽地傳出顧長夜的聲音。

    “阿奴,進來!”

    他的聲音一聽就滿是惱火。

    花枝下意識的瑟縮一下脖子。

    知道顧長夜正在氣頭上,花枝有些怕自己進去會挨說,可又不敢違抗顧長夜的話,只好慢吞吞的挪著身子,鉆進馬車內。

    她進去后,顧長夜只是淡淡的抬了一眼,不過很快又垂下眼。

    顧長夜不出聲,她也不敢做聲,只好縮在角落里。

    窗外的雨半點沒有停歇的意思。

    聽著雨聲過了半晌,顧長夜才又不動聲色的抬起眼簾看向花枝。

    花枝的抱著膝蓋縮在角落里的模樣,像極了淋了雨貓兒,長睫微垂,輕輕顫抖,紅唇瀲滟,一副可憐的模樣,看了叫人心疼。

    可一想到剛剛她在長春閣說的話,顧長夜心底又涌上一股火。

    她倒是真的替他操碎了心,比他還急著讓慕慈嫁進王府!

    想到這個,顧長夜又不心疼她了,還是讓她多淋些雨,多操心操心自己吧。

    馬車在王府前停下,花枝如獲大赦般的急忙下了馬車。

    王府里有下人連忙撐傘出來迎接。

    花枝便和小舞撐著一把傘,緊跟在他的身后。

    一直到書房門口時,顧長夜才突然停下腳步,背對著她們說道:“阿奴留下,在門外等著。”

    說完,便推開門走進書房。

    花枝怔住,不知顧長夜是要她做什么。

    小舞看著緊閉的書房門,半晌轉頭看向花枝說道:“這傘你拿著吧,雨下這么大,王爺要是讓你在外面侯著,你就把傘撐著,這書房外也沒個遮攔,不要被雨淋了。”

    花枝點頭,接過小舞手中的雨傘。

    天昏沉沉的一直到傍晚。

    這一場雨下的格外綿長,花枝便想大概這場雨后,應該再沒有個暖和日子了。

    衣衫還是潮濕的,在外面站了這么長時間,花枝感覺自己的手腳已經冰涼,骨頭縫里也開始發疼。

    最后她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她有意識的將聲音收起,可打噴嚏的聲音還是格外響亮。

    怕驚擾到書房內的顧長夜,花枝急忙捂住嘴巴,豎起耳朵聽了起來,半晌沒有聽到顧長夜惱火的聲音,花枝才挪開手。

    想來屋外雨聲這么大,他應該是沒有聽見。

    剛要把心放下來,書房的門猛地打開。

    顧長夜一身寒氣的看著她。

    “王,王爺......”花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他。

    顧長夜倏然打斷她的聲音,語調滿是不悅的開口,“讓你等,你便就這樣傻等?”

    花枝呆愣的看著他,嘴唇因為冷的原因有些泛白。

    許久,她才緩緩開口說道:“王爺叫我等的,在等到王爺之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顧長夜的薄唇緊抿在一起,皺眉看著她。

    下一秒,他走出書房一直到她的面前。

    有雨水打落在他的身上,花枝慌張的將手中的雨傘遮到他的頭上,“王爺,雨這么大,您快回屋子里去。”

    “你就這么信我,如果我不出來,你便在這里等一夜?”

    顧長夜在她面前沉聲說道。

    花枝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她不明白顧長夜為何這樣說,可是看到他積壓在眼底的溫柔,花枝的心跳驟然加快。

    原來這雙涼薄的眼染上情緒,是如此的讓人心動。

    “我......”花枝有些失神的看著他,心中是空空蕩蕩的響聲。

    “我可以等,多久都可以,你不來,也可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