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0章 懷疑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0章 懷疑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屏風外燭光昏黃朦朧,屏風內水汽氤氳,一片暖意。

    花枝半張臉沉在水中,臉頰上通紅,分不清是因為浴桶中的水太熱,還是因為有些害羞。

    回到偏房后,顧長夜立刻喚來小舞準備了熱水,然后將花枝塞了進來。

    窗外的雨已經小了些。

    花枝看向窗外,想到剛剛在雨中的事情,臉上變得更加滾燙。

    剛剛,她說完她可以等后,顧長夜的神色倏然一變,然后一眼不發的將她打橫抱起,直接將她抱回了偏房。

    想到那個情景,花枝便急忙長呼出一口氣,用來平復自己的心跳。

    她在屏風后磨蹭了許久,才從浴桶中出來,擦凈身上換上干凈的里衣。

    也不知顧長夜是已經離開了,還是已經在外面睡下了。

    懷揣著有些忐忑的心從屏風后走出來,花枝才發現自己剛剛都沒猜準。

    顧長夜既沒有離開,也沒有睡著,而是般半倚著床梁,手中拿著百戰奇略認真的看著。

    感覺到她走出來,顧長夜緩緩抬起眼眸看向她,心跳卻有一瞬間的停滯。

    花枝見他定定的看著自己,不知自己是哪里奇怪,于是低頭奇怪的打量自己,頓時一驚!

    不知小舞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她身上的這件里衣材料極其輕薄紗制,里面的肚兜及肌膚隱隱約約都看得見。

    “啊!”花枝輕叫一聲,雙手抱在身前慌張的轉身背對著顧長夜。

    臉頰和是哪個剛剛消退下去的滾燙,又迅速的蔓延上來。

    她平日里穿的都是棉布制的里衣,就算和顧長夜睡在一起,她同也不覺得有什么,畢竟她的里衣嚴實的很。

    可這件算什么,就等于沒穿。

    花枝想要跑回屏風后面躲著去,可剛邁出兩步,身后的顧長夜忽然開口,“過來。”

    她停住腳步,卻遲遲不肯轉身。

    顧長夜倒是沒有失去耐心,反倒將聲音放的更輕些,半是命令半是哄的又重復一遍,“過來。”

    花枝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有冷風鉆進衣袖中,她打了個寒顫,這才回過神。

    讓她這副模樣走到顧長夜身旁,她怕是要羞死過去。

    可是她也不敢違抗顧長夜的命令。

    在原地糾結了半天,花枝才磨磨蹭蹭的轉過身,一眼都不敢看顧長夜,低著頭向他走去。

    花枝在心底暗暗數著還有幾步到他面前,還差一步時,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里。

    也不給她半點準備,顧長夜倏然伸手,將花枝拉進懷中,又從一旁扯過棉被,將花枝整個人裹進去。

    “不冷嗎?”

    他低沉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滾燙的呼吸噴灑在耳側,無一不讓花枝頭暈目眩。

    半晌花枝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顧長夜抱著她手臂又收緊幾分,像是想要為她渡一些暖意。

    花枝本來是不安的,可是顧長夜這樣,給了她莫大的安全感,讓她開始貪戀這個溫暖的懷抱。

    她整個人往被子里縮了縮,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窩在顧長夜的懷中。

    今日王爺心情好,便讓她貪心一次吧。

    顧長夜看著她垂眸乖巧的樣子,心底已經柔軟的一塌糊涂。

    視線順著她白皙的脖頸緩緩下滑,最后落在被子里若隱若現的手臂上。

    透過薄紗的里衣顧長夜能看到她的肌膚,讓他莫名的感覺喉嚨里干渴。

    剛想收回視線時,顧長夜看到她手臂上似乎有什么痕跡。

    他倏然抓住花枝的手臂,將袖子拉高,看見上面清晰的齒痕時,眉心緊蹙起。

    “這是怎么弄的?”

    花枝睜開眼,看見手臂上的痕跡,身子一頓,猶豫片刻后將香菱的事情說出來。

    從頭到尾,顧長夜的眉心都緊皺著。

    花枝仰著頭看著他,視線剛好落在顧長夜剛毅的下巴上。

    “王爺,香菱姨似乎在找什么東西。”花枝輕聲說道。

    聽到她的話,顧長夜低頭看向她,沉默了許久后,才沉聲說道:“她的事你不用管。”

    花枝越發奇怪,顧長夜為何不讓她接近香菱?

    雖然奇怪但是花枝沒有開口詢問,她知道如果顧長夜不想讓她接近香菱,也定然不會讓她知道緣由的,問了只會惹他不高興。

    顧長夜不說,她便不問,反正她信他,顧長夜是絕不會害她的。

    花枝又想到今日在街市上被人跟著的事情。

    如果同赫然的人有關系,那不是她自己能解決的事,而且很有可能是牽扯到顧長夜的事情,所以花枝決定將此事告訴他。

    “王爺,今日在街市上似乎有赫然的人在跟著我。”

    說到這個,顧長夜雖然皺著眉頭,但是卻沒有多驚訝,“我知道。”

    花枝有些吃驚,但轉念一想,肯定是有暗衛告訴他的。

    那么說今日的事情,其實他都知道了。

    花枝看向別處,失神的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那個人想做什么?”

    顧長夜眸底一瞬間暗了下來,沉聲問道:“你同赫然的人認識?”

    “不算認識吧......”花枝沒有注意到顧長夜眼中的變化,,回答道:“上次去柔麗,我從柔麗往外逃的時候,曾經過被那位赫然的特勤抓到過。”

    顧長夜抱著她的手頓時一松,雙手抓著她的肩膀,將她的身子扳正,聲音陡然冷了下去,“你被他抓到過的事情為何沒有說過?”

    花枝被他嚇了一跳,失措的說道:“我......那日回到營帳時,我就因為斷腸草暈了過去,后來又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就把這件事拋在腦后了......”

    “你被他抓到后,是怎么逃出來的?”顧長夜繼續冷聲追問著。

    花枝道:“是他放了我。”

    “放了你?”

    顧長夜眼底的陰影向外流出。

    花枝這才意識到,他是在懷疑她。

    赫然特勤怎么會無緣無故的放了她,這世間沒有掉餡餅的事,顧長夜一定是懷疑她和赫然特勤之間有什么。

    被顧長夜懷疑,花枝的心底有些失落,不過又覺得情有可原,怕是換了別人也會懷疑。

    “他說他放了我,我就欠他一次,大概是想之后或許能利用到我吧。”

    花枝看著顧長夜輕聲說道:“當時我剛從柔麗的侍衛手中逃走,慌得不行,所以也沒有多想別的,那個阿史那云一放我走,我便立刻跑了,頭也沒敢回,就想著回去。”

    說完,花枝有些無辜的看著他,希望他能相信自己。

    她的模樣的確不像說謊。

    可這又讓顧長夜想起另一起件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