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241章 哄他開心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第241章 哄他開心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當初花枝進入柔麗的身份是官妓。

    那一次,她回來之后一身狼狽,明顯是被人欺負了......

    這些事情已經被顧長夜忘得徹底,現在又想起,顧長夜的眼底瞬間蒙上一層陰鷙。

    “王爺,我發誓,我真的和那個阿史那云沒有什么!”

    花枝以為他還在懷疑自己,于是認真的在他面前說道。

    看著她的模樣,顧長夜將胸口內堆壓的郁氣向下壓了壓,想再次忘掉這件事。他重新將被子拉起,把花枝裹住,“這件事我會派人去查。”

    花枝仔細打量著顧長夜的眼睛,知道他還沒有消氣。

    于是有些懊惱自己沒有把握住剛剛的好時光。

    花只有些喪氣,垂下頭來,半晌忽然想到什么,抬起手對著燭光,在床榻里側的墻上做著手影。

    “王爺,您看這是什么?”

    顧長夜看過去,臉上依然是一片淡漠,但眼眸卻微微一動。

    他沒有出聲作答,花枝便自顧自的給了答案,“這是蝸牛,我還會別的。”

    說著花枝的手上又變化起動作,一連做了十幾個動物。

    顧長夜心底有些驚訝,原來花枝會這么多手影。

    他一直沒有反應,花枝轉頭看向他,看著他的臉上沒有半點笑意,花枝的眼底閃過失落,“王爺不喜歡手影嗎?”

    “誰告訴你我喜歡?”顧長夜淡淡的問道。

    花枝嘆氣后坦白道:“那天,我在書房前看到的......”

    顧長夜這才想起,那天他因為巫蠱案的新線索,有些失控,在書房里確實做了幾個手影。

    他的視線不動聲色的打量著花枝的表情,暗想她剛剛做那么多,是想哄他開心?

    剛剛那些郁氣頓時消解不少。

    “這些都是誰教你的?”

    顧長夜發問,讓花枝的眼底亮起點點光芒。

    她抬頭看著顧長夜,柔聲說道:“這是以前照顧我的嬤嬤教給我的,我以前總是自己一個人,就時常用手影打發無聊的時候。”

    花枝說話的時候,唇畔的梨渦若隱若現。

    掛在她肩膀上的棉被慢慢滑落,她若隱若現的身姿展露,讓顧長夜的某根神經繃緊。

    他抬手幫她把被子重新披上,然后說道:“為何總是自己一個人?”

    被他這么一問,花枝的身體明顯一僵。

    她倏然沉默,眼里光亮也慢慢垂落。

    許久,她才緩緩開口回答,“因為,沒有人喜歡和我在一起......”

    沒有人喜歡和她在一起。

    她的母親從沒有給過她的笑臉,她的父親永遠是淡漠,她是花家名義上的大小姐,可卻除此之外一無所有。

    這么想來,她好像從頭到尾也沒失去過什么,因為她從一開始就沒擁有過。

    花枝垂眸是想掩飾自己眼底的哀傷,可卻不知她那樣的神情落在顧長夜的眼底更顯得可憐。

    這讓顧長夜想起在今日在馬車上時,花枝縮在角落里的模樣。

    弱小,無助。

    他突然很想知道花枝的過去。

    在認識他之前,她是如何長大的。

    可是最后他還是沒有問出口,畢竟花枝的童年涉及溫云歌,他知道自己的逆鱗在哪里,便不會去觸碰。

    他緩緩地抬起手,將花枝拉進懷中,緊緊抱住她。

    這次二人是面對著面。

    花枝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忽然有種想哭的沖動。

    若是沒人疼惜,她便可以一直堅強下去,可要是稍稍感受一點溫暖,她所有用來包裹柔軟的盔甲都會碎裂。

    顧長夜低下頭,唇瓣貼近她的耳垂溫柔的摩挲。

    可花枝卻不再像之前那般抗拒。

    她漸漸也喜歡上這種親昵,不管是不是兩情相悅,最起碼現在他們兩個在一起。

    花枝忘記來是怎么睡過去的,只是再睜開眼時,窗外已經天亮,身旁已經不見顧長夜。

    換好衣服以后,她走出房間。

    一出門,便有冷風撲面而來。

    花枝下意識的打了個冷戰,可卻沒有因此打消好心情。

    昨夜她睡得格外安穩,在夢中她也能感覺到顧長夜的溫柔。

    “阿奴。”

    小舞從一旁小跑到她身旁,笑的有些意味深長,“阿奴,昨夜睡得可好?”

    花枝沒有多想,只是笑著點頭回答,“好啊。”

    看她一副天真的模樣,小舞掩唇笑笑,然后看著花枝的發頂眼睛微微一亮。

    “這是王爺送你的嗎?”

    花枝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頭發,因為剛剛沒有照鏡子整理,她這才發現自己的發間插著一根簪子。

    她輕輕摘下,是昨日在和慕小姐在攤子上看到的白玉小兔銀簪。

    花枝想了想,眉眼便淺淺彎起。

    這一定是顧長夜送給她的。

    昨日她的事情,他都知道。

    可是轉瞬花枝又有些奇怪,顧長夜為何會突然送她發簪?

    “阿奴。”小舞在一旁輕聲喚她。

    花枝急忙回過神,在心底告訴自己,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復雜,就當是昨日顧長夜心情好,才隨手賞她的簪子。

    她轉身跑回屋子里,整理好頭發,將發簪重新插回發間,又跑出來笑著看向小舞,“我今日去書房侍奉。”

    說完,便急忙向院外跑去。

    看著花枝小跑開的背影,小舞有些無奈的搖頭。

    昨日下過一場雨,今日的空氣中滿是雨后泥土清新的味道。

    花枝很喜歡這個氣味,腳下的步子更加輕快了不少。

    跑到書房前時,花枝才慢慢收住步子,整理好衣裳,才輕輕地敲門。

    “王爺,奴婢來侍奉了。”

    屋內一陣沉默,就在花枝疑惑顧長夜是不是不在書房內的時候,屋內才幽幽傳出顧長夜的聲音,“進來。”

    花枝心中一陣歡喜,推門走進去。

    可看見屋內的人時,花枝的身子猛地一頓。

    沈憐正站在書房內,眼眶通紅,臉上掛滿了淚水,明顯是剛剛哭過。

    想到昨日的事情,花枝腳下的步子不敢再向前。

    “愣著做什么,不是來侍奉的嗎?過來。”顧長夜坐在書桌后面沉聲說道。

    花枝低下頭,沉住氣向顧長夜走去,最后站在顧長夜的身旁。

    “小叔叔,教習坊我不想去了,那個趙茵欺人太甚!”沈憐驀地出聲說道。

    花枝想,她果然是來說昨日的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