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3章 傳言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3章 傳言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我被發現了?這怎么可能?!”

    藥格羅一副不相信的模樣。

    阿史那云微微搖頭笑道:“別看她人畜無害的樣子,其實膽子大得很,敢一個人混進官妓的隊伍,偷偷進入柔麗,又敢獨自闖進重重防衛的摘星殿撇撇嘴,就說明她不是一般的女子。”

    藥格羅不以為然的撇撇嘴,“我雖然沒能接近她,但是從王府里其他下人那里打聽到一些事情,那個阿奴,是恭親王七年前從一個叫鬼市的地方買回來的奴隸,阿奴是恭親王賜給她的名字,據說以前長得很丑,后來打扮打扮恭親王見她有幾分姿色,便將她收做通房。”

    阿史那云沉默的聽他說完,開口問道:“我想知道她再過去一點的事情。”

    “這......”藥格羅有些犯難的撓撓頭,“那個小丫頭也是夠神秘的,除此之外便再查不出任何事情了,不過我倒是知道查到了別人的事情。”

    “什么?”

    “那日在摘星殿中彈琵琶的樂者,名叫沈憐,聽聞是阮姑娘和沈公子的遺孤,沈家出事之后,恭親王便將沈憐接到王府照顧了。”

    隨著藥格羅的話音,阿史那云的眉心緊緊蹙起,“所以她不是那個孩子?”

    藥格羅沒明白他的意思,有些奇怪看著他,“特勤說的是誰?”

    阿史那云沉吟片刻抬起頭看向藥格羅,“你不覺得比起那個沈憐,阿奴的眉眼更像她?”

    藥格羅濃重且雜亂的眉毛挑起,片刻后沉聲說道:“天下好看之人都有那么幾分相像,特勤一定是搞錯了。”

    他說完,阿史那云默聲不知在想什么。

    許久,他才重新開口,“不管如何,繼續查阿奴的事情,順便也看一看這個恭親王是敵是友,若他非善類,我會想辦法將阮靈的孩子帶走的。”

    “嗯,包在我身上了,阮姑娘是特勤的恩人,我藥格羅很是敬畏,自是全力以赴完成阮姑娘的遺愿。”

    ......

    花枝正打算去藏寶閣打掃,從前院走過時才發現,除了日日在門口守著的余大娘外又多了兩個人。

    一個身穿錦服的中年男人,而另一個,花枝前兩日剛見過,正是在街上和沈憐發生過爭執的趙茵。

    二人跪在王府門口,神情十分凝重。

    想到顧長夜那日在書房說的話,花枝便猜到顧長夜應該已經教訓了趙家,這二人才會跑過來求原諒。

    只是這樣一來,王府門口前就顯得更加熱鬧了,不是有人走過,就會一番指指點點。

    想到外面的流言蜚語還沒有停歇,這王府門口有不明不白的跪著人,豈不是又要平白生出很多是非。

    花枝有些擔憂的看著府外。

    這時從大門外面走進來兩個小婢女,偷瞄了兩眼跪著的趙家父女,然后交頭接耳說著什么。

    花枝本來對她們在說什么并不感興趣,可這二人視線一落在她身上,眼神立刻有些心虛的避了開。

    就好像談論的事情和她有關一般......

    花枝疑惑地看著那二人走遠。

    “阿奴!”

    身后傳來李叢的聲音。

    花枝收起思緒,轉頭看著剛從大門外進來的李叢。

    “忙什么呢?”李叢走到她身旁笑著問道。

    以前花枝在李叢面前總覺得有些拘束,這是接觸的時間長了,便發現李叢是一個很善良的人,總是能照顧到所有人,對她更是如兄長般的照顧,所以花枝便也不再拘謹。

    她笑起來說道:“今日長柳的事情多,我正打算替她去藏寶閣打掃呢。”

    “藏寶閣......”李叢若有所思的重復著這三個字,然后喃喃道:“藏寶閣里的物件多,隔個三四日就會積灰。”

    說著他看向花枝,“你一個人打掃得過來嗎?”

    “我的事情又不多,慢慢打掃,總是做的完的。”花枝沒有半點負擔的說道。

    這話一點沒有假。

    她近日越發覺得閑得發慌,在書房里顧長夜什么都不讓她做,研墨顧長夜也不是整日都需要,路嬤嬤和香菱姨那里有人侍奉著,她想四處找些事情做,可到哪里都沒有多余的活給她。

    李叢雙手掐腰的看著她,片刻后忽然說道:“我正好也沒事,陪你一起吧。”

    “不用不用!”花枝連忙擺手拒絕,“李侍衛怎么能做這個......”

    “我一個大男人有什么不能做的,正好有些事情要同你說。”李叢打斷她的話說道。

    花枝一愣。

    李從有什么事情要和她說?難道是和老爺爺的兒子有消息了?

    想到這個花枝一喜,連忙用力點頭。

    二人一起朝藏寶閣走去。

    推開藏寶閣的門,便有一股陳舊物件的氣息鋪面而來,天光緩緩照進屋內,所有的古董字畫都顯得格外的寂靜。

    左側擺的大多是金銀玉器,右側則是名家字畫,因為都是珍惜物件,長柳每隔幾日便會來打掃一次。

    花枝拿掃帚先將地面打掃干凈,之后再拿帕子將那些物件擦一遍。

    “阿奴,你是不是知道了沈小姐的事情?”李叢拿著另一把掃帚,有些猶豫的問道。

    花枝想了想說道:“教習坊的事情嗎?前幾日我在街上碰到沈小姐時知道的,怎么了?”

    她不覺得此事有何需要隱瞞,便坦蕩的承認了。

    “那,那你可知王爺不許亂傳此事。”

    聽出李叢語氣中的古怪,花枝停下手中的動作,有些奇怪的看著他,“李侍衛,到底怎么了?有話便直接和我說吧。”

    花枝如此直接的問,李叢的神情有些尷尬起來,半晌長嘆一口氣說道:“現在沈小姐去教習坊的事情,已經傳的滿城都是了,王爺本就是擔心沈小姐名譽受損,所以才不讓人亂傳,可眼下還是鬧得滿城都知道了,還有人說沈小姐是因為不檢點才被送去的,怕是已經毀了沈小姐的清譽了。”

    聽李叢說完,花枝怔了一下,半晌才回過神。

    李叢有補充一句,“王爺派人查過了,說這事情,是從王府里傳出去的。”

    花枝便明白李叢今日要說的是何事。

    “李侍衛是覺得這件事,是我傳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