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47章 李叢的隱瞞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47章 李叢的隱瞞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王府內的下人都睡下后,花枝和長柳才悄聲的往地牢的方向走去。

    因為地牢中關押著陳羽和陳念二人,所以門口有四個人在把守,不許閑雜人等靠近。

    看著那四個嚴防死守的侍衛,花枝和長柳犯了難。

    “他們在那里守著,我們根本進不去。”長柳壓低聲音說道。

    花枝低頭思忖著,想了想干脆直起身子,大步朝那四人走去。

    她的動作太突然,長柳沒想到她會就那樣大刺刺的走出去,一陣發慌的喊她,“阿奴!阿奴你做什么?!”

    可花枝卻轉頭給了她個沒事的眼神。

    長柳在原地掙扎了一下,但又不想看著花枝一個人過去,只好也急忙跟上去。

    花枝停在四個侍衛前,十分客氣的輕聲說道:“幾位大哥,我來是想見見李侍衛,給他送些吃的,能否通融一下。”

    站在最前面的兩個人相視一看,然后左側瘦高的侍衛冷聲說道:“沒有王爺的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

    花枝并沒有因為這句話而打算退縮,轉頭看了一眼身后拎著食盒的長柳,柔著聲音說道:“我們只是想將這個適合送進去,李侍衛平日里總是幫助大家,我么兩個也都受過他的恩惠,不想看他在里面餓肚子,只要一會兒就好。”

    李叢在王府里的人緣很好,無論男女,皆受過他的幫助,看著他被押進地牢,很多心中都是不舒服的。

    這四個人露出猶豫的表情。

    其實他們比旁人要更加不忍看著李叢受苦,王府的侍衛皆是李叢訓練出來的,比旁人要受過更多他的恩惠。

    所以聽到花枝如此真誠的說,這四個人便開始猶豫起來,都是擔心李侍衛的人,要不要放她們進去看一下。

    最后瘦高的侍衛看向長柳手中的食盒,“把食盒打開,我看一下。”

    他是怕她們兩個藏了什么危險的東西帶進去。

    長柳一見侍衛松口,眼底露出歡喜,急忙上前一步,打開食盒讓他們檢查。

    檢查過后,確定了沒有什么刻意的東西,瘦高侍衛叮囑道:“你進去要快一些,不要呆太長時間。”

    花枝和長柳齊齊點頭,然后走進地牢之中。

    再次進入,和之前一樣的讓人壓抑。

    地牢中有人癡癡傻傻的笑聲。

    花枝有些奇怪,下意識看向右邊第一間牢房。

    陳羽正趴在牢門上,看著花枝和長柳二人癡傻的笑著,雙目渙散,嘴角還不斷的留著口水,明顯一副傻子樣。

    她想起今日李叢說的,陳羽現在這幅樣子,是陳念弄得。

    花枝剛想到陳念這個人,耳邊便聽到陳念的聲音。

    “喲!小姑娘,你怎么來這了?你們家王爺,還舍得你這如嬌花般的小姑娘來這?”

    長柳對傻子陳羽和一身邋遢惡臭的陳念都很嫌棄,下意識的向花枝身后躲了躲,想要離這二人遠一些。

    花枝也不想理陳念,便直接無視他。

    聽到陳念的話,被關在最里面的李叢也湊到牢門前,看到花枝有些驚訝,“阿奴?你怎么在這?”

    “李侍衛!”

    花枝身后的長柳一喜,急忙向李叢走去,花枝也跟在她身后一起走到李叢面前。

    不過才幾個時辰而已,李叢的神色就有一些憔悴。

    花枝有些擔憂的嘆了一口氣,然后輕聲問道:“李侍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王爺為何要把你押進地牢?”

    面對花枝的問題,李叢的眼眸一陣顫抖。

    他眼神閃躲的看向別處,遲遲沒有回答花枝的話。

    就像是想要隱瞞什么。

    看著李叢那樣的神情,讓花枝心中的疑惑更甚。

    難道李侍衛真的是因為她才被關進地牢中。

    不等花枝再問,另一邊的陳念使勁扒著牢門,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向他們這邊瞥著,喊道:“喂!我猜,是不是這小子,跑去和你們家王爺搶女人了?”

    “陳念,信不信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聽到陳念的話,李叢怒火中燒的吼道。

    陳念倒是一點都不怕的樣子,“你想割也點出來再說啊!”說完,陳念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將李叢氣得臉色鐵青,額頭的青筋都突了起來。

    見李叢氣得不輕,長柳連忙打開食盒,說道:“別理他,快看我們給你帶了什么,你肯定沒吃呢,快吃吧。”

    李叢看向食盒里的飯菜,難看的臉色才好了一些。

    “謝謝你們。”

    聽到他輕聲的道謝,長柳的臉頰微微一紅。

    花枝看了長柳一眼,然后嘆了一聲后說道:“這菜是長柳做的,我手笨,做不好這些的。”

    李叢這才看向長柳再次道謝,“多謝。”

    長柳笑著搖頭。

    雖然說她們給送了飯菜來,可是李叢人被關在這里也不是個事。

    花枝想起剛剛李叢沒有回答的問題,猶豫片刻又重新問了一遍,“李侍衛,王爺到底為什么要將你關進來?”

    李叢夾菜的動作一頓,半晌才沉聲說道:“我說錯了話,王爺罰的對。”

    花枝不解,可未等她繼續追問,李叢倏然抬起頭,皺眉看著她,“阿奴你不要再問下去了,既然已經到這一步了,你只要乖乖的呆在王爺身邊,就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

    他被關進地牢里的這幾個時辰,將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

    因為憎恨溫云歌,所以王爺想要報復花枝,可是現在花枝的生活,已經和過去截然不同,王爺應是已經放棄折磨花枝的計劃,那么維持眼下這樣的現狀才是最好的選擇,

    有些謊言,若是能瞞一輩子,那便不再是謊言。

    他想明白了這些,可花枝心中的疑惑越甚。

    乖乖的呆在顧長夜身邊,這句話是多么的似曾相識。

    顧長夜也這樣對她說過,只要她乖乖的,什么都會給她。

    到底他們是怕她做什么?又或者怕她知道什么?

    這些念頭,讓花枝的心開始惴惴不安。

    地牢另一側的陳羽依然癡傻的笑著。

    李叢吃東西的這功夫,花枝抬腳向陳羽走去。

    她在陳羽面前蹲下,陳羽的笑聲便又放大一些。

    花枝蹙眉看著他,想到李叢說顧長夜有話要問陳羽,可他現在這樣分明什么都無法回答。

    于是她伸出手,扣住陳羽的手腕,用指尖輕觸他的脈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