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5章 她是我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5章 她是我的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香菱于阮靈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人。

    自小陪著她長大,然后陪著她嫁入沈家,陪她一起哭一起笑,比起主仆,她們更像是摯友。

    這些顧長夜都是知道的,而且顧長夜在阮家寄宿那兩年,也沒少得香菱的幫助。

    所以他命人一定要厚葬香菱。

    香菱的棺材停放在王府后院,顧長夜看著抬棺材的六人有些吃力的抬起,便皺眉叮囑,“小心些。”

    就在這時一名下人小跑到顧長夜身旁,壓低聲音說道:“王爺,府外有人自稱赫然特使前來拜見。”

    顧長夜的眉心皺了皺,然后轉身朝前院走去。

    王府門口,阿史那云正饒有興趣的看著坐在大門旁邊的余大娘。

    關于這個余大娘的事情,藥格羅也和他說過了。

    似是感覺到阿史那云的視線,余大娘兇狠的瞪了他一眼。

    阿史那云也不惱,嘴角噙著一抹不易讓人察覺的笑。

    顧長夜走出來,視線冰冷地落在阿史那云身上,“阿史那特勤,不知來我府上有何事情?”

    按照蜀國的禮節,阿史那云朝顧長夜拱了拱手,說道:“昨日聽聞王府有人故去,我的手下打聽了一下,才發現我剛好過去也與此人有過一面之緣,所以今日便想著到府上來送故人一程。”

    “什么?”顧長夜的眉心皺的更緊。

    香菱怎么會和阿史那云認識?

    似乎是看出顧長夜的疑惑,阿史那云解釋道:“九年前,我曾到過蜀國,遇到了一些小麻煩,正好是阮家小姐出手相助。”

    顧長夜緊抿著薄唇,半晌才淡淡地開口,“既然香菱與阿史那特勤是故識,我自然是不會阻攔特勤送她一程的。”

    阿史那云點頭,然后視線落在余大娘身上,問道:“這幾日我也聽到了些關于王府的流言蜚語,我雖與王爺交往不深,但卻知道王爺應該不是流言所傳的那種人,不知王爺需不需要什么幫助。”

    他突然這樣說,顧長夜并不知道他暗地里是什么算盤,于是冷笑一聲,“不勞特勤費心了,王府的事情我自有打算。”

    阿史那云微瞇起細長的眼,沒再說什么。

    他知道關于顧長夜的那些流言,一定是背后有人在煽動的,而且這個人也并不難猜,就是夏禾。

    阿史那云確定夏禾覬覦著他手中的那半張兵器圖,便將他視作敵人,而夏禾又明顯同顧長夜敵對。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這個道理阿史那云很清楚,更何況顧長夜還一直在照顧他摯友的孩子,所以他才想拉攏顧長夜,一起對付夏禾。

    可是卻沒想到,顧長夜沒有半點和他為伍的意思。

    沒一會兒香菱的棺材便被抬了出來,沈憐被子俏扶著,神色憔悴的走在隊伍的后面,每一步都走的艱難。

    阿史那云看見她,視線變得意味深長。

    “這位不是上次洗塵宴上的樂師嗎?”阿史那云淡淡的問道。

    顧長夜冷聲回答:“她不是什么樂師,而是阮靈的孩子。”

    再次確認這件事,阿史那云的眉心微不可見的皺了皺。

    這個沈憐的面容,無論如何都不能和他記憶中阮靈的面容重合,半點不像阮靈的女兒。

    “聽聞沈家出事以后,王爺便收留了僥幸逃脫一劫的沈家遺孤,王爺還真是個善人。”

    聽到阿史那云這么說,顧長夜心底莫名的不悅,“我照顧憐兒和善惡無關,我同阮靈的關系也比她同你更復雜。”

    阿史那云背著手輕笑,“我聽說過王爺同阮家的故事,自然不敢比。但是,有一件事我很好奇。”

    他刻意停頓一下,見顧長夜沒有接話,便自顧自的問道:“王爺過去似乎并沒有見過阮靈的孩子吧?當初是怎么認出沈憐,決定照顧她的?”

    聽到阿史那云的疑問,顧長夜眸色不善的看向他,“特勤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只是好奇罷了。”

    旁人已經感覺到顧長夜身上冒出的寒氣,忍不住打哆嗦了,可是阿史那云沒有半點畏怕的意思,反倒臉上掛著一抹挑釁似的笑容。

    沈憐已經走到顧長夜身旁,也看出顧長夜的神色不對,于是輕聲問道:“小叔叔,您怎么了?”

    聽到沈憐的聲音,顧長夜收斂了身上的戾氣,微微垂眸輕聲說道:“沒事。”

    阿史那云看向沈憐,笑著和她搭話,“沈小姐,上次洗塵宴上演奏的琵琶,我到今日還記得。”

    沈憐當然也記得阿史那云,于是拿出自己大家閨秀的模樣,微微斂首,“沈憐見過阿史那特使。”

    阿史那云甚是隨意的擺手,說道:“我們赫然人沒有這么多繁瑣的禮節,我與沈小姐的母親又是故友,你對我也別這么客氣,就將我也視作朋友吧。”

    沈憐在心底暗暗地吃驚一下,沒想到阿史那云竟然認識阮靈,不過臉上卻沒有表現出驚訝,而是笑著抬起頭問道:“特使竟然認識我的母親?”

    “得過她的幫助,欠了她一條命,本想著還來著,可卻晚了一步。”

    不過他還可以完成她的遺愿。

    后面這句話阿史那云并沒有說出口,據他的觀察,顧長夜應該還不知道兵器圖的事。

    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因為身份的原因,顧長夜并沒有跟去送葬的隊伍,只能看著送葬的隊伍走上長街,之后他們出城,將香菱的棺槨下葬。

    看著隊伍走遠,阿史那云的視線在周圍轉了轉,然后開口問道:“怎么沒見到阿奴?”

    他的問題一出,沈憐的身體明顯的一僵。

    阿史那云注意到這個細節,有些奇怪的看向她。

    沈憐很快便恢復了真定,扯起一抹柔柔的笑意問道:“特使認識阿奴?”

    阿史那云輕點一下頭,“認識,而且她還欠我一個人情。”

    隨著阿史那云的話,顧長夜的眉心再次皺起,說道:“阿史那特勤是打算怎么讓她還?”

    “還沒想好,不過一個小姑娘,我是不會為難她的。”

    他語氣中的玩味讓顧長夜心頭的不悅更甚。

    顧長夜漆黑的眸子慢慢轉動,最后落在阿史那云身上,幽幽開口。

    “她是我的人,欠的這份人情我自會替她還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