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9章 無力回天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59章 無力回天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帶花枝回到王府的動靜不小,驚醒了王府的眾人。

    小舞和長柳本就沒睡,聽到顧長夜找到花枝了,急忙想跑去看,可還未怕跑出幾步,便看到顧長夜一身陰沉的抱著花枝朝正院走來。

    “阿奴!”

    看見花枝可憐的模樣,小舞驚叫一聲,急忙跑過去想要看看花枝的樣子。

    可顧長夜卻一身生人勿近的冷氣,小舞還未跑到他身旁,他就已經將花枝緊緊的護在懷中不許任何人看一眼。

    他大步走進正院,但并沒有朝偏房走去,而是帶著花枝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

    頓時跟在顧長夜身后的人皆止了步。

    長柳震驚的看著顧長夜房間的門,半晌才找回自己聲音:“王,王爺這是將阿奴抱到自己的房間了?”

    眾人皆知,顧長夜向來不喜旁人進他的房間,連侍奉的婢女都不需要,早上起來穿戴梳洗都是自己一人,所以花枝成為通房以后,便被安置在偏房,顧長夜也從未讓她踏入過自己的房間。

    可今日......

    李叢也驚訝了一會兒,不過很快他便回過神,想想剛才在香菱墳前顧長夜的模樣,他已經能很快接受顧長夜任何反常的舉動了。

    大夫隨后便趕到,將鉆進了屋內。

    在外面等待的人心都懸著,不知花枝的情況怎么樣了。

    沒一會兒路嬤嬤也趕了過來,在來正院的路上,她已經大致聽別人講了事情的經過,眉心憂慮的皺起。

    到正院后,她的視線掃過正院里擠著的眾人,然后朝顧長夜的房間走去,因為知道顧長夜同路嬤嬤向來是親的,所以也沒有人上前阻攔。

    路嬤嬤走進房間,大夫正皺眉給花枝把著脈,而顧長夜就站在床榻邊,神色一片冰冷,可是顫抖的眼眸卻出賣了他此刻的慌亂,全然沒注意到走進來的路嬤嬤。

    從沒有見過顧長夜那樣的神情,路嬤嬤很快便確定了顧長夜的心思。

    再看向花枝時,忍不住低聲嘆息。

    花枝是個好孩子,哪怕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姑娘,若是王爺喜歡,她也不會阻攔。

    可是花枝的身份很特殊,母親是王爺的仇人,而王爺又是花枝的仇人,這復雜的關系,注定二人不能在一起。

    別人理不清,但是路嬤嬤卻將此事理得很清楚。

    滅門的事是火,而蒙蔽花枝雙眼的只是一張紙,紙是包不住火的,有朝一日,花枝知道真相,必定會做出一個選擇。

    若王爺對花枝無情,此事便還簡單,但王爺有情,那若小丫頭想要復仇時,王爺又要做出一個選擇。

    無論二人怎樣選擇,這都是一個兩傷的結局。

    路嬤嬤不喜當惡人,所以選擇原諒花枝,可為了王爺,這一次又不得不起了惡毒的念頭。

    她希望花枝就這樣死掉。

    這個念頭剛起,把脈的大夫便沉著臉色站起身,面朝顧長夜垂首嘆息,“王爺,這位姑娘身中斷腸草之毒,且毒性已入臟腑,已經無力回天。”

    “你說什么?”

    顧長夜的臉沒有一點喜怒,聲音極冷的從唇畔滑出,身上的殺氣嚇得大夫雙腿不由自主的打顫。

    可是救不回來就是救不回來,大夫也不敢說大話,只能將頭更低了一些,硬著頭皮的說道:“這姑娘是真的救不回來了,毒性已入臟腑,便是有解藥也解不了毒的,王爺還是為這位姑娘準備后事......”

    事字剛落下,便見顧長夜拔刀指向大夫,聲音毫無波瀾的說道:“我要她活。”

    “這,這......”大夫不知所措的看著他,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么,才能保住自己這條命。

    一旁的路嬤嬤看不下去,走上前看著顧長夜輕聲說道:“王爺,您冷靜一些,不要為難大夫,他治不好或許別人可以,我們再找別的大夫來。”

    路嬤嬤這么說,也不過是個緩兵之計,給顧長夜一個希望,只等花枝徹底斷氣后,連帶著將他的那點念想一起斷掉。

    顧長夜當真把路嬤嬤的話聽了進去,將手中的刀緩緩放下,冷聲說道:“滾。”

    大夫立刻轉身急忙踉蹌的跑出門。

    顧長夜命令將都城內所有的大夫都找來后,轉身坐在花枝的身側,蹙眉看著她。

    “王爺,您也累了,不如休息一下,這里老奴來守著。”

    路嬤嬤輕聲說道可顧長夜卻像是沒有聽到般,對她話沒有半點回應。

    他漆黑的眸底是一片死寂,這樣的神情路嬤嬤只見過兩次。

    一次是蕭貴妃離世時,一次是阮姑娘被害時。

    看著他的模樣,路嬤嬤無奈的搖頭,知道此刻她說什么顧長夜都不會聽,于是轉身輕聲離開房間。

    屋內只剩下二人時,顧長夜的指尖才微微一動,緩緩伸向花枝的臉頰。

    她的臉頰是涼的,刺痛著顧長夜的手心。

    原來他已經如此的喜歡她,盡管他忍耐在忍耐,知道放縱這種情感的結局是什么。

    可對她的喜歡還是變成了一發不可收拾。

    他時常莫名的煩躁,是因為他想聽她親口說出喜歡二字,可她偏偏倔強的掩飾那份情感,害的他不時的惱火。

    如今她終于說出來,可是他卻半點都喜悅不起來。

    他更想看見她為了哄他開心絞盡腦汁的模樣,更想看見怕他受傷,無所畏懼的模樣,更想看見她小心翼翼的躲在角落里偷看他的模樣。

    他想讓她為他做出奇奇怪怪的手影,想抱著她和她一起數天上的星星,想聽她講她所知道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顧長夜牽起她的手,緊緊地收攏,想要將她攏進自己的掌心之中,來壓住自己身體上的每一處痛。

    原來失去你,我會如此難受。

    顧長夜俯身湊近花枝,靠近她的唇瓣,感受她幾乎若無的呼吸,確定她還在,身上的痛才能稍稍好些。

    他輕啟薄唇,沉沉說道:

    “我也喜歡你。”

    屋外,開始有無數的大夫來來去去,每一個離開時都是搖頭嘆氣。

    看著大夫們的表情,小舞的心咯噔一聲,腳下一軟,差點就摔倒,幸好一旁的長柳急忙扶住她。

    小舞抓著她的手,帶著哭腔說道:“怎么辦啊?!阿奴身上的毒大夫們都解不了,她要怎么辦啊?”

    看小舞那個樣子,長柳也快要哭出來了,想到剛剛花枝一身血的模樣,她也很難受。

    忽然,她腦海里閃過一個人。

    “或許那個人能救阿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