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0章 要找的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0章 要找的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小舞看向長柳,急忙問道:“是誰?誰可以救阿奴?”

    長柳其實也不確定,只是那日她確實聽到那人說了一句。

    這世間沒有他解不開的毒。

    長柳轉身看向李叢,“李侍衛,地牢里那個叫陳念的人說過,這世間沒有他解不開的毒,或許他能救阿奴!”

    李叢眉心皺起。

    他很討厭陳念,自然對他說的話并不相信。

    “陳念說的話并不可信。”

    “可信不可信也要讓他試試才知道。”長柳看著他急切地說道:“李侍衛,你要眼睜睜的看著阿奴死嗎?”

    李叢一陣啞然。

    他半天都沒有做聲,長柳以為他不打算放陳念出來,于是紅著眼睛氣惱的一跺腳,“我還真是看錯李侍衛,你不去放人,我去!哪怕王爺要殺我剮我,我也要讓那人試試!”

    說著,長柳便越過李叢,朝正院門口走去。

    長柳在心里暗罵李叢幾句,手腕便忽然被人拉住。

    她回頭看去,李叢正一手拉著她,一手捂著額頭,頭痛的說道:“你這脾氣算是改不了了,我也沒說不去放啊。”

    聽他這么說,長柳的眼睛一亮,轉身歡喜的拉住李叢的手,“李侍衛要去放人?”

    李叢看著她的手,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他又怎么忍心看著花枝死呢。

    花枝吃了多少苦,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如今他又知道花枝為何會吃那些苦,一想到她的無辜,對她便是更多的不忍。

    他抬腳朝院外走去。

    到地牢時,陳念正握著一只雞腿,悠閑的哼著歌。

    看到沉著臉色李叢,陳羽笑著打趣道:“喲,小哥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怎么?家里死人了?”

    李叢被關在地牢的那幾日,對陳念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這件事已經深有體會,此刻也沒心思同他斗嘴,沉聲說道:“出來,有個人需要你幫她解下毒。”

    “解毒?”陳念哼笑一聲,“我可不是誰的毒都幫著解的。”

    “這事由不得你!”

    說完,李叢打開門,伸手便要將陳念強行拉出來。

    陳念偏就賴在地上不走,晃著腦袋一副滾刀肉的模樣說道:“我不想解毒,你便是把我綁去,我也不會動手解的。”

    聽他這么說,李叢開始惱了,“陳念我告訴你!你不要得寸進尺!”

    陳念朝他吐了吐舌頭,笑道:“你不用嚇唬我,你看咱來現在誰急!”

    李叢雙拳緊握,一直努力壓著心底的怒氣,忍了又忍,最終向陳念低頭。

    “求你了,再晚一些就來不及了。”

    聽到他放軟了語氣,陳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李叢,半晌有些好奇的問道:“什么人中毒了?還能讓你向我低個頭。”

    “是阿奴,她中了斷腸草的毒,都城的大夫看了個遍,都說她毒已入臟腑,無力回天......”

    “阿奴......”陳念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后猛然想起,有些吃驚的說道:“那個小丫頭?怎么中毒了?”

    李叢嘆氣,“不知道是被什么人害的。”

    陳念眼睛左右轉了轉,想起那日在地牢里,小丫頭看出陳羽中的是死藤,暗覺自己還沒問清此事,不能讓她這么死了,于是立刻站起身。

    “人在哪里?帶我過去。”

    ......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過去,花枝的呼吸越來越微弱。

    斷腸草的毒顧長夜是知道的,他曾經親手喂花枝吃過。

    此毒不會立即讓人致死,而是讓人嘗盡腸穿肚爛之痛,活活痛死。

    顧長夜的眉心緊蹙著,看著花枝的面龐,心里知道雖然她此刻面上平靜,可是一定承受著莫大的痛苦。

    身后有人走進房間,將顧長夜的思緒拉回來。

    他轉頭看去,發現是一身邋遢的陳念,頓時臉色陰沉下來,厲聲說道:“出去!”

    看見顧長夜身上絞殺人的戾氣,陳念也是一驚。

    他和顧長夜也見過幾面了,從未有一次真正的看透顧長夜的喜怒,陳念便知道這個人將自己藏得很深。

    可是現在,顧長夜卻將自己所有的憤怒,悲傷,急切都擺出來,說明他已經無法再壓抑這些情緒。

    而這些,全都是因為躺在床榻上的那個小姑娘。

    陳念微挑眉頭,然后清了清嗓子,悠悠說道:“王爺若想救小丫頭,便不能趕我出去。”

    顧長夜沉默的看著他。

    陳念繼續說道:“我有法子救她,勞駕王爺挪挪身子,讓我給小丫頭把個脈。”

    顧長夜又沉默的看了他一陣。

    手心里來自花枝的涼意不斷地提醒他,她堅持不了多久了。

    無論如何,他都想要她活下去。

    顧長夜慢慢站起身,將位置給陳念空出來。

    陳念走到床榻旁,手搭在花枝的手腕上,半晌神色微凝的抬起頭。

    “小丫頭中毒有多久了?”

    顧長夜沉吟片刻后,說道:“從早上她便不見了,不知是何時中的毒。”

    “早上?”陳念有些疑惑地‘嘶’了一聲,然后喃喃自語道:“如果是早上就中了毒,那斷腸草的毒早該深入心脈,怕是一兩個時辰前就應該死透了......”

    聽到陳念最后三個字,顧長夜神色驟然一變,“你說什么?!”

    陳念看向顧長夜,頗有些無奈的安撫道:“王爺別急,小丫頭這不還沒死嘛!”

    說完他又重新看向花枝,疑惑地看著花枝,“這么長時間都沒死,不是奇跡,那就是......”

    說著陳念立刻看向花枝的小腿,然后突然撩起裙擺的衣角。

    顧長夜就在一旁看著,裙擺被撩起時,便看見花枝的小腿上插著一根銀簪,上面的白玉小兔圓潤光亮。

    看著銀簪插的位置,陳念撇嘴一笑,“這小丫頭果然是我要找的人。”

    聽到陳念的話,顧長夜眉心輕皺,不過沒有立刻追問此事,而是沉聲問道:“此毒你能解?”

    陳念嘆氣,“我可以試試,但卻不敢向王爺保證,畢竟這小丫頭確實已經到了大限,我又不是神仙,只能說盡我所能。”

    顧長夜不做聲。

    陳念不再浪費時間,起身走到桌旁,看到紙筆寫了個藥方,然后轉身交給顧長夜。

    “王爺叫人按著藥方幫我制成藥丸,要盡快,越快越好!順便叫人給我送一套銀針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