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1章 警告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1章 警告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將陳念開的藥方子,交給守在外面的長柳,沉聲命令快些準備。

    長柳轉身,正準備跑去找外面的大夫,按著藥方上的做藥丸時,小舞忽然瞥見那張藥方,隱隱覺得有些眼熟。

    “等一下。”小舞從長流手中拿過藥房,視線在上面掃過,“這方子我好像見過。”

    長柳有些奇怪的看著她。

    小舞絞盡腦汁的想了想,然后猛地想起自己在哪里見過。

    “之前陶議郎身重劇毒,阿奴好像就是用的這個方子,為陶議郎解的毒。”小舞激動地說道。

    長柳對陶允的事情并不清楚,有些疑惑地看著她。

    小舞也來不及同她解釋,轉身跑到偏房里翻找起來,片刻后拿著一個小瓷瓶,跑到顧長夜房間的門口,“王爺!我找到解藥了!”

    顧長夜拉開門,冷著臉色看著她。

    小舞輕聲解釋道:“這是阿奴之前為陶議郎做的解藥,做了挺多,本想著讓陶議郎帶走的,可后來陶議郎走得太突然,這藥便沒能送出去,奴婢剛剛瞧見那藥方子上,和阿奴做的這個解藥一模一樣。”

    聽她說完,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蹙。

    身后陳念突然冒出頭來,搶過小舞手中的瓷瓶,倒出一粒藥丸后扔進嘴里嘗了嘗。

    “呵!”陳念笑出聲,瞪著眼睛看著顧長夜,眼底滿是驚喜,“這小丫頭還真的自己制出了解藥。”

    顧長夜泛冷的眸子凝視陳念,似是在想什么,半晌后幽幽說道:“現在可以給她解毒了?”

    陳念點了點頭,然后又急忙補充道:“你也別抱太大希望,我的法子用上也只能將她救回來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就要看小姑娘能不能自己挺過來了。”

    顧長夜沒有說什么,只是那雙眸子此刻黑的嚇人。

    陳念不再說什么,轉身走到花枝身旁,捏碎一小粒藥丸給花枝服下,然后拿起銀針,在花枝身上的幾個穴位刺入。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他將所有銀針拔去,又選了根最粗的銀針,拿起花枝的右手,將銀針狠狠刺入食指,然后便有黑色的鮮血順著銀針緩緩流出。

    看著花枝插著銀針的那根手指,顧長夜的神情有一瞬的陰沉。

    陳念無意瞥見,語調懶散的開口:“王爺不用擔心,小丫頭這手指頭上的疼,定是比不過她此刻肚子里的疼。”

    顧長夜沒做聲,但是看向陳念的眼神卻裝滿不悅。

    陳念卻沒有半點害怕的意思,心中掐算著時辰,感覺差不多的時候,陳念抬手拔掉銀針,用趕緊的麻布按住傷口。

    “給她服了解藥,也幫她把毒逼出一些,但是還有毒殘留在她體內,所以這幾日除了要日日為她服解藥外,每隔一日我還會再來為她針灸一次。”

    聽陳念說完,顧長夜立刻開口問道:“她何時會醒?”

    陳念站起身,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看著顧長夜,“王爺,我不是說過了嘛。我的法子只能救她一半,剩下那一半要看她自己,何時能醒,我也不知道。”

    顧長夜皺眉看著陳念朝門口走去,沉吟片刻后自己也轉身走到門口,沉聲朝李叢吩咐道:“收拾一下客房,讓陳大夫住在那里。”

    李叢的神色微僵,雖然感到不悅,但是心想現在只有陳念能救花枝,只能好吃好喝的將他招待著了,于是點頭輕聲應下。

    雖沒說已經將花枝救回來了,但是陳念也沒有說救不回來,便說明花枝還是有救的,這讓小舞和長柳感到很開心,本想看看花枝,可現在花枝在顧長夜的房間,她們誰也不敢吵著去看。

    顧長夜自然也猜道她們的心思,但現在他還舍不得讓任何人靠近花枝。

    想了想,顧長夜用一種極其冰冷的聲音,低聲對李叢命令道:“你去帶人徹查此事。”

    李叢點頭應下,立刻轉身離開。

    然后顧長夜轉身走進屋內,便將房門緊緊合上。

    看著關上的門,長柳輕嘆一口氣,對身旁的小舞說道:“別看了,今日是鐵定看不到阿奴了。”

    “可是,我擔心她......”小舞揪著衣裙說道。

    長柳道:“你以為我不擔心嗎?但可你在這里干站著也見不到人,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害阿奴變成這樣,王爺是鐵定不會讓我們靠近阿奴的,你便先將心放回肚子里去,你看王爺剛才抱阿奴回來時焦急的樣子,定不會再讓她有事的。”

    小舞知道長柳說的有道理,最后只好和小舞一起轉身離開。

    ......

    花枝被顧長夜帶回王府的事情,沈憐比任何人都先知道的。

    此刻她坐在梳妝鏡前,焦慮的咬著自己的手指。

    沒一會兒,子俏臉色難看的推門進來。

    “小,小姐,阿奴她沒死......”子俏的聲音滿是顫抖。

    聽子俏這么說,沈憐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怎么可能?!斷腸草應該早就發作了,她怎么可能沒有毒發?!”

    子俏連忙將自己聽到的說出來,“好像是阿奴用了什么法子,延緩了毒性的發作,回來時差不多快不行了,所有大夫都說救不回來,但不知道從哪里跳出一個叫陳念的人,他說有法子救,剛剛才醫治完,但是阿奴還沒有醒。”

    “沒有醒......沒有醒好!沒準就醒不來呢!”沈憐笑起來,模樣似是瘋癲般。

    子俏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身子不停地顫抖,眼眶里含著淚看向沈憐,“小姐,我們現在怎么辦啊?如果,如果阿奴醒過來,倒是告訴王爺是我們做的,王爺會不會殺了我們......”

    ‘啪!!’

    子俏的最后一個字還未落下,沈憐便抬起手狠狠的甩開了她一巴掌。

    “閉嘴!”沈憐惡狠狠地說道:“她還沒有醒,你怕什么?!你越怕,別人就越懷疑你,而且就算是她醒了,也未必就能說出是我們做的,那時她根本就沒看清是誰!”

    子俏捂著紅腫起來的臉,不想的向后瑟縮,害怕的看著沈憐。

    沈憐逼近她,冷聲警告道:“你最好給我小心些!若是因為你讓別人懷疑到我頭上,我肯定會趕在王爺前面先殺了你!”

    子俏一邊忍著哭音,一邊急忙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