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3章 一半鑰匙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3章 一半鑰匙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昏迷了七日,還沒有半點轉醒的跡象。

    顧長夜本想守在花枝身邊,可是花神祭的事情要開始著手準備,而且阿史那云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又同皇上提起秋獵,這讓他不得不開始忙起來。

    秋獵定在大嶼山,為期三日,因為皇上要比花神祭提早出宮一個多月,而且山林地勢復雜,部署護駕只是便成了難事。

    尤其這個時候,顧長夜不想皇上出半點事。

    他已經派出所有暗衛,去搜羅神醫,希望能治好顧長錦的舊疾。

    顧長錦有意將皇位傳給他,但他卻對那個位子不怎么感興趣。

    大抵是因為兒時看多了先皇坐在那個位子上的模樣,顧長夜對皇位有著一股莫名的厭惡,好像坐上那里的人,都會變得丑惡。

    為了皇位父子相殘,手足相爭的事不少,坐在那里的人,手上都沾著無辜之人的血。

    而先皇的手中更是沾著他母妃的血。

    雖然他是被人蒙騙了,但曾經口口聲聲說著喜歡,最后這份喜歡不還是沒有敵過先皇心底的懷疑。

    因為巫蠱案,顧長夜后來回到皇宮后,先皇對他也不是很喜歡,顧長夜自身又對皇位不感興趣,便自動退出了皇位之爭。

    不過顧長夜不是沒有野心,他的野心是希望蜀國的大好河山昌盛富榮,而完成這個野心則必須有個明君。

    眾多的兄弟之中,唯有顧長錦是最適合繼承皇位之人。

    顧長夜為人正直,但卻不軟弱,雖然現在朝中大臣,都認為顧長錦是個軟弱可欺之人,但是顧長夜卻知道顧長錦為了登上皇位,忍辱負重了多久,也只有他和顧長夜的心愿一樣,坐上皇位后想強壯蜀國。

    所以,顧長錦不能死。

    想到這些,顧長夜的神色微沉下去。

    “王爺。”門外傳進來李叢的聲音。

    顧長夜回過神,淡聲讓他進來。

    走進屋內后,李叢拱手說道:“王爺,我找到一位工匠老師傅,在民間的手藝極好,且懂得很多。”

    聽到此,顧長夜背脊挺直,沉聲說道;“讓他進來。”

    “是。”說完,李叢走到門外,沒一會兒,扶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頭走進書房。

    因為是老人家,顧長夜便讓李叢為老師傅搬了把椅子,坐在他的對面。

    李叢退出去后,屋內只剩下顧長夜和老師傅二人。

    老師傅顫著聲音問道:“不知,不知王爺找老朽來,是有何事?”

    從老師傅的聲音里能聽出緊張,顧長夜收斂了一身的寒氣,聲音淡淡的問道:“老師傅不用緊張,本王尋你來,是有樣東西想讓你幫著看看。”

    說完,顧長夜打開手旁的木匣子,從中拿出一個玄鐵制的物件。

    正是前幾日他在夜明珠中發現的東西。

    老師傅顫著手將東西接過去,然后瞇著眼打量起這形狀有些古怪的東西。

    半晌,有些猶豫的開口,“這東西似乎并不完整。”

    老師傅的手指輕輕滑過東西鋸齒狀的邊緣,“這應該只是其中的一半而已,需要另一半拼合在一起,才是它完整的樣子。”

    聽老師傅這么說,顧長夜皺眉沉吟片刻,然后開口問道:“那能看出這是什么東西嗎?”

    “老朽以前做的最多的便是鎖類。”老師傅摸了摸胡子悠悠說道:“對機關鎖也是研究了挺久,雖然懂得不深,但巧的是正好在某本書中見過這物件。”

    機關鎖這三個字落進顧長夜的耳中并不陌生,曾經沈家少爺最喜歡擺弄的便是這些東西,阮靈還沒有嫁到沈家的時候,沈少爺便總是差人送給阮靈各種各樣的機關鎖。

    老師傅繼續說道:“這個東西應該是最古老的一種機關鎖的鑰匙,現在能制造出來的也就寥寥數人,而且這把構造更為復雜,須得兩半拼在一起才能打開機關鎖,缺一不可。”

    顧長夜頓時明了。

    夏禾在找這把鑰匙,他那里一定有什么東西,是需要這把鑰匙打開的。

    “多謝老師傅,今日的事斷不可與旁人說起,一會兒我叫人帶你去取些金子,明日便離開都城吧。”顧長夜沉聲對老師傅說道。

    老師傅心中一驚,暗猜到這東西一定是個極其機密的事情,不能與外人說出口,顧長夜沒有殺掉他滅口那便是仁慈了,于是急忙點頭,“是王爺,老朽明白。”

    老師傅離開后,李叢重新回到屋內,忍不住開口問道:“王爺,可有得到有用的消息。”

    顧長夜沒有作聲,而是定定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這半個機關鎖。

    李叢也看到他手中的東西,有些奇怪,不過見顧長夜在專心想事情,便沒敢再出聲打擾。

    良久,顧長夜拖著有些陰沉的調子問道:“陶知節那邊怎么樣了?”

    “回王爺,陶大人因為洗塵宴上同以安勾結,給其他大人下毒的嫌疑,已經被秦將軍押入大牢了,在里面沒少吃苦頭,陶家也因此一落千丈,連帶著陶議郎都被撤了職。”

    提到陶允顧長夜向來是不悅的,今日聽見他被撤了職,眼底難得的滑過笑意。

    “事情沒有讓秦將軍知道吧?”

    李叢道:“沒有,秦將軍還被蒙在鼓里,真情實感的嚴刑審問呢。”

    “好。”顧長夜抬眸看向李叢,“給夏禾放消息的吧,陶知節還有可以利用的地方,他會想辦法將陶知節救出去的。”

    “是!”李叢拱手應道。

    顧長夜繼續擺弄著鑰匙,幽幽說道:“順便叫暗衛調查當年沈家遇害的事情。”

    聽到他這么說,李叢有些吃驚,“王爺,這件事當年不是已經查清了嗎?”

    的確,當年顧長夜的確認為自己,已經查清了阮靈是被溫云歌的嫉妒害死的,可今日知道了夜明珠中藏著一半鑰匙,而夏禾需要這把鑰匙時,他便隱隱覺得沈家的案子,或許并沒有那么簡單。

    “去查吧。”顧長夜冷聲吐出三個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