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4章 皇后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4章 皇后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因為花枝違反宵禁之事,早早便傳進顧長錦的耳中。

    許多同夏禾為伍的大臣,都遞了折子說顧長夜違反皇令,居心不良,求顧長錦嚴懲,但都被顧長錦一一壓下來。

    御花園內,宋婉思坐在湖邊,神情悠閑的喂著湖中的金魚。

    一旁是蜀國的皇后,低順著眉眼,一副不愛言語的模樣。

    “都說今年是個冷冬,皇后,今年各宮的炭火打算怎么分配啊?”宋婉思柔聲問道。

    皇后立刻回道:“回太后,前幾日皇上也說過此事,往年宮中炭火的使用就比較浪費,各宮中每日分配的本就有富余,多出的都受了潮,皇上說今年要以節儉為主,雖是冷冬,但炭石的分配同往年一樣。”

    “皇上說的?”宋婉思輕笑一聲,然后悠悠說道:“皇后,后宮之事本就該你打理,政務上的事皇上處理起來就已經很費神力了,這么點的小事你還要去麻煩他?”

    皇后的身子猛地一僵,然后將頭低下,“太后說的是,是臣妾思慮不周。”

    面對皇后的低頭宋婉思很滿意,也不再為難她,“便按皇上說的安排吧,哀家這幾日有些不舒服,還要幫皇上打理政務上瑣碎的事情,這種小事我就不插手管了,對了,過幾日大嶼山秋獵也是要備些炭火的,你幫著一起準備了吧。”

    “是。”皇后點頭應下。

    二人對話剛停下,顧長錦便走進御花園中,看見皇后呆在宋婉思身旁,臉色微微一沉。

    “母后。”他抬腳走到二人身側。

    看見顧長錦,皇后緊繃神情終于放松一些,如獲大赦。

    宋婉思輕輕一彎唇,“長錦,天氣轉涼了,你身子不好,還是不要長到御花園走動了,以免著涼。”

    聽著宋婉思的關心,顧長錦卻沒有半點喜色。

    宋婉思從來沒有真正的關心過他,不過裝樣子給別人看罷了。

    “多謝母后關心。”

    她的樣子做了,顧長錦的樣子便也要做足,免得落人話柄,給他扣一頂不孝的帽子。

    “皇上,最近恭親王的事,哀家也聽說了,前段時日不是還說他家中下人無故身亡,現在百姓對他可是有很多怨言啊。”

    宋婉思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喂著魚,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顧長錦已經猜到她會說起此事,淡淡開口:“母后,長夜的性子您還不知曉嗎?被人栽贓陷害也懶得解釋,只用證據說話。”

    “也是。”宋婉思冷笑一聲,“但皇上,宵禁可是先皇定下的規矩,他連這個都敢違抗,不罰怕是不能平息朝臣之言。”

    違抗宵禁這事,的確難住了顧長錦。

    顧長夜的的確確違抗了宵禁,給別人落了話柄。

    顧長錦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向來謹慎穩重的顧長夜,為何會這么做?

    見顧長錦許久為說話,宋婉思輕笑,接著說道:“也不是哀家想要為難恭親王,想來他寧可違抗皇令,也要出城定是有什么十萬火急的事情,但還是要小懲大誡的。”

    顧長錦微微一蹙眉,“母后不用憂心此事,朕自然會處理。”

    “好,皇上對恭親王之寵愛,哀家深知,連他的王妃也要由皇上親自挑選,但是,不知道恭親王對這婚事可否滿意?”宋婉思的聲音陡然變得涼涼。

    她對近來顧長錦三番五次的反抗,感到甚是不滿。

    顧長錦的眉眼也跟著陰沉下來。

    氣氛陡然變得陰冷起來。

    一旁的皇后背脊不由得繃緊,暗地里捏著自己的指頭,然后身子忽然倒在地上。

    顧長錦和四周的宮女太監皆是一驚。

    “余兒!”

    余兒是皇后的小名,顧長錦自小便與皇后相識,便習慣了叫皇后的小名。

    四周的宮女圍上來,顧長錦也再顧不上同宋婉思繼續辯駁,直接抱起皇后急匆匆的離開。

    從頭到尾,宋婉思都是冷眼看著,沒有半分關心皇后的樣子。

    等到人差不多都跟著顧長錦散去后,宋婉思重新看向平靜的湖面,冷笑出來。

    “一個兩個都是笨蛋,連裝暈的戲碼都演不好,還想和我斗......”

    另外一邊,顧長錦抱著皇后,急匆匆的回到皇后所居的寢殿。

    剛將皇后放到床榻上,顧長錦便感覺自己的衣袖被人輕輕拉了一下。

    他有些驚訝看向拉扯自己的小手,半晌驀地明了緣由,然后轉身冷聲說道:“你們退下吧。”

    “皇上,老奴去叫太醫過來看一下吧......”太監總管眉色憂慮的說道。

    顧長錦擺了擺手,“不必了,因為近來后宮之事太過繁重,皇后過度勞心才會如此,朕在此處陪她一會兒便好,你們退下吧。”

    “是。”

    寢殿內的宮女太監躬身退出去,顧長錦才轉身在床榻邊坐下。

    床榻上的人微微睜開一只眼,瞥見屋內已經沒有旁人了,這才急忙坐起身。

    “我剛才演的是不是很像?”皇后笑著問道,剛剛昏過去不過是她假裝出來的,是不想看顧長錦和太后爭執下去。

    顧長錦也有些無奈的笑了起來,“不像,你當你真的騙的了太后?”

    皇后略有些不服氣的說道:“怎么不像?你不就被我騙到了。”

    顧長錦不置可否。

    他知道若不是嫁給他,皇后應該是一個更自由的女子,當初他給了她選擇,她本可以嫁給他,不受那么多的委屈,可是她還是心甘情愿的成為了他的妻子,被困在這小小的皇宮之中,為他斂去了性子,為他在宋婉思面前低眉順眼。

    所以顧長錦是感激她的。

    感覺到顧長錦在盯著自己看,皇后抬手撫上他的臉頰,“皇上,您最近好像瘦了不少,雖然國事重要,但皇上也要保重身體。”

    “朕知道。”

    顧長錦的聲音里染上幾分哀傷。

    皇后并不知道他身體的情況,他命不久矣之事,除了鄭太醫和顧長夜,再沒有第三人知曉。

    他怕皇后傷心,也覺得自己對不起她。

    如果有朝一日他不在了,皇位由顧長夜來坐,顧長夜還會護著她,可若是皇位落進宋婉思和夏禾手中,那皇后的下場,顧長錦實在不敢想。

    不管是為了顧氏江山,還是皇后,這場仗都不能輸。

    “你休息吧。”顧長錦輕聲說道:“若今后太后再要你過去陪她,你便找身體不舒服的借口推掉,朕還有事處理。”

    說完,顧長錦起身離開。

    看著顧長錦離開的背影,皇后的眼里有些失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