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5章 邀約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5章 邀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回到金鑾殿,顧長錦立刻擬寫了一封信,托心腹送去恭王府。

    信很快便送到顧長夜手中。

    顧長錦讓他入夜后通過密道入宮,有要事要同他商議。

    看著信上的字,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皺。

    他隱隱猜到皇上要說的事情,應該就是那日他違反宵禁之事。

    進來有人不斷有人那此事做文章,顧長夜也是知曉的。

    李叢將陳念扯進書房時,正好看見顧長夜神色凝重的在想著什么,便不敢出聲打擾他。

    最后還是陳念開口,才讓顧長夜回過神來。

    “王爺不是說要好吃好喝的招待我嗎?怎么說翻臉就翻臉?”陳念有些不滿的嘟囔起來。

    顧長夜微冷的視線轉向他,幽幽開口:“她為什么還沒有醒?”

    陳念道:“王爺急什么?沒醒不比死了強?這還有一口氣吊著呢,這就是好事,這小丫頭可是到鬼門關那里溜達了一圈,哪有那么容易醒過來。”

    聽著陳念的語氣,讓李叢感到十分生氣,在他肩膀推搡一下,“你怎么和王爺說話呢?”

    “什么怎么?就用嘴唄,還能怎么說?”說著,陳念朝李叢翻了個白眼。

    對陳念的性子,顧長夜已經大致了解,是個不畏強權,遇強愈強之人,便也不和他斤斤計較。

    “你最好讓她快些醒來,陳大夫。”他幽幽說道。

    陳念冷哼一聲,“別叫我陳大夫,我可不是什么大夫。”

    “哦?那本王該如何稱呼你?”顧長夜的唇邊倏然露出一抹嘲諷的笑意,“是叫你陳念,還是......陳羽?”

    聽見顧長夜的話,李叢和陳念皆是一驚。

    “什么......王爺,您這是什么意思?”李叢有些結巴的問道。

    倒是陳念很快恢復了鎮定,“喲,猜到了?”

    “不用猜,你留在王府中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腳,你怕我放你走后,百目會追殺你,但你躲開百目的法子有百千種,躲在王府里是下下策,百目本就擔心你會泄密,你越是留在王府,便越會刺激他派人來刺殺你。”

    顧長夜背脊緩緩靠在椅背,聲音低沉緩慢的流出。

    陳念點頭,“但是便因為這個就猜出我的身份,不太可能吧?”

    顧長夜繼續說道:“阿奴告訴我你好像在找人,那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你的身份,直到前幾日,你說阿奴就是你要找的人,還有你寫的藥方子和她做的解藥一樣時,我便確定,你就是她一直念著的老爺爺的兒子。”

    “老爺爺的兒子......”陳念喃喃的重復這幾個字,然后低笑一聲,“我明白了,那個在外面流傳的自愈湯的藥方,是你們故意放出去,引我自己找過來的是吧,是我爹讓你們找的我?”

    關于陳德事情,顧長夜覺得由他來說是說不清楚的,畢竟他見到陳德時,陳德已經是彌留之際。

    顧長夜聲音放輕了一些,“你要是想知道前因后果,就先把她救醒。”

    這句輕飄飄,卻怎么聽都像是句威脅。

    陳念‘哼’了一聲,說道:“我可不是故意不救她,都說過了,能不能醒都要看她自己,而且,我看沒準她是不想醒過來,你都要成親了,難不成你還想讓小丫頭趕緊醒過來,好吃你的喜酒嗎......唔......”

    一旁的李叢急忙捂住陳念的嘴巴,然后想顧長夜瞥去,發現顧長夜此刻的臉色十分陰沉。

    李叢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說這句話,肯定是會惹惱顧長夜的。

    偏偏陳念膽子大,不怕死。

    半晌,顧長夜垂眸說道:“她不會因為這件事不想醒過來的。”

    嫁娶這件事,他不想做出選擇,而他覺得花枝也不會攔著他。

    她的性子顧長夜是了解的,只要是對他有利的事,她都會包容,只要今后他陪著她,名分什么的都無關痛癢。

    陳念和李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當他實在氣惱陳念的話。

    陳念拿開李叢的手,‘呸呸’了兩聲,說道:“你們兩個的事,和我沒什么關系,但是不能再催我了,催我也沒用,能救回來你們就應該謝謝我了!”

    “謝謝你個屁!”李叢憤憤的說道。

    就在二人準備吵嘴的時候,門外傳來子俏的聲音。

    “王爺,小姐今日試著做了一些銀耳蓮子湯,想請王爺過去嘗嘗。”

    聽到子俏的聲音,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蹙。

    倒是陳念砸吧著嘴,一副有些饞的模樣,“銀耳蓮子湯啊,弄得我挺想吃的。”

    “你想吃?”顧長夜抬頭看向他。

    陳念微愣,然后點了點頭。

    顧長夜站起身,一邊朝門口走去,一邊聲音淡漠的說道:“那一同來吧。”

    陳念的眼睛一亮,他對吃的向來是不抗拒的,于是屁顛屁顛的跟上去。

    顧長夜想著自己是很久沒有和沈憐單獨相處過了,這段時間沈憐派子俏來尋過他幾次,但是都被他找各種理由推脫。

    他在心底莫名的抵觸沈憐。

    之前在香菱的藥中添加曼陀羅之人,顧長夜隱隱猜到是沈憐,雖然在心底暗暗為她找了借口,但卻讓顧長夜決定重新審視沈連這個孩子。

    她真的僅僅只是有心機這么簡單嗎?

    但是顧念阮靈的囑托,顧長夜不好太過疏遠沈憐,這才決定帶著陳念一起過去。

    顧長夜到時,沈憐正坐在院子里。

    看見他,沈憐的臉上露出歡喜,“小叔叔,您終于來了!”

    這句話剛說完,沈憐便看見顧長夜身后一身邋遢的陳念,眼底閃過一瞬不悅,不過轉瞬即逝,并沒有讓任何人呢捕捉到。

    顧長夜撩起衣袍在沈憐身旁坐下。

    沈憐連忙拿起碗,為顧長夜盛了一碗銀耳蓮子湯,“小叔叔快嘗嘗這湯,憐兒親手做的。”

    顧長夜神情淡淡的點頭。

    陳念在顧長夜身旁坐下,舔了舔嘴唇說道:“沈小姐快給我也來一碗,我這都快饞死了。”

    沈憐恨不得在這人的碗中下毒,讓他也去死,但是只是在心中想想,面色依然帶著柔柔的笑意,給陳念也盛了一碗。

    陳念接過,拿著勺子一點一點的抿著品嘗,然后感嘆道:“沈小姐的手藝不錯啊!”

    “多謝夸獎。”沈憐含羞的垂下頭。

    顧長夜卻沒有發表看法,只是垂眸靜默的輕抿一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