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6章 醒不過來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6章 醒不過來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好不容易將顧長夜請到自己這里,沈憐當然不想放過和顧長夜靠近的機會,順便問一下花枝的情況。

    “小叔叔最近很忙嗎?憐兒擔心小叔叔的身體,不要將身子累壞了。”沈憐眉目含憂的說道。

    顧長夜淡淡回道:“過幾日皇上要去大嶼山秋獵,自然是忙的。”

    “秋獵?”沈憐是剛知道的這件事,“小叔叔也一起去嗎?”

    “嗯。”

    顧長夜對沈憐的疏離,連一旁的陳念也感覺了。

    陳念的視線在二人之間來回打量,心下明了,原來這碗湯不是顧長夜好心帶他來,而是讓他來當‘擋箭牌’的。

    顧長夜總是將話說到四處,害的沈憐還要再想旁的事和他搭話,于是轉了轉眼睛,將話題重新轉到做湯的事情上。

    “昨日我看府里有些鹿茸,也不知是誰送的,但是聽路嬤嬤說用鹿茸做湯,對男子的身體好,明日我邊去尋路嬤嬤學習學習,做給小叔叔喝可好。”沈憐歡喜的說道。

    這回不等顧長夜說什么,陳念一副壞笑的開口:“喲,沈小姐操心的可真多啊,這鹿茸補腎壯陽,生精益血,好像......也不是你一個小姑娘該操心的吧?”

    聽他這么一說,沈憐的雙頰頓時紅了起來。

    顧長夜也皺眉抬頭看向陳念,眼眸深處是警告的意味。

    陳念在心里罵了一句好賴不知,他這不是想好好給他當‘擋箭牌’的角色嘛,他又不樂意了。

    可陳念就喜歡說插科打諢的話,一旦開始,就不想停,于是繼續說道:“王爺這方面好不好,還是應該由未來的恭王妃,或者現在在王爺房間里睡著的那個小姑娘關心吧......”

    說著陳念朝顧長夜有些意味深長的挑了挑眉。

    沈憐雙頰的緋紅瞬間消退,轉而變得慘白,看向陳念的眼神也多了兇意。

    陳念感覺到那個眼神,無所謂的撇了撇嘴。

    顧長夜將手中的勺子放下,聲音不悅地說道:“喝完了?走吧。”

    “王爺......您是不好意思了嗎?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而且那小丫頭不是您的通房嗎?弄得好像沈小姐不知道似的。”

    顧長夜微瞇起眼,聲音里滿含危險,“陳念,不要在憐兒面前胡說。”

    “好好!我知道,沈小姐還未出閣呢,小姑娘呢,不說了不說了。”

    陳念一副他懂他很老實的閉嘴的樣子。

    話既然落在花枝的身上,沈憐正好借勢問道:“對了,阿奴什么時候能醒過來?都已經過去這么多天了,我怕有些擔心......阿奴會有事。”

    陳念自顧自的又給自己盛了一碗湯,然后說道:“沒想到沈小姐還挺關心小丫頭的,放心,死不了,什么時候能醒就不知道了。”

    沈憐裝出一副悲傷的和神情,低聲說道:“我和阿奴之間有很多誤會,之前我還同她生氣,她將我去教習坊的事情亂傳,但是看她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樣子,我的心里還是不好受的。”

    聽著沈憐的話,陳念露出一些吃驚的樣子,“喲,小丫頭嘴那么碎?看起來不像啊,不過也是,她還將我找人的事情告訴王爺了,看來這小丫頭的嘴是個沒把門的。”

    “不是。”

    二人齊齊看向突然開口的顧長夜。

    顧長夜神色微冷的說道:“你去教習坊的事情不是她傳的。”

    沈憐的眉心不動聲色的皺起,“小叔叔這是什么意思?”

    “那件事我已經查清。”顧長夜眸底沒有溫度的看向她,“是趙茵身邊的小婢女將你在教習坊學習的事傳出去的,那日你同趙茵發生爭執,她的小婢女氣不過,才用這種法子報復你。”

    “什么?!”沈憐不可置信的看著顧長夜。

    陳念在一旁津津有味的吃著,還不忘饒有興趣的看著沈憐的臉色。

    “趙家父女我已經教訓過了,教習坊的事情也幫你處理好了,此事便不用放在心上了。”

    沈憐雙手暗地里握緊。

    她不相信顧長夜說的話,覺得這一定是顧長夜為了偏袒花枝,故意編出來的假話。

    可這么想,她反倒更生氣。

    為什么要這么護著那個小賤人?她沈憐哪里不如她?

    看到沈憐眼底掩不住的怨氣,陳念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我總算知道王爺一天為何這么累了,需要管的事情也太多了。”

    沈憐垂下眼簾,調整好情緒后,重新換上一副溫柔的神色看向陳念說道:“還請陳大夫務必將阿奴救醒。”

    “嗯......沈小姐真的希望我將阿奴救醒嗎?”陳念懶散的問道。

    沈憐對這個陳念越發討厭,不僅目中無人,還口無遮攔。

    “自然。”沈憐勉強擠出一個笑說道。

    陳念也擠出一個笑說道:“一個兩個都催著我把小丫頭弄醒,但是醒不醒的過來,那是她自己的事。”

    抓到話中的重點,沈憐急忙追問道:“那陳大夫的意思是,阿奴有可能醒不過來?”

    “自然是有可能的。”

    陳年的話音落下,一旁的顧長夜神色頓時結冰,“你說什么?”

    “哎,小丫頭雖然現在還有一口氣在,但是之前她中的毒太深,即便我幫她逼出一些,但依然還殘留了一部分在體內......”

    陳念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就看她能不能自己挺過來。”

    沈憐的眼底閃過喜色。

    顧長夜卻冷聲說道:“如果她醒不過來,你也可以閉上眼了。”

    雖然面上裝著不害怕顧長夜,但是顧長夜身上的冷氣還是讓陳念打了個哆嗦。

    正要說些什么時,陳念的視線越過顧長夜,落在顧長夜的身后,微怔片刻后,嘴唇微微彎起。

    “看來我的眼睛不用閉上了。”

    聽到陳念的話,顧長夜轉頭看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