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68章 如果是普通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68章 如果是普通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陳念也跟著顧長夜走出房間。

    等走出正院時,陳念才悠悠開口:“王爺為什么不想讓小丫頭參與這件事,難不成王爺有事情在瞞著她?”

    “與你無關。”

    顧長夜冷聲吐出四個字,抬腳大步離開。

    隱藏在角落里的子俏看著二人都走遠后,這才急匆匆的回到沈憐住的院子,將自己偷聽到的事情通通告訴給沈憐。

    聽完,沈憐抿嘴輕笑,“果然,她什么都不記得了。”

    子俏卻不像沈憐那般歡喜,憂心忡忡的說道:“小姐,阿奴她好像看出香菱不是自殺了,我們該怎么辦?”

    “慌什么,她說的王爺還不一定信呢,就算信了,也沒有證據說就是你我殺的,那日除了香菱沒有人看見我們。”

    子俏依然擔憂的說道:“萬一,萬一有人看見了呢?”

    沈憐終于有些不耐煩起來,“你動動腦子好不好,若是有人看見了,那人不早就揭發我們了。”

    說完,沈憐看向死死揪著裙擺的子俏,眼睛微瞇起,冷笑著說道:“不要害怕,子俏,只要我在我就會護著你的,但是你也要乖乖聽我的,這次算那個小賤人命大,但是我還會想辦法除掉她的。”

    比起旁人,子俏此刻更害怕眼前的沈憐,但又不敢反抗,最后弱弱的點了點頭......

    ......

    顧長夜換了一身暗衛的衣裳后,看著天幕低垂下來,然后悄然離開王府。

    既然皇上要他從密道入宮,那便是不許任何人知曉這件事。

    顧長夜將覆在面上的面罩向上拉了拉,然后從宮墻外一處不起眼的地方開啟密道。

    密道的地圖顧長夜早就熟記于心,沒一會兒便打開另一扇門,走出去便是皇上的寢殿。

    “長夜。”

    聽到動靜,顧長錦便知道是他來了。

    寢殿內不見一個太監宮女,那些人早就被顧長錦趕了出去。

    見到顧長錦,顧長夜立刻單膝跪下,“臣弟見過皇上。”

    顧長錦和上次一樣,坐在床榻邊,只是病懨的樣子比上次更重了些。

    他輕笑一聲,說道:“現在這里就你我二人,便不要和朕講究這些禮數了。”

    顧長夜沉聲道:“是。”

    看著他站起身后,顧長錦沉吟片刻才開口問道:“今日叫你來,是想問你,那日為何要違背父皇的定下規矩?”

    顧長夜并未拉下臉上的面罩,此刻只露出上半張臉,眸子微微一沉。

    他半晌沒有作答,顧長錦又輕笑了一聲,“讓朕猜猜,難道和那個叫阿奴的小丫頭有關?”

    這幾日王府發生的事情,顧長錦并不知曉,只是左思右想,能讓顧長夜做出如此不像他會做出的事情的人,好像也只有那個叫阿奴的小丫頭了。

    顧長夜依然是以沉默回答。

    “朕說了,只要她不會耽擱你與慕小姐的婚事,朕是不會阻攔你留一個女子在自己身邊的,但是如果因為她,會讓你失去往日的冷靜沉穩,那就要另說了。”

    顧長錦的聲音里和往日一樣的輕柔,但顧長夜卻聽出幾分寒意。

    “不是因為她。”顧長夜淡漠的回答。

    顧長錦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他,想要他的眼里看出有沒有在說謊,但是那雙眼太過波瀾不驚,什么情緒都看不出。

    許久,顧長錦輕聲嘆氣,“那小丫頭挺有趣的,又能幫到你,只可惜身份不好,要不然你娶了她做王妃也是可以的。”

    顧長夜的眉心微皺,說道:“皇上說笑了。”

    “你便當做是句玩笑吧,莫要當真。”顧長錦笑著說道:“因為你違反宵禁的事,近來參你的折子驟漲,今日太后還提起此事。”

    說起宋婉思,顧長夜抬眸,“她向您施壓了?”

    “知道便好。”顧長錦的臉色沉下來,認真的說道:“現在不知道她和那個夏禾背地里在謀劃什么,我們一定要更加小心。”

    顧長夜猶豫片刻,開口說道:“臣弟已經查到一些線索。”

    顧長錦連忙問道:“查到什么?!”

    “夏禾私底下在搜集阮靈的遺物,那些遺物中藏了一把鑰匙,夏禾似乎需要那把鑰匙打開什么。”

    聽顧長夜說完,顧長錦的臉色越發陰沉,“一定要查清那是什么,夏禾和宋婉思這幾年一直未動,似乎在等一個時機,而這個時機一定同他要找的東西有關,絕對不能如他所愿!”

    “是!”顧長夜拱手說道。

    顧長錦緩緩吐出一口氣,然后想到自己將這么多擔子壓在顧長夜身上,實在不該。

    至少現在這個皇位還是他在坐,可是很多事他都幫不上忙,因為他的手腳已經被這個宮殿和宋婉思綁住,這才給顧長夜添了許多的麻煩事。

    顧長錦苦笑一聲,“長夜,如果你不是恭親王,而是一個普通的人,那你會想做什么?”

    沒想到顧長錦會突然這樣問,顧長夜的眼底有一瞬間怔住,半晌他回過神,幽幽回答:“臣弟沒想過。”

    顧長錦道:“那便現在想想。”

    顧長夜沉默過后,緩緩開口。

    “臣弟想不到,或許會選擇進入軍營,去邊關鎮守蜀國疆土。”

    顧長錦唇邊的笑意加深幾分,也添了更多苦澀。

    便是給他一個做普通人的機會,他還是想要為這個國家而活。

    這就是顧長夜。

    “朕還以為,你會想做一個普通人,娶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兒孫滿堂,父慈子孝,平平凡凡的過一生,總好過朝堂上的勾心斗角。”顧長錦輕聲說道。

    顧長夜不做聲。

    他從不會去想這些根本沒有可能的事,生在帝王家,談何平凡普通,這些想法不過是白日做夢罷了。

    “朕啊,倒是想過要是一個普通人就好了。”顧長錦笑笑,然后輕搖頭,似乎想讓自己清醒幾分。

    “長夜,你退下吧,違反宵禁之事,朕會想法子處理的。”

    “是。”

    顧長夜正準備退下的時候,顧長錦忽然又出聲叫住他,“對了,過幾日秋獵,不如帶著阮姑娘的女兒吧。”

    顧長夜微怔。

    顧長錦接著說道:“之前你不是提起過,沈小姐也到了婚嫁的年齡,秋獵時許多大臣都會帶著自家的孩子一起去,正好讓沈小姐去瞧瞧,沒準有合她心意的呢。”

    他也是想幫顧長夜分掉這個擔子,沈憐對顧長夜的情感,顧長錦心底是清楚的,眼看著慕小姐就要嫁進王府,沈憐繼續呆在顧長夜身邊也是個麻煩。

    顧長夜有些猶豫,沒有回答。

    顧長錦繼續說道:“你若想,帶著那個阿奴也可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