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0章 三方爭奪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0章 三方爭奪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藥格羅問道:“怎么沒有看見勃律?”

    勃律這個名字,還是顧長夜從赫然人的口中第一次聽到,不由得在腦中細細回想勃律是何人。

    “剛剛被帶去下面吃飯了。”阿史那云輕聲回答。

    他的話音剛落下,屋內就傳來敲門聲。

    “進。”

    阿史那云看向門口,片刻后門緩緩打開,一匹灰色蒼狼慢步走進屋內。

    狼的名字便叫勃律,是阿史那云從小養到大的。

    在赫然,狼之一族被奉為神明,而能讓狼族低頭的人未來便是赫然的王。

    勃律走到阿史那云的腳邊,冰藍色的眼睛美麗的攝人心脾。

    它在阿史那云面前表現得很溫順,可轉瞬便將頭轉向窗口的位置,犬齒向外呲著,一副兇狠的表情看著窗口,從齒縫間還能看見感剛剛進食殘留下的血跡。

    狼族的嗅覺和聽覺都遠遠超于人族,感覺到陌生人的氣息,便會本能的防備。

    看到勃律那副反常的樣子,阿史那云也蹙眉看向窗口,在嘴邊豎起食指,示意藥格羅不要說話。

    屋內戛然的安靜,讓藏在窗外的顧長夜立刻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被發現了。

    和別人廝殺慣了,常年的警惕,讓顧長夜也擁有了可以同狼相媲美的敏感,雖然屋內一點動靜沒有,但是他嗅到越漸靠近的危險。

    顧長夜迅速從二樓向下跳去,穩穩的落在地面上,就在他跳離窗口的那個瞬間,一柄長刀從墻壁內側猛地刺出,若是顧長夜動作再慢一點,恐怕此刻人已經被刺穿。

    他抬頭看向窗口,阿史那云正站在窗邊,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但看向顧長夜的視線卻是冷的。

    顧長夜并不害怕和阿史那云正面相較量,只是此刻時機不對,赫然是打著兩國結好的名義來的,而他是蜀國的親王,真和阿史那云撕破臉,只怕被人反咬一口,說他有意妨礙兩國結好,若引發戰爭,實在于蜀國不利。

    藥格羅已經帶著五六個人從驛館里沖了出來,為了不暴露身份,顧長夜只好轉身快速離開此處。

    顧長夜的輕功很好,可是赫然人的腿腳功夫也不差,約摸著跑了半柱香的功夫,也不見把身后追著的赫然人甩開,顧長夜只好帶著他們拐進一個無人的巷子中。

    巷子里是個死胡同,藥格羅帶人追了進去便發現里面一個人影沒有。

    就在他以為自己跟丟了時,身后土人傳來一聲落地的聲音。

    稀薄的月光攏進黑漆漆的巷子中,讓赫然的人看清身后的人影。

    顧長夜雙眸緩緩抬起,眼中的漆黑是月光驅不散的陰冷,右手反手握住腰間的刀柄。

    藥格羅也帶著人拔出刀,甚至不打算給顧長夜準備的時間,所有人齊齊向他撲了過去。

    顧長夜的視線在他們身上緩緩掃過,心里不急不緩的數著人數。

    一,二,三......六,七。

    在離他最近的那把刀,眼看著要觸碰到他時,顧長夜瞬間拔刀,刀刃從上之至下,劃出一道弧度,狠狠的劈砍在那人的刀背上,便聽‘咔嚓’一聲,那人手中的刀生生斷成兩截。

    這把刀是顧長錦登基后賜給他的,鑄刀的師傅是誰根本無人知曉,只是其削鐵如泥地本事無人不知。

    一息之間,顧長夜便將所有人手中的武器全部廢掉。

    藥格羅和眾人一時愣住。

    顧長夜并不戀戰,便趁著這幾人沒回過神的功夫,三兩下便沒了人影。

    “混蛋!”

    看著眼前寂靜下來的巷子,藥格羅將自己手中的廢刀憤憤的扔在地上,大罵起來。

    藥格羅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還沒開打,他便被人廢了武器的情況,心中不免惱火。

    好在沒有人人員折損,他帶著眾人回到驛館。

    驛館內,阿史那云正神色淡然的理著勃律的毛發,看見藥格羅神色沮喪的回來,他輕笑一聲,“沒抓到吧?”

    藥格羅找了把椅子坐下,氣得一直用力捶打自己的腿,“那小子輕功好,刀術也好,而且他的那把也很奇怪,輕松地就把我們的刀全部砍斷了。”

    阿史那云單手撐著頭,饒有興趣的‘哦’了一聲。

    “特勤,那人會不會是夏禾派來的?剛剛我們說的話一定都聽去了,怎么辦?”藥格羅蹙眉擔憂的說道。

    阿史那云倒是沒有半點擔憂的模樣,悠悠說道:“應該不是夏禾的人,如果他那里有這么厲害的高手,早就派出來探聽消息,不會留到這時候的。”

    藥格羅疑惑,“那剛才的人的是誰?”

    “如果沒猜錯......”阿史那云的眼簾微抬,眼梢開始變得鋒利起來,“剛剛那位應該是恭親王。”

    “什么?!”藥格羅一陣驚訝,“你怎么看出來的,特勤?”

    “在蜀國,我沒有從第二個人的身上,看到過那樣一雙眼睛。”

    那是一雙沒有情緒,一片冰冷的眼睛,哪怕大山崩于眼前,大浪滔天撲面而來,那個人的眸底都不會染上一絲慌亂。

    所以阿史那云對那雙眼睛記得很清楚。

    顧長夜和小丫頭都是有權的人,所有阿史那云對他們的印象都很深刻,也對他們都很感興趣。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一個夏禾已經夠讓我們頭疼了,如果顧長夜也要來搶兵器圖的話,豈不是更麻煩。”藥格羅有些頭疼的模樣。

    阿史那云卻只是笑笑,“先看看他接下來會怎么做吧,等看出他是敵是友,再做判斷。”

    藥格羅問道:“那我們接下來做什么?”

    “小丫頭那邊既然查不到什么,那我們也該換個方向了。”阿史那云幽幽開口。

    “也是時候去調查另外半張兵器圖的下落了,匣子一定在夏禾的手中,至于鑰匙,我們要想辦法和那位沈小姐接觸一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