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2章 獨占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2章 獨占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的身體頓時停住了顫抖,血色從臉色褪去,手腳也慢慢變得冰冷。

    所以,顧長夜是因為這件事在生她的氣?覺得她這份心意很惡心?

    可花枝又想不明白,如果他很討厭這份心意,不是應該將她推的遠一些嗎?眼下這般實在不合理。

    感覺到花枝的變化,顧長夜也放緩了一些動作。

    他的視線帶著明滅不定火焰,落在花枝的臉上,然后幽幽問道:“想起來了?”

    “我,我......”

    花枝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也不知道顧長夜想要聽什么,便只能結巴的說著我。

    顧長夜也不心急,微涼的唇瓣貼在她耳朵的輪廓上,輕聲細語的命令道:“再重復一次,你都說過什么?”

    花枝被困于他的身下,整個人被他的氣息包裹,連她的一呼一吸都逃不出顧長夜的手掌,

    見她遲遲不肯說,顧長夜的唇慢慢磨蹭到花枝的唇角邊,這次換上陰冷的語氣,逼迫道:“如果現在不說,之后我就絕對不會停下來了。”

    花枝腦中繃緊的那根弦,隨著顧長夜的話音落下,倏然斷裂。

    淚珠從眼尾撲簌的落下,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顆接著一顆,晶瑩圓潤。

    她一邊哭著一邊哽咽著說道:“對,對不起,我,我喜歡你,我控制,控制不住,不知道要怎么辦......”

    每一字都包含委屈,帶著有些可愛的含糊。

    看著她眼角染上的緋紅,和她此刻說的話,顧長夜的心底一陣酥麻。

    聽到那四個字,顧長夜便慢慢收斂身上的寒氣,低頭吻上她濕潤的眼睛。

    “別哭。”

    他聲音輕柔的像一根羽毛,掃過花枝緊繃的心。

    顧長夜的唇角含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那么,接下來你想怎么辦?”

    花枝的腦中已經亂成一片,聽到顧長夜的問題,便自動理解成是讓她有些自知之明,自己將自己處理掉的說法。

    她咬著下唇,努力忍著想讓自己不要掉眼淚,從唇瓣間擠出聲音。

    “我,我會離開王府,不再惹您煩了。”

    聽到花枝的話,顧長夜的臉色倏然一變。

    花枝也意識到自己說完這句話,顧長夜好像剛轉好的心情又極速下落,這讓她有些茫然。

    “你想去那里?”顧長夜雙眸漆黑的看著她,聲音似是寒冰,“是想去找那個陶議郎,還是那個放你走的赫然特勤?”

    花枝徹底怔住,想了半天也沒弄明白顧長夜的意思。

    她為什么要去找那兩個人?

    花枝來得及說自己和他們兩個半點關系沒有,顧長夜便又俯下身,用嘴唇將她所有的話堵了回去。

    這一次的問比剛才還要兇狠,好像恨不得將她吃掉一般。

    聽到花枝說要離開的時候,顧長夜是真的想就這樣將她吃掉來著,可是當聽到花枝難受的嗚咽聲后,他的心底有些發軟。

    她若想逃,他不建議真的打造一個鳥籠,將她當做一只金絲雀般關起來,

    她是他的,只屬于他,誰也不能搶走。

    花枝有多甜美,他是知道的,若是就這樣一口吃掉,實在浪費,需要細嚼慢咽,慢慢品嘗。

    本來兇狠到發疼的吻慢慢溫柔下來,有意的撩撥著花枝。

    半晌,顧長夜帶著意猶未盡同她拉開些距離,可依然能感覺到彼此有些破碎的呼吸。

    “不許走,你若敢走,我便砍掉你的手腳。”

    他說著嚇人的話,可聲音里滿是溫柔。

    花枝看著他,然后傻愣的點點頭。

    片刻后,花枝有些回過神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可是,王爺不討厭......我對王爺生出那種心思嗎?”

    顧長夜的鼻尖發出一聲輕哼,花枝分辨不出那是不屑的意思,還是嘲笑的意思,只能看著他湊近,聲音低沉如墨水般緩緩流淌進她的耳中。

    “本王,允許你的喜歡了。”

    花枝本來已經快要停下來的心跳,又慢慢的加快起來。

    她可以喜歡他,是嗎?

    花枝不知所措的看著顧長夜,不知道是自己聽錯了,還是理解錯了他的意思。

    “你可以繼續呆在我的身邊。”看出花枝的懷疑,顧長夜又換了一種說法,然后再抑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悸動,將她緊緊抱在懷中。

    這和花枝曾經所想的種種可能都不一樣。

    她曾想過顧長夜可能會狠狠地懲罰她,或許會將她趕出去,甚至有可能為了讓她斷掉心思,直接將她許給別的男人。

    可是眼下的情況和她所想的都不一樣,她便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王,王爺,您為什么要這樣?”她鼓了好大的勇氣,才將這句話問出口。

    顧長夜卻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聲音低沉暗鴉的說道:“我累了。”

    花枝的手背觸到他微涼的衣裳,這才想起顧長夜身上穿著暗衛的衣裳,剛剛一定是出去做了很重要的事情,此刻一定累極了。

    想到他很累,花枝便也顧不得去理順顧長夜是怎么了這件事。

    她從顧長夜的懷中磨蹭著探出頭來,眨著一雙還有些水汽朦朧的杏眼,仰頭看著他的臉。

    “那,王爺我服侍您睡下吧。”

    她的話音落下,顧長夜緩緩抬起合著的眼簾。

    花枝看不懂他的眼底的情緒,但是心跳卻因他這樣看著自己而不停的加快。

    半晌他用鼻音淡淡的‘嗯’了一聲。

    花枝想起身,卻發現顧長夜的雙臂還是緊緊地禁錮著她。

    “王爺?”花枝不解的看向他。

    顧長夜一陣沉默。

    即便她再一次承認了喜歡他,可是阿史那云的話還是在顧長夜的腦海中響著。

    就像阿史那云摸不透顧長夜這個人一樣,顧長夜也摸不透阿史那云這個人。

    對于未知的敵人,顧長夜總是抱著警惕和防備。

    他看著花枝的眸光暗了一些,然后聲音幽幽的提醒。

    “不要想跟著任何人從我身邊逃掉,記住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