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4章 老爺爺的兒子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4章 老爺爺的兒子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最后一片葉子落下,院子里的所有樹木皆已凋零。

    花枝走出顧長夜的房間,伸了個懶腰,感覺身上輕松了不少。

    她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天,感覺渾身的不舒服。

    長柳剛好從院子外面走進來,看見花枝急忙走上去,“你怎么出來了?衣服穿的還這么單薄,這都深秋了,你這毒剛解開又想生病是嗎?”

    花枝知道她這是關心她,心中一暖,清淺的笑了起來,“我在屋子里憋悶的慌,所以出來透透氣,而且我真的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你不用擔心。”

    長柳卻不肯聽,抬手就要把她推回屋子里。

    見拗不過她,花枝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妥協,但是又不肯進顧長夜的房間。

    “停,停一下!我回屋子還不行嘛,我回自己的屋子去。”

    長柳奇怪的看著她,“回自己的屋子?”

    說起這件事,花枝的臉頰微微一紅。

    她知道顧長夜不喜歡外人進他的房間,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從他的房間出來,但是現在她身上的毒已經解了,人也醒了,就不能再繼續呆在顧長夜的房間里了。

    “我想回自己的房間了。”花枝指了指自己的房間。

    長柳看了一眼偏房,然后又重新看向花枝說道:“王爺不是說,讓你在王爺的房間里好好呆著嗎?”

    花枝連忙解釋,“那不是昨日的事情,今日是今日,我也不能一直在王爺的房間呆著,哪有下人睡主子房間的。”

    聽她這么說,長柳掐著腰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她,“你還真是笨的可以!王爺說讓你呆在這房間里,哪里還分昨天今天明天的,你便好生呆著就是了,再說了你可別再稱自己是下人了,王府里的下人都改口稱你一聲姑娘了,你和我們可不是一個等級的。”

    “什么?”花枝很是不解。

    看她不解的樣子,長柳頓時開啟了話匣子,湊到花枝身邊說道;“那日你昏著,是沒看到王爺把你救回來時的樣子,我可從沒見王爺慌成過那樣。”

    慌?

    花枝暗暗幻想著顧長夜的表情,可是在想不出顧長夜那種冷漠的性子,慌起來會是什么樣子。

    她又有些不相信,顧長夜會因為她慌嗎?

    “你以后再說什么王爺不喜歡你之類的話,我可不會信了。”長柳在她耳邊繼續說道。

    花枝嘴巴張了張,卻不知自己接什么話。

    若是從前,她肯定會同長柳說,顧長夜不喜歡她。

    可是今日她的那種本能的否認,也開始動搖起來。

    “本王,允許你的喜歡了。”

    又想起昨日顧長夜的話,花枝的臉變得更紅了幾分。

    昨日那樣的顧長夜,讓她也開始懷疑,或許他是有那么一點點也喜歡她的感覺。

    花枝發呆的功夫,陳念緩緩走進院內,看見花枝拖著懶散的調子喊道:“喲,小丫頭醒了。”

    她回過神來,看向陳念。

    昨日她醒來后腦子里太亂,眼下才開始思考起來,這個人怎么會從地牢中出來?又為何會給她解毒?

    “走吧,進屋我給你把個脈。”陳念走到她身邊說完,然后直接推門進了顧長夜的那間屋子。

    他的動作太快,花枝都來不及阻攔。

    看見他走進屋內,花枝躊躇片刻只好也跟了進去。

    “是王爺將你從地牢里放出來的?”花枝問道,有些提防的看著他。

    陳念瞥了一眼她,然后笑起來,“可不唄,我還點謝謝你呢,要不是你需要解毒,估計我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睡得舒服,吃的也比之前好多了。”

    花枝微微皺眉。

    陳念的話讓她覺得,是都因為她,顧長夜才迫不得已將陳念放了出來。

    這讓她心中很不舒服。

    她不想讓顧長夜因為她而為難,可偏偏她總是無法保護自己,給顧長夜添麻煩。

    看著花枝皺眉發呆的樣子,陳念清了清嗓子,揚起頭頗有些高傲的說道:“不過我也不是誰的毒都愿意幫著解的,換了別人就是你們家王爺跪著求我,我也不會幫著解毒的。”

    花枝的眉頭皺的更深,半晌冷聲說道:“我就是死,也不會讓王爺跪著求你的。”

    陳念看著她一愣,片刻后大笑起來。

    “小丫頭,你可真有意思。”

    花枝沉默不語,有些生氣的看著陳念。

    “我看你是沒什么大事了,說話的力氣比我都足。”陳念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花,“既然如此,我們應該可以聊聊了吧?”

    這次換做花枝一愣。

    陳念和她有什么可聊的?

    看出她的疑惑,陳念從懷中掏出一張紙拍在桌面上,“這東西你知道吧?”

    花枝掃了一眼紙上的字。

    那上面記載的是自愈湯的方子,是老爺爺醫書上記載的一種藥方,可以祛除任何病癥引起的頭痛。

    “你怎么會有這個?”花枝奇怪的問道。

    陳念摸著自己骯臟的胡子,說道:“這是你們家王爺找人散出去的方子,我知道那老頭是個死心眼,從不會這么大方的將自己的藥方給別人用,就猜到這方子一定是落到閑雜人等的手中了,我便順著線索摸到了王府,正愁著沒辦法到王府里找人的時候,鬼市就被王爺給清繳了,我這就趁此混進了王府......”

    “等一下!”花枝打斷他的話,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你......你和老爺爺,是什么關系?”

    陳念喃喃的重復了一遍老爺爺三個字,然后笑了一聲,笑聲中帶著點嘲諷的意思,“他的歲數也確實到了老爺爺的階段了。”

    花枝慢慢走近他,眼底滿是不可置信,“你是......”

    “我是那老頭的兒子。”

    聽到陳念的回答,花枝依然有些懷疑。

    老爺爺明明說過他的兒子叫陳羽,自云逸,可眼前這人明明叫......

    陳念眼里滑過笑意。

    “我和那老頭不和,離開家后為了不讓他找到我,便改掉了名字,我原名陳羽,字云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