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7章 百目的秘密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7章 百目的秘密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花枝說剛被賣到鬼市這幾個字時,陳念的下巴驚訝的掉了下來。

    他這才知道了,花枝是顧長夜從鬼市買回來的奴隸的這件事。

    聽花枝講完在鬼市和百目初遇時的情景,陳念突然有些好奇眼前這個小丫頭過去的故事了。

    但是他并沒有開口問,雖然他是個碎嘴之人,但還是明白不去揭人傷疤這個道理。

    “若是想要了解百目這個人,不如問我來的更方便。”陳念沉聲說道。

    聽他這么說,花枝的眼底微微一亮,“你知道什么?”

    陳念默聲思忖片刻。

    他在想著這些事情能不能和花枝說,半晌才決定說出來,反正可以確定花枝并不是壞人,并且絕對不可能背叛顧長夜。

    “事情要從我決定離開家那時候說起。”陳念忽然神情非常嚴肅的開口,“母親中的毒很古怪,在我準備離開家的前一天,我無意中發現有一個戴著面具的神秘人,催著父親制作什么毒藥。”

    說到這里陳念頓了一下,然后嘆了一口氣,“那個人就是百目,從他與老頭的對話中,我聽出母親身上的毒就是百目下的,但是那個毒并沒有完成,他希望老頭可以再進行改進,將這種毒變成一種發作起來極其緩慢,可以長時間留在人體內,同正常的疾病沒什么不同,不會被任何人察覺的毒藥。”

    “這怎么可能?!”花枝聽了便覺得這不可能。

    世間怎么會有這樣奇怪的毒?而且百目要這種毒做什么?

    陳念繼續說道:“老頭的醫術也就那樣了,沒能救得了我的母親,估計看他不行,后來百目就離開了,而我也離開了家,離開家后我一邊研究醫術,一邊追查百目這個人,最后用陳念這個身份進入了鬼市。”

    “我很想得到當年百目給母親下的毒,然后自己研制出解藥。”

    他說到這里,花枝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當初老爺爺被賈家父子囚禁起來,就是因為不肯幫他們制作毒藥,但是強迫老爺爺制毒的人是丞相夏禾,難道百目和那個夏禾有什么關系?”

    陳念點頭,“我也是這么想的,鬼市之所以存在這么久,一直都是因為朝廷里有人在背后包庇,能有這么大的本事只手遮天的人,除了恭親王,我也就只能想到夏禾了。”

    提起夏禾,花枝的眉心微微皺起。

    她想起夏禾曾經同她說過,他和她的父母曾經是很好的朋友。

    花家遭滅門,有人說是罪有應得,花枝本來是不信的,因為雖然父母對她涼薄淡漠,但她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做過壞事。

    可是這種想法現在開始隱隱有些動搖了。

    因為夏禾并不是什么好人,而她的父母若是和這樣的人是好朋友,會不會也是壞人?

    產生了這樣的懷疑,讓花枝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我憑借高超的解毒之術,成功的引起了百目的注意。”

    陳念說話的聲音將花枝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說道:“他給我看了一種毒,我做了一些研究,和當年他要求我父親做的毒很像,但又有些不一樣。”

    說到這,他停了下來。

    花枝覺得他是在賣關子,有些著急的說道:“你快說吧,哪里不一樣?”

    陳念真的不是想賣關子,而是那件事他也沒想清楚,一時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解釋的清楚。

    “那毒不能直接給人服下,只有長時間停留在體內,那個毒性才能發揮作用,可是人一旦服下六個時辰之后,這種毒便會失效。”

    花枝思忖片刻后,猜想道:“若是每隔六個時辰給人服下一點呢?”

    陳念搖頭,“不行,若想讓此毒發揮作用,必須讓這種毒每時每刻停留在體內,方能讓此毒深入骨髓。”

    這下花枝也想不明白了,如果按陳念所說,這個毒便是失敗了,因為根本沒法子讓這種毒每時每刻都停留在體內。

    “所以,百目是想讓你想法子完善這種毒藥嗎?”花枝問道。

    陳念再次搖頭,“他并沒有提出那種要求,只是單純的讓我,按照他的方子復制出大量的這種毒藥。”

    花枝皺眉。

    現在比起這毒藥的可行性,花枝更好奇百目想要給誰下這種毒。

    “因為覺得這種毒藥似乎害不到別人,我便照他說的做了,然后某一天我照例向他匯報制藥的事情時,無意中聽到了女人的聲音,雖然他們的對話我還沒有聽全,便被人強行趕走了,但是我卻聽到百目管那個女人叫,婉思。”

    婉思這個兩個字,還是挺常見的名字,但是花枝還是瞬間想到一個人。

    當今皇上的母后,蜀國的太后,宋婉思。

    百目和她也有關系?

    看著花枝皺眉沉思,陳念出聲打斷她的思緒,“我知道的就是這些,本來就是想用這些事情和王爺做個交易的,現在都告訴你了,你便將這些轉告給王爺吧。”

    花枝點了點頭。

    陳念站起身,走到門口時又停下來,轉頭看著花枝說道:“關于這個毒藥的事情,無論百目還是夏禾,一旦我離開這個王府,他們一定都會離開除掉我,所以我才會無論如何都要留在這里的。”

    花枝猶豫片刻后,認真的說道:“放心,王爺絕對不會趕你走的。”

    陳念輕笑,然后轉身走了出去。

    花枝在屋內捋了捋思緒,然后覺得這件事顧長夜越早知道越好,便立刻站起身,走出屋子。

    可沒想剛走出正院,正好和子俏撞上。

    花枝步子走得急,子俏迎面走來時,她沒來得及停下步子,便將她手中端的果盤撞得散落一地。

    子俏看起來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然也不會躲不開花枝。

    雖然和子俏關系不好,但畢竟是自己先撞上去,花枝便不好意思的急忙蹲下身,幫她收拾起來。

    “對不起,我沒能停住腳。”

    花枝說完,本以為子俏會同往常一樣刻薄的說她,可等了半天,也沒等到子俏的聲音。

    她這才奇怪的抬起頭,發現子俏正傻站在那里看著她,眸子深處似乎隱隱滾動著恐懼。

    花枝有些奇怪的問道:“子俏?你怎么了?”

    她的話音一落下,子俏忽然捂住耳朵失神的嘟囔起來。

    “不是我!不是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