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78章 糖果子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8章 糖果子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不是我!不是我!”

    子俏嘴里不停的嘟囔著,腳步也踉蹌的向后退著。

    花枝奇怪的站起身,“你怎么了?什么不是你?”

    她的話音剛落下,子俏便飛快的轉身,像是逃命般跑了開。

    子俏的反應實在奇怪,讓花枝隱隱覺得,子俏似乎知道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半晌,花枝低頭看著地上的狼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將地面收拾好后,花枝才往顧長夜的書房走去。

    顧長夜上午入了宮,眼下這個時辰應該已經回來了。

    走到書房前,她剛準備敲門,書房的門倏然被人拉開。

    花枝沒有半點防備,看著面前的顧長夜一時愣住。

    顧長夜同樣沒想到她站在門口,眼底也有一瞬愣住,不過很快他便回過神,聲音低沉磁性的開口問道:“什么事?”

    “我......”看見他,花枝的腦中亂了一陣,半晌才重新整理好思緒,說道:“王爺,剛剛陳念和我說一些重要的事情,是關于百目的。”

    聽到百目二字,顧長夜的神色微微緊繃起來。

    “進來。”

    花枝跟在顧長夜的身后走進書房,顧長夜在書桌前坐下,而花枝在她身旁站定。

    她同過去沒什么變化,依然是一副拘謹,卑微的模樣。

    顧長夜的眉心皺了一皺,然后視線落在桌子上一個銀質的小盒子上。

    花枝并沒有注意到顧長夜的神情,自顧自的在一旁,將今日從陳念那里得知的所有事情講了一遍。

    講完之后,她以為顧長夜會說什么,可是屋內卻是一陣沉默。

    花枝有些奇怪的顧長夜,這才發現他正看著桌面,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認真聽她剛才說的那些。

    她試探性的喚道:“王爺?”

    “他說你身上的毒怎么樣了?”顧長夜突然出聲問道。

    花枝呆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唇角邊露出一個清淺的笑。

    他是在關心她嗎?

    花枝心底一陣暖意,連聲音里都夾著歡喜,“毒已經祛除了,我我已經沒關系了。”

    聽出她聲音里的歡喜,顧長夜的視線微微一動,落在花枝的臉上。

    “喜歡吃糖嗎?”他又忽然問道。

    花枝愣住,不知道他為何忽然這樣問。

    “過來。”似是覺得她站的有些遠,顧長夜輕聲說道,帶著一點哄的味道,“靠近一些。”

    花枝的指尖微微一動,然后抬腳向他邁近一步。

    顧長夜一把將她扯到自己的腿上坐下。

    這樣的姿勢,之前花枝已經經歷過一次了,可是現在花枝還是有些不適應。

    但是她并沒有掙扎,她知道顧長夜的性子,上次她也沒能掙脫,眼下掙扎也是徒勞,只好紅著臉有些慌亂的看著顧長夜。

    “王,王爺,萬一被沈小姐看到就不好了?”

    上一次就差一點被沈憐撞見。

    這間書房也就只有沈憐可以隨意出入,所以花枝并不擔心別人,就擔心沈憐隨時會推門進來。

    “你怕被她撞見?”顧長夜微微挑起自己俊秀的眉。

    花枝的臉頰更紅了一些,這種羞澀讓她覺得有些難為情,便將臉轉到一旁。

    她倒不是只怕被沈憐撞見,而是被任何人一個人撞見,都會讓她覺得不好意思。

    顧長夜看著她染上緋紅的耳根,心頭的酥麻漸起。

    他伸手打開桌面上的小盒子,里面裝著幾顆油紙包著的糖果子,是今日他從皇宮中帶回來的。

    顧長夜并不是多么愛吃糖的人,只是今日皇上讓他嘗了一顆,覺得味道還不錯,便突然想拿回來一些。

    他從中拿起一顆,快速的剝開,也不再去問花枝,便將糖果子放在花枝的唇邊,不給花枝半點反應的機會,就將糖果子塞進了花枝的口中。

    花枝微怔一下,片刻后眼睛亮起點點光芒。

    “好甜啊!王爺這是什么?”花枝看向他,有些驚奇的問道。

    看著她臉上的笑容,顧長夜的唇角也不動聲色的揚起,“這是糖果子,皇宮里做甜食的廚子做的。”

    這糖果子是硬的,花枝便下意識的用舌尖將它頂在腮上,覺得有些好玩,將右面的臉頰弄的圓鼓鼓的。

    那模樣就像一只倉鼠。

    顧長夜眼底的深色漸漸淡去,看著花枝現在的這副模樣心情大好。

    不過只是一瞬,花枝臉上又露出苦色。

    “王爺,我錯了,我不該吃沈小姐的東西......”

    顧長夜眉頭皺起,片刻后聲音隱隱有些不悅的說道:“誰說這是給她的?”

    “那這是給誰的?王爺要自己吃嗎?”花枝傻乎乎的問道。

    顧長夜沉默的看了她半晌,然后才沉聲說道:“給你的。”

    花枝一愣。

    顧長夜的聲音在腦海中盤旋許久,她才慢慢回過神來。

    “謝謝王爺。”她垂下眼眸,輕聲說道。

    花枝這樣輕軟著嗓子說話時的模樣,總是格外乖巧。

    這讓顧長夜想起,剛把花枝帶回王府的那段時日,她的個子很小,站在下人堆里總是讓人找不到身影。

    可是每當他交到她的名字時,小小的她總是歡喜的從最后面,艱難的擠到最前面,然后就是這般垂眸輕聲的回應他。

    那時他是什么反應來著?

    顧長夜認真的回想了一下。

    好像每一次他都表現得很嫌惡,冷聲說完惡毒的話再將她趕回去,每一次她都強忍著眼淚失落的回到原位。

    可是下一次當他再叫起她時,她還是那樣歡喜的回應。

    當這些記憶回想起時,顧長夜的心底一陣刺痛。

    如果換成別人,光是他說的那些話,做過的那些事,便足矣讓他的那些恩情勾銷殆盡了,可是花枝還是傻傻的相信著他。

    顧長夜抱著她的手又緊了幾分。

    感覺到顧長夜的動作,花枝看向他,“王爺,您怎么了?”

    顧長夜眼底的光暗了暗,不過轉瞬恢復正常,淡聲問道:“喜歡嗎?”

    花枝想了想,唇齒間的甜意絲絲流進喉間。

    她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糖,而且這又是顧長夜送給她的,想到這些臉上的笑容便更開心了些。

    “喜歡!”花枝笑著說道,眼底的光芒越發明亮,讓看的人挪不開眼。

    顧長夜的心失控的多跳了幾下。

    這個笑,已經很接近之前她在花雨之中的那個笑容了。

    這才是花枝這個年紀該有的笑容。

    顧長夜緩緩合上眼,想收整心底的情緒,卻發現這種感覺根本不由他所控。

    他只好睜開眼,看著花枝,半晌一字一句的問她。

    “既然喜歡,你不會只有一句謝謝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