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0章 出行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0章 出行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六日后,大嶼山附近方圓十里,被皇家禁衛包圍,皇上同赫然特使前往秋獵。

    因為是天子出行,為了安全著想,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員一同前去,各位大臣不允許攜帶家眷與隨從。

    但顧長夜是個列外,有了皇上特許,沈憐和花枝可以隨行。

    一路上有皇宮的太監宮女侍奉,倒也不用帶婢女,但是沈憐非要帶著子俏,這請求也不算什么,顧長夜便隨著她了。

    而花枝這次也不是以婢女身份隨行。

    因為上次洗塵宴的事請,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是顧長夜的通房,一路上宮女們都姑娘長姑娘短的伺候著,花枝有些不適應,可顧長夜什么都沒有說,她說不用宮女們也不聽,便只好隨她們去了。

    出了都城到大嶼山需要半天的路程,秋獵一行隊伍浩浩蕩蕩,顧長夜和沈憐的馬車就緊跟在皇上的馬車后面。

    正常來說花枝和沈憐同為女眷,應該乘一輛馬車的,她本來還在暗暗擔心和沈憐一輛車,這一路上會不會發生什么事情,但好在臨行前顧長夜將她叫了過去,最后花枝坐的是顧長夜那輛馬車。

    花枝是第一次看見這么龐大的隊伍,上一次在城門前迎接赫然特使的情景她也沒能去看,這次能看見皇家軍隊,心底忍不住有些小小的激動。

    她揪著裙擺想要撩起馬車的簾子向外看看,可有怕顧長夜不許,便只能忍耐著。

    而顧長夜早就注意她的神情,也猜出她想要做什么,但是依然裝作專心看書的模樣,等著花枝先開口。

    等了許久也不見她開口,最后還是顧長夜先按奈不住放下了手中的書。

    他看著花枝動了動唇瓣,轉念一想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回肚中,自己微微側身,將車窗上的簾子撩起點縫隙向外看去。

    “今日的天氣倒是不錯。”他聲音淡淡地說道。

    花枝微微動了一下手指,沉默不語。

    見她不言語,顧長夜繼續悠悠說道:“城外的樹葉比城內的落得晚,眼下這路兩邊的樹葉還是金黃的......”

    聽著顧長夜說的,花枝的心微微一動,更加想看看外面的情景。

    她皺著一張小臉低下頭,忍耐又忍耐。

    顧長夜的視線悄悄落在她身上,最后不動聲色的吐出一口心底憋悶的氣。

    若是等她開口,怕是要等到大嶼山了。

    “你不想看看?”

    聽到顧長夜聲音,花枝緩緩抬起頭,目光里滿是試探的問他可以嗎。

    顧長夜說道:“隨你。”

    一句隨你讓花枝的臉微微一紅,然后身子有些緩慢側去,剛準備掀起簾子時,顧長夜又開口說道:“我這邊的風景更好,過來。”

    花枝怔了一下,但最后還是乖巧的挪去了顧長夜那一側,在他身側坐下。

    顧長夜的手臂還搭在車窗上,正好是將她半圈在懷中的各姿勢。

    花枝看著車窗上他修長卻骨節分明的手,呆愣半晌,然后才緩緩抬手先開簾子。

    馬車行駛的道路兩旁,是整齊的數目,一樹金黃的葉子,隨著秋風一吹,便洋洋灑灑的落了一地。

    和顧長夜說的一樣,今日的天氣不錯,陽光剛好,帶著些許秋日的暖意鋪灑下來,微風拂面又是一陣涼爽。

    看著窗外的景色,花枝的眼睛輕輕彎起,不由自主的感嘆,“真美。”

    而顧長夜則從始至終的看著她的側臉,唇角也不受控制的輕輕揚起。

    花枝沒有注意到顧長夜的目光,趴在車窗上看著外面的景色,感覺頭發被吹起的心感覺很舒服。

    忽然花枝感到一陣寒意。

    這種寒意并不是因為秋日的冷,而是某人在暗中不懷好意的窺探帶來的。

    花枝下意識的轉動視線,正好落在和顧長夜的馬車齊頭并進的車上。

    在她視線看過去時,那邊的簾子剛好放下。

    花枝確定那陣寒意就是從那邊傳來的,但她沒能看清坐在馬車里的是何人。

    她連忙放下簾子,將頭縮回車內。

    見她突然不看了,顧長夜開口問道:“不想看了?”

    花枝輕輕點了點頭。

    她的神色有些不正常,顧長夜立刻看出端倪,“怎么了?”

    花枝猶豫著要不要說這件事情,但又怕是自己的錯覺,思忖片刻后,花枝抬頭看向顧長夜問道:“王爺,和我們并排的那輛馬車是誰的?”

    聽花枝問起旁邊的馬車,顧長夜的眸色微微一沉。

    沉默半晌后,他幽幽回答:“夏禾。”

    聽到這個名字,花枝并不覺得驚訝,事實上剛才花枝就隱隱猜到那輛車是夏禾的。

    畢竟整個蜀國,敢和顧長夜齊頭并進的人也就只有夏禾了吧。

    “怎么了?”顧長夜出聲問道。

    花枝輕輕咬了一下下唇,在心底掙扎了一下。

    “王爺,之前夏禾和我說過......”花枝有些猶豫的說道:“......他說,她和我的父母是好朋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

    顧長夜的臉色緊繃起來。

    夏禾同花枝說這話的時候,顧長夜并沒有聽見,今日才知曉,這讓感覺有些不悅。

    花枝抬頭用詢問的視線看向他,“我能感覺到王爺是認識我的父母的,您能告訴我夏禾說的是真的嗎?他和我的父母真的是好朋友嗎?”

    “為什么想知道這些?”

    涉及到溫云歌和夏禾,顧長夜的聲音陡然冷下來。

    花枝早就料到自己這么問或許會惹的他惱火,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問了。

    因為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她的家為什么會遭遇那些事情。

    “因為我知道夏禾是壞人,如果夏禾和我的父母是好朋友,那是不是他們也是壞人?當年是不是他們做了什么壞事,所以我們家才會遭遇那些事情?”

    顧長夜冷聲打斷她的話,“這些事情不知道也罷。”

    花枝一愣。

    過去她便感覺到顧長夜很反感她提起父母的事情,后來她顧長夜又似乎在隱瞞什么,她也隱隱感覺和她家里的事情有關。

    可這些都是她的感覺,她沒有證據去確認,也不敢向顧長夜確認。

    她害怕一旦向顧長夜確認了某些事情,就會失去她如今僅剩下的全部。

    花枝垂眸,將心底的疑問強行壓了下去。

    看她那副失落的模樣,顧長夜合眼斂去眼底的陰沉,良久重新睜開眼,淡聲開口。

    “眼下這樣挺好的,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問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