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1章 接觸沈憐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1章 接觸沈憐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顧長夜的話,花枝輕輕點頭。

    她認同顧長夜的話,眼下她覺得很好,關于過去全部是難過的記憶,或許不再追問于她便是最好的。

    而另一邊剛剛窺探完花枝的夏禾,坐在馬車中忍不住輕笑起來。

    “小丫頭跟在顧長夜身邊那么久,倒是學的聽機警嘛!”

    馬車內,坐在他對面的他的貼身侍衛,“主人,那個江塵子還在顧長夜的手中,我們要不要今晚就動手把人救出來?”

    “不急。”夏禾笑著搖手,說道:“等到秋獵最后一日再動手,若是今日就動手,驚著了顧長夜那尊大佛,在帶著小姑娘回去了,那可不行。”

    侍衛道:“主人是想對那個阿奴動手了?”

    夏禾視線閃過寒光,“蠢材,那個阿奴不過是一個玩具,接觸她有什么用。”

    侍衛:“那主人的意思是?”

    夏禾再次掀起車窗的簾子,但這次視線卻落在顧長夜馬車的后面。

    “明日叫人把沈小姐請出來,我想同她聊聊。”

    侍衛連忙拱手應道:“是。”

    夏禾放下簾子,將雙腳悠閑地搭在小矮凳上,有些失落的說道:“今日的天氣當真是好,只可惜婉思不來,這秋獵也就變得無趣了。”

    “聽聞太后身體抱恙,等將江塵子救出來后,讓她為太后開一副延年益壽的方子吧。”侍衛在一旁說道。

    夏禾冷哼一聲,“那個江塵子就是個騙子,他開的方子你也信?蠢貨!”

    侍衛立刻低頭,一副知錯的模樣。

    夏禾微瞇起狐貍眼,幽幽說道:“當年那副毒藥全靠陳德那老頭完成了一半,若不是那老頭后來不肯做了,顧長錦那小子也不會在皇位上死撐了這么多年,還有后來的陳念,也是個蠢材,根本無法完成那個毒,最后是江塵子的徒弟,用他們老家的法子,完成了當今世間無人能解之毒。”

    提到陳念,侍衛急忙說道:“那這次我們要不要將陳念一起帶出來?”

    夏禾沉吟片刻后,說道:“不用帶出來了,那家伙已經沒用了,直接做掉。”

    “是。”

    “還有,明日秋獵時,再派幾個人去搜搜赫然的隊伍,看能不能找到兵器圖。”

    “是。”

    交代完這些,夏禾心情漸漸愉悅起來。

    一想到集齊兵器圖,造出那把舉世無雙的弩箭,他便能掌握一個最強的弩箭隊,然后等著顧長錦一死,將顧長夜也暗中除掉后,便能扶著年僅七歲的小皇子登上皇位,而他的隊伍將是宋婉思和小皇子強有力的后盾。

    到時,沒有敢分開他們二人......

    夏禾懷揣著自己的心思時,赫然一行人也在商量著接近沈憐的計劃。

    藥格羅不習慣坐馬車,便在馬車內扭來扭去,沒有片刻消停的。

    馬車的最里面,是趴在地上睡覺的勃律。

    阿史那云向車外看了一眼,然后放下簾子收回視線。

    藥格羅一邊扭著身子,一邊說道:“沒想到顧長夜會帶著那兩個小姑娘一起,還真是悠閑啊。”

    阿史那云輕笑,“我看他不是悠閑吧,只是覺得把人放在自己身邊更安全而已。”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藥格羅問道。

    阿史那云合上眼,像是小憩一般沉默半晌,然后倏然睜開眼,視線如狼一般鋒利。

    “這次是和沈憐接觸的好機會,明日入夜,我們就行動。”

    藥格羅倒是有些猶豫,“特勤......我看那個叫沈憐的小丫頭心眼也挺多的,她會老實聽我們的嗎?”

    對于沈憐心眼多這件事,阿史那云布不置可否,慢悠悠的說道:“第一我們不會傷害她,如果她肯合作自然是好的,如果不肯合作,我也不介意堵上她的嘴。”

    藥格羅有些驚訝,“特勤是要殺了她?”

    阿史那云被他的話逗笑,“她是阮靈的女兒,我怎么會那么做?只不過是將她強行帶回赫然而已。”

    “帶回赫然?!”藥格羅比剛剛還要震驚,“特勤帶她回去做什么?”

    阿是那云的視線低垂,“當年沈家慘遭滅門,我回到都城時,本來就是想將她的小女兒帶走照顧,卻晚了一步,如今看到她癡迷那個顧長夜,我不想看她深陷在王府那個泥沼之中,帶她回赫然或許是最好的結果。”

    藥格羅張了張嘴,想要制止他這么做,可是看到他的眼睛時,又慢慢將話咽回肚中。

    阿史那云決定的事情,沒人能阻攔。

    “隨便吧!”藥格羅破罐子破摔般的一拍大腿,“特勤您連那么寶貴的兵器圖,都不肯拿出來獻給王,誰又能攔住你帶個蜀國的丫頭回去呢。”

    阿史那云知道,藥格羅一直埋怨他不肯將兵器圖獻出的事情,視線微轉輕笑一聲,“藥格羅,只有那張兵器圖不可以拿出來亂用的。”

    藥格羅用力搖頭,“我一個粗人,完全不懂特勤的意思,兵器圖不就是用來制作武器打仗用的嗎?”

    “不。”阿史那云的神情倏然嚴肅下來,“那張兵器圖誕生的初衷不是殺戮。”

    見阿史那云嚴肅起來,藥格羅撇了撇嘴,涼涼的說道:“兵器不殺人那還叫兵器嗎?”

    阿史那云垂眸,耳邊響起阮靈的笑聲。

    “你叫阿史那云?是赫然人?”

    “嗯......為什么救我?”

    “你是壞人嗎?來蜀國是要做壞事嗎?”

    “不,我只是......在躲避追殺。”

    “既然不是壞人,我就不能見死不救。”

    阿史那云睜開眼,從唇瓣間緩緩吐出一口氣。

    他從沒有見過阮靈那樣的女子,善良正直的不像是凡間的女子。

    “那把弩箭的誕生,是為了......”他抬頭看向藥格羅,開口回答了他之前的問題。

    “守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