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3章 咄咄逼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3章 咄咄逼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聽到小宮女的喊聲,花枝下意識的扭頭看一眼身后,蝴蝶樣式的風箏正好掛在一顆高大的楓樹樹頂上。

    大嶼山的秋季似乎比其他的地方要遲一些,這里的樹木還很繁茂,滿樹火紅的楓葉,美的不似凡間之景。

    花枝只是在心中感嘆了一下楓葉的美麗,并沒有多想便準備繼續抬腳向前走去。

    “喂!大膽奴才!沒看見本郡主的風箏落在樹上了嗎?!不上去拿下來,你準備去哪里?!”

    花枝被喊聲叫停腳步,轉頭看見那幫姑娘朝自己小跑過來。

    “就是你!竟敢無視本郡主?!”身穿鵝黃色長裙的少女厲聲說道。

    一開始花枝并不確定她在喊誰,眼下看著對方指著自己鼻子,這才確定少女喊得奴才是自己。

    一旁的小宮女也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說道:“這位是怡郡王之女,慧琳郡主,你怎敢無禮?!”

    花枝愣怔一下,然后急忙垂下頭欠身說道:“奴才見過郡主。”

    她是真的不知道這位是郡主,也沒聽說秋獵有哪位郡主會跟著,但眼下知道了,眼前這位身份尊貴自然是不敢怠慢。

    花枝已經將自己壓倒最卑微的模樣,就是怕惹惱面前這位郡主,可似乎還是不能讓對方滿意。

    “就這樣?”慧琳冷哼一聲,“跪下!”

    花枝眨了眨眼睛愣住,沒等她反應過來,笑宮女已經走上前,一腳踢在她膝蓋回彎的地方,花枝便雙膝跪在了地上。

    看著她跪下,慧琳冷笑起來,“你是什么人?怎么沒穿宮女的衣裳?”

    一直站在慧琳身后的沈憐這才開口解釋道:“回郡主,她名叫阿奴,是我小叔叔的人。”

    一聽到是沈憐的小叔叔,慧琳的臉色微微一變。

    沈憐的唇角暗暗勾起一抹陰險的笑,補上一句,“......是我小叔叔的通房。”

    聽到通房二字,慧琳臉色又轉變回剛才高傲的模樣,“原來就是一個下賤的通房,還敢在本郡主面前無禮。”

    花枝只感覺禍從天降,哭笑不得。

    她都已經刻意和她們避開,可她們還是自己主動找了上來。

    “奴婢知錯了。”花枝連忙低頭認錯。

    這種情況花枝遇見的多了,自然知道此時除了認錯,說旁的只會越加激怒對方。

    聽到花枝甚是柔軟的認錯,慧琳只覺得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半點不解氣,心里的一股火還是憋著。

    她抬頭看了一眼掛在樹頂的風箏,冷哼一聲,“你,給我上去把風箏拿下來。”

    花枝抬起頭看了一眼那棵楓樹,略有些猶豫。

    倒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因為那棵楓樹差不多有三人高,又沒有梯子,她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爬到最上面。

    “郡主,奴婢去拿個梯子......”

    慧琳打斷她說了一半的話,不悅的說道:“我讓你現在!馬上!就去把風箏拿下來!”

    花枝低頭微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

    這個慧琳明顯一副世家大小姐的脾氣,此時就是在故意刁難她。

    那個怡郡王花枝倒是從路嬤嬤那里聽說過,先皇在世時,各皇子爭奪皇位,怡郡王一直是顧長夜那時最大的敵手,而因為巫蠱案的事情,也十分厭惡顧長夜。

    可后來新皇登基,怡郡王便挑了閑散王位,遠離了都城,不再過問朝政之事。

    但是這不代表怡郡王接受了顧長夜。

    想來這位慧琳郡主想要刁難她,可能也有一部分這個原因。

    顧長夜是她父親最討厭的人,而花枝是顧長夜的通房,一個下賤的身份,任人踩賤,她自然是要好好拿捏一下。

    花枝長呼出一口氣后,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慧琳想要風箏,她便去拿就是了,拿下來了她便也沒旁的法子再找茬了。

    這么想著,花枝站起身,走到樹下試著往上攀爬。

    這棵楓樹很粗壯,花枝倒是爬的并不費力,很快便爬到有樹杈的位置,一只腳踏上去,之后再往上爬便能省力不少。

    “你快點!不要磨磨蹭蹭的!”樹下慧琳不滿的喊道。

    花枝低頭看了一眼她們,然后繼續向上爬去。

    有時秋楓拂過,樹杈便會跟著搖晃幾下,花枝的心便也跟著一起晃動,手心漫出一層冷汗。

    沒一會兒她便爬到了樹頂,蝴蝶風箏就斜插在楓葉之間。

    花枝連忙摘下來,然后趴在樹頂犯起愁來。

    于她來說向上爬并不難,難的是怎么下去。

    之前在花園中被藏獒追的時候,花枝也是很輕松的爬上了樹,但是到下去的時候,她就有些膽戰心驚了。

    看見她趴在樹頂不動了,慧琳又開始喊道:“你磨蹭什么呢?!再不下來,我就叫人砍了這棵樹!”

    花枝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這才小心翼翼的向下爬。

    爬下兩個樹杈時,花枝腰間的囊袋忽然被一旁的小杈枝刮住,她有些著急,稍稍一用力,那囊袋的繩子便斷了開,掉落到樹下。

    “這是什么啊?”

    樹下傳來慧琳的聲音,花枝心里頓時焦急起來。

    那囊袋里裝的是顧長夜前幾日給她的糖果子,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戴在身上,當做寶貝一樣的護著。

    一想到那個囊袋此刻落在了慧琳手中,花枝心中一急,手上一滑,人頓時從上面摔了下去。

    渾身像是要散架一般的疼,但因為地面都是將枯未枯的草,倒也沒有花枝想想中的那么疼。

    她便連忙起身,也顧不上手背上劃出的傷口,連忙將手中的風箏遞給慧琳,“郡主,這是您的風箏,那是我的囊袋,能還給我嗎?”

    “你?”慧琳瞪著眼看著花枝。

    花枝立刻意識到,她們二人身份的差距,“是......是奴婢的。”

    “哼!你還好意思要?你把本郡主的風箏都弄破了!”慧琳生氣的大喊道。

    花枝低頭看去,風箏上確實有幾道長長的裂口,應是她摔下來時被樹枝刮的。

    風箏的確壞了,花枝無從爭辯,垂頭說道:“是奴婢笨手笨腳將郡主的風箏弄壞了,郡主若不嫌棄,奴婢可以再為您做一個。”

    慧琳冷笑,“你那臟手做出來的東西,是想惡心死我嗎?!”

    花枝只好換了個法子,“那郡主罰奴婢吧。”

    慧琳道:“自然是要罰。”

    她的話音剛落,花枝便抬頭,神情十分嚴肅的看著她。

    “郡主想怎樣罰都可以,但是請把囊袋還給奴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