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6章 軟柿子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6章 軟柿子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藥格羅對這兩個女子都不太感興趣,便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怎樣?她要和特勤走嗎?”

    “被拒絕了。”

    阿史那云回答的語氣甚是從容,不像是被人拒絕的感覺。

    倒是藥格羅有些吃驚,“我以為那姑娘會立刻答應,特勤沒告訴她為您效力,金銀財寶,吃喝穿戴一個都不會少,還會幫她擺脫那個狗屁奴才身份嗎?”

    阿史那云走到椅子上坐下,悠悠說道:“一個都沒說。”

    藥格羅用力一拍大腿,“這就對了!蜀國人的性子特勤又不是不知道,沒有更好的利益可言,那小姑娘怎么可能放開眼前的利益,下次特勤一定把這些好處告訴給她,她才會......”

    不等藥格羅說完,阿史那云笑著搖頭打斷他,“說了也沒用,她是不會為了這些東西和我們走的。”

    “怎么可能?”藥格羅完全不信的樣子。

    阿史那云說道:“我今日又瞧見了那個眼神,便知道她絕對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帶走的人。”

    藥格羅有些疑惑,“什么眼神?”

    阿史那云微瞇起眼睛,停頓片刻后,試著用言語形容出來,花枝那雙眼睛里包含的東西。

    “在柔麗時,我問她怕死嗎,那個小丫頭分明就是在害怕,可還是咬牙說不怕,眼底包含著就算死也不回頭的決心,今日那個小郡主刁難她,她一再的退讓,可當那個小郡主觸碰她的囊袋時,她的眼神便瞬間變了。”

    藥格羅有些云里霧里,依然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他接著說道:“她是那種認準一件事情,就絕不回頭的性子,如今她認準了顧長夜,任多少金銀財寶,恐怕她都不肯離開這里。”

    藥格羅夸張的‘誒’了一聲,說道:“就是硬骨頭唄!我們赫然的勇士,哪個不是硬骨頭,這有什么稀奇的。”

    阿史那云沒有繼續向他解釋這件事。

    藥格羅不明白,花枝眼里裝的不僅是硬骨頭那么簡單的東西,還有一份執著。

    這份執著,和沈憐眼里裝的嫉妒和貪心不同,是最干凈純粹的一種想法,就算不做絲毫掩蓋擺在眾人面前,也十分坦蕩的執著。

    這樣干凈純粹的眼睛,他只在一個人身上看到過。

    可偏偏叫阿奴的小丫頭不是那個人的孩子,反而沈憐才是他要將東西交還之人。

    阿史那云下意識的摸了摸懷中的兵器圖,眉頭微微一皺。

    他開始有些猶豫,找回這些東西后,要不要交還回去......

    ......

    樹林之中,黑色的駿馬緩緩停下步伐,馬背上的人將手中的弓拉滿,瞄著不遠處的微微顫動的草叢,然后倏然松手,弓箭便帶著疾風飛速射向草叢里。

    “許久未見你使用弓箭,你反倒長進了許多。”顧長錦笑著乘馬停在顧長夜身邊。

    顧長夜微微垂眸,恭敬的回道:“皇上過獎了。”

    顧長錦笑著打趣他故作謙虛,便看見一旁的小太監從遠處的草叢中,提著一只野兔小跑回來。

    箭頭剛好插在兔子的后腿上,就連力度都把握的剛好,箭頭并沒有沒入皮肉太深。

    “這山上就屬野兔子最多,一個個還都機靈的很,有點風吹草動就會逃跑,各處都是兔子打的洞。”顧長錦說道。

    顧長夜的視線落在太監手里提著的兔子,默聲片刻后,緩緩開口:“所以說狡兔三窟。”

    顧長錦隨著他話輕笑,輕踢了一下馬肚子慢悠悠的向前走去,顧長夜也緊跟上去,直到身后的小太監拎著兔子不見了人影,顧長錦才又開口說話,“長夜,那張圖只能暗地里爭,不能明面上搶,我們內亂未平,若是同赫然撕破臉,于蜀國十分不利。”

    “是,臣弟明白。”顧長夜沉聲應道。

    前幾日他已經將兵器圖的事情告訴了顧長錦,知道這件事后,顧長錦身上的壓力似乎更大了一些。

    密林之上盤旋著幾只大雁,鳴叫的聲音在林間回響。

    顧長錦一邊抬頭看去,一邊說道:“那么重要的東西,絕對不能落在別人的手中,雖然現在我們同赫然維持著表面上的平和,但若真的有一方量產出那個武器,這種平和便會立刻被打斷。”

    “如果這平和的線終要被剪斷,朕希望操控剪刀的手是蜀國。”

    說完這些,顧長錦從箭筒抽出一根箭搭在弓上,瞄準遠處的大雁。

    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蹙。

    眼看著那把箭要飛出去的時候,一名禁衛小跑了過來。

    “卑職參見皇上,恭親王殿下。”

    顧長錦便將手中的弓箭放下來,看著禁衛問道:“怎么了?”

    “回皇上,剛剛營帳那邊,慧琳郡主和王爺帶來的阿奴姑娘發生了爭執......”

    聽到禁衛的話,顧長夜皺眉看向他。

    禁衛背脊一涼,縮了縮脖子,連忙說道:“郡主向來喜歡小打小鬧,卑職也不知道該不該攔著,不過剛剛赫然的特使走過去,郡主便帶著人離開了。”

    顧長夜眸光微冷。

    他倒是把那個和他爹一模一樣,欺軟怕硬的小郡主給忘記了。

    一旁的顧長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說道:“慧琳的脾氣還是半點未改,今日朕聽說她和沈小姐相處得還算好,還以為她沒有受她那個沒腦子的爹熏陶,沒想到是等著撿你那里的軟柿子捏呢。”

    說完,顧長錦輕笑兩聲。

    這話落進顧長夜的耳里,讓他隱隱有些不舒服。

    他那里的軟柿子,可不是用來給別人捏的。

    看到顧長夜臉上的陰沉之氣,顧長錦將聲音壓低了幾分說道:“慧琳的脾氣的確有些惡劣,教訓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是要注意分寸。”

    顧長夜回答:“臣弟還沒有下作到同一個小丫頭過不去。”

    “所以,你打算任由她欺負阿奴了?”顧長錦笑著問道。

    他沉聲片刻后,輕揚唇角。

    “她們的事,就讓她們自己解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