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7章 騎射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7章 騎射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抱著雙膝坐在營帳旁的草地上,一手托腮看著天邊燒的火紅的云彩,等著顧長夜回來。

    大概是因為在山頂的緣故,今日的落日看起來格外的近。

    山頂的風越漸大起來,花枝隱隱覺得有些涼意,可還是不想進營帳里面。

    顧長夜隔著很遠,就看見營帳旁縮成一小團的的花枝。

    他抬腳向她一步步走去。

    花枝微微垂著眼簾,緋紅的落日余暉鋪灑在她的睫毛上,直到一個身影擋在她身前,將她攏在影子之中。

    他緩緩抬起頭,看見是顧長夜時眼睛微微一亮。

    “在這里做什么?”他聲音很輕的問道。

    花枝連忙從地上站起身,“我在等您。”

    說完,她的唇角漾起笑容。

    若不是她手背上還留著下午從樹上掉落時,被樹枝劃出的幾道紅痕,怕是根本看不出來她下午剛被慧琳欺負過的模樣。

    他淡淡的說道:“你倒是還笑的出來。”

    花枝微怔,看著顧長夜拉起她的手,濃墨重染的眉輕輕蹙起。

    “你爬樹的本事倒是見長,怎么偏偏學不會如何平穩落地?”

    花枝這才明了,下午的事情顧長夜應該是都知道了。

    她有些失落的垂眸,語氣里有些自責,“我又給王爺添麻煩了。”

    “是麻煩。”顧長夜伸手從懷中拿出一瓶藥膏,用指尖輕輕帶一點膏體涂抹在花枝的手背上,“我向來不喜歡處理這種小麻煩。”

    花枝聽見這話,便更加喪氣起來,低低的‘嗯’了一聲。

    顧長夜微抬視線,看著她沮喪的模樣,手上的動作放的更輕了些。

    “所以,你打算怎么辦?”他開口問道。

    花枝有些疑惑地抬起頭,聲音弱弱的說道:“明日起我會好好呆在營帳內不出去的。”

    顧長夜挑了一下眉梢,“躲起來就不會惹麻煩了。”

    花枝一陣沉默。

    麻煩這東西,不是躲起來就能避過去的,花枝最是清楚不過,她長這么大,一直都小心翼翼的躲著各種麻煩,可是麻煩還是會自己找上門。

    躲是躲不掉的。

    “若想讓別人不來找麻煩,就要讓他們知道找你麻煩,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之后他們自然會避著你。”顧長夜幽幽說道。

    藥膏涂好后,顧長夜將其收好,視線緩緩落在花枝的臉上,“明日眾大臣會進入后山進行秋獵賽,皇上特意將東側的樹林辟出一塊地方,給你們幾個小姑娘騎射玩。”

    花枝才知道這件事,吃驚地問道:“我也可以去嗎?”

    “不然你以為,我帶你來是讓您暖床?”

    聽到顧長夜的反問,花枝的臉頰驟然一燙,可是說這話的顧長夜卻面色十分淡然。

    “你覺得,明日我不在,慧琳會放過你?”顧長夜的聲音陡然沉下去不少。

    花枝明白顧長夜的意思,明日大部分人都會在后山進行秋獵賽,剩下她們幾個姑娘,慧琳也不用再顧忌旁人的看法,只怕會比今日更加過分。

    “我會盡量避開她們的。”花枝十分認真地說道,暗暗下決心絕不給顧長夜添麻煩。

    顧長夜沉聲問道:“避不開怎么辦?”

    花枝愣住。

    若是避不開,怕是還會像今日這樣,被慧琳身邊的小宮女們按在地上欺負。

    看著她半晌不言語,顧長夜忽然俯身,走到她耳邊,壓低聲音說道:“不用避她,若是她來招惹你,你還回去就是了。”

    花枝有些驚訝地看向他。

    這話換做別人同她說,她半點不會覺得吃驚,可顧長夜從來不會叫她反擊。

    見花枝呆怔的模樣,顧長夜抬手在她額間輕彈一下,“明日你們都會拿著弓箭,誰來招惹你,你便拿箭瞄著誰,你覺得還有人敢來欺負你。”

    花枝瞪著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他,半晌才回過神,“可是,這樣......會不會傷到慧琳郡主?我這種身份傷了郡主之軀,怕是......”

    顧長夜鼻尖輕嗅著花枝身上若有若無的香氣,垂下眼眸幽幽說道:“她在我這里沒有那么金貴,傷了便傷了。”

    這話聽起來有些冷漠無情,但卻是顧長夜向來的作風,惹惱他的人,他從來不會手下留情。

    可花枝做不到,她總比別人多幾分心軟。

    顧長夜當然也知道這一點,便補了一句說道:“你也不必擔心會傷了她,兵器署那邊可不敢給你們真的弓箭,真出了什么事情,他們可擔不起,箭頭都被換成了沾著炭粉的棉布團,你便是朝她百發百中,她也不會有事。”

    花枝有些茫然的看著他,不解顧長夜為什么要教她這樣做。

    落日最后的一點余暉慢慢消失,宮女們開始忙碌起晚膳。

    顧長夜卻拉著花枝的手朝營帳外圈走去。

    “王爺要去哪里?”花枝急忙問道。

    顧長夜沒做聲,一直將她拉到營帳外圈。

    在顧長夜的黑馬旁,還有一只棕紅色的的馬,相比顧長夜的馬要矮小了一些,但看起來依然俊秀十足。

    花枝以前住在小破屋時,便經常負責照料馬廄里的那些馬,自然對馬很熟悉。

    顧長夜帶著她在兩匹馬前停下,“明日你便騎這匹馬。”

    “真的嗎?”花枝有些歡喜的向顧長夜看去,不過很快歡喜便落下,“不過,我不會射箭。”

    “學。”顧長夜淡漠的吐出一個字,然后翻身騎上馬背。

    花枝仰頭看著他,許久才明了顧長夜的意思,眼底閃爍著光芒,“王爺的意思是要教我嗎?”

    顧長夜沒有答話,靜靜地看著她。

    她臉上的笑容比從前更加燦爛了一些。

    花枝感覺自己像是做夢一般,歡喜的爬上馬背。

    棕紅小馬很溫順,花枝的手溫柔的摸了摸它,它便輕輕晃了一下腦袋回應。

    弓與箭都掛在馬鞍的側面,花枝只看別人拉弓射箭過,自己卻從沒有碰過這東西,感到甚是新奇。

    她抬頭看向顧長夜時,才發現他的視線似乎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

    “喜歡嗎?”

    顧長夜的聲音忽然響起,花枝沒有多想,便下意識的回答:“喜歡。”

    回答完,她才反應過來,抬起頭向顧長夜看去時,顧長夜已經駕著馬悠悠的向前走去。

    在她抬頭的一瞬間,好像看見顧長夜唇角掛著一抹溫柔淺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