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8章 射燈籠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8章 射燈籠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大嶼山各處都有禁衛把守,入夜之后山林之中依然燈火通明。

    因為花枝的馬術并不好,怕她跟不上,顧長夜不時地勒馬,刻意使其走得很慢,和她并排而行。

    花枝并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而是抓著韁繩,仰頭望著山頂的夜空。

    漫天的星辰閃爍,要比山下看更為浩瀚壯觀。

    顧長夜順著她視線也向天空看去,四周除了風吹過草地的沙沙聲,再聽不到旁的聲音。

    他才意識到靜謐的夜空,是如此的祥和美麗。

    顧長夜的唇角輕輕勾起,聲音清淺的流出,“房日兔。”

    花枝聽到他的聲音,視線轉到他的身上,“王爺會看星象嗎?”

    “懂一些。”顧長夜淡淡的回答。

    花枝若有所思的重新看向夜空。

    她對星象不懂,但也在顧長夜的書房里看過一些關于星象的書,知道房日兔主吉,便笑著說道:“我記得房日兔是房宿的門戶,可免奸佞騷擾。”

    聽到花枝的話,顧長夜聲音里染上一絲笑意,“這也是你在我的書房里看的?”

    花枝的臉頰微微一紅,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顧長夜接著說道:“房宿有八位星官,你說的是東咸與西咸,今夜這位卻是從官。”

    花枝有些不懂,但還是聽得很認真。

    “從官意味著醫者。”

    說完,顧長夜收回視線向花枝看去。

    花枝正有些呆愣的看著他,沒想到顧長夜會看向自己,二人的視線正好相撞。

    那雙向來淡漠、波瀾不驚的眸子,此刻卻在星辰之下染上了一些溫度。

    花枝急忙慌張的錯開視線,本來還沒有褪去紅暈的臉頰變得更加滾燙。

    顧長夜看了一眼四周,覺得位置差不多時,勒馬停下,“就在這里吧。”

    花枝也跟著停下,看見顧長夜伸手從箭筒中抽出一支弓箭,直接抬手瞄準樹杈上掛著的燈籠。

    弓箭呼嘯而出,眨眼間穿透一盞燈籠,連里面的燭火也被這一箭帶的熄滅。

    花枝眼里放出驚艷的光亮。

    “下馬。”

    等她回過神時,顧長夜已經下馬走到她的馬旁。

    花枝急忙點頭,有些笨拙的準備翻身下馬。

    一只腳還沒落地,她便感覺到一雙手搭在她的腰間,直接將她從半空中舉了下來。

    她的身體下意識緊繃起來,轉頭看向顧長夜,可是顧長夜的臉上一片淡然。

    見她看過來,顧長夜沉聲說道:“不要胡思亂想,集中心神。”

    說完,他便將馬鞍旁的弓與箭拿出來,塞進花枝的手中,指著他剛剛射落得燈籠旁的另一盞。

    “今日你的箭能碰到那盞燈籠便可。”

    花枝眨眨眼,聽起來覺得并不難,畢竟他們的位置離著燈籠并不遠。

    但當她學著顧長夜的模樣拉開弓,才發現射箭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若是沒有有力的手臂,根本無法將弓拉滿。

    花枝的拉弓的手微微顫抖,箭頭一直瞄不準,最后手臂沒了力氣,箭自己飛了出去,自然是沒有打中燈籠。

    她下意識地低下頭,“我,我錯了......”

    這些年給她養成的習慣,便是沒有按顧長夜所說的去做,就會本能的低頭道歉。

    顧長夜看著她眉頭輕輕蹙起。

    花枝等著他說些什么,可是半晌都沒能等到他開口說一個字,就在她準備抬頭看過去的時候,顧長夜忽然向她邁出一步,站到她身后,胸膛貼著她的背脊,左手搭在她的手上舉起弓,右手抽出箭拉著她的手搭在弓上。

    這樣貼身教導讓花枝本能的身體繃緊。

    “王,王爺?”她有些不知所措的喚道。

    身后傳來顧長夜低沉的聲音,“如果這一箭能射中,本王有獎賞。”

    花枝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時,顧長夜已經帶著她的手扣住弓弦。

    “虎口推弓,左肩推右肩拉,箭羽靠位下頜。”

    顧長夜一點一點帶著她糾正姿勢,借用了他的臂力,花枝拉弓省了一些力氣,花了更多心思在瞄準上。

    “放慢呼吸,瞄準你的獵物。”悅耳誘人的音節從顧長夜的薄唇中流出,“武器在你手中,你不用瞻前顧后,只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毫不猶豫的......”

    花枝的呼吸放緩,跟著他的聲音,視線落在不遠處的燈籠上,眼底的猶豫慢慢消退。

    “放箭。”

    隨著顧長夜低沉的吐出這兩個字,花枝下意識的松開了勾著弓弦的三指。

    箭頭飛快的穿透燈籠,連帶著里面的燭火,跳動兩下后倏然熄滅。

    花枝看著熄滅的燈籠,有些呆怔的喃喃自語,“我射中了?”

    片刻后,她回過神來,轉身歡喜的看著顧長夜,“我真的射到燈籠了!”

    顧長夜垂著眼眸,沒有言語,只是靜靜地看著她,良久才出聲說道:“所以,獎賞是你的了。”

    花枝微微一愣后,臉上的喜悅一點點落下,“可是王爺,若沒有您,我是無法射中那盞燈籠的,這樣也能被獎賞嗎?”

    “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聽到顧長夜的認可,花枝眼底的歡喜又重新點燃,滿是期待的看著他。

    顧長夜緩緩開口,“從今往后,你每日只可認一次錯。”

    與其說這是給花枝的獎賞,倒不如說是為了讓他自己心里舒服一些。

    盡管現在的花枝,是在王府里被磋磨盡了棱角,可眼下他卻半點見不得她被旁人當做軟柿子捏。

    花枝怔怔的看著他許久,才回過神來,“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顧長夜神情淡漠,視線落在一旁不再注視著她。

    花枝看著他,緩緩抬手按住心口,感覺某中情緒從中已經滿溢出來。

    “王爺。”

    她輕輕喚他,看見他重新看向自己,才開口問道:“我潛入柔麗那次,您知不知道那幫被送進去的美人是官妓?”

    顧長夜的身子微微一僵。

    他很快便猜測到,花枝忽然提起這件事,一定與阿史那云有關。

    看著花枝認真的模樣,顧長夜的眉心皺起。

    二人之間沉默了許久。

    花枝沒有絲毫逃避的目光,讓顧長夜心底升起一股焦躁。

    他不喜歡解釋,可此刻又有一股想要說些什么的沖動。

    可他的唇瓣剛微微一動,便被花枝搶先開了口。

    “王爺不說,我也猜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