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0章 人比人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0章 人比人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秋獵的第二日,后山用紅色的線圈了起來,用作秋獵比賽的范圍。

    所有官員皆可參與,時限為兩個時辰,以捕獲獵物的大小、多少來計算分數,分數高者可以奪得魁首。

    為了區分獵物是何人捕獲,每個人都在自己的箭羽上做了標識。

    花枝看著顧長夜騎上馬背,然后跟在皇上身側帶著眾人進入后山,這才轉身準備回營帳。

    走到營帳前,花枝才看到門口正站著兩個小宮女,手中的托著一身月白衣裳。

    “阿奴姑娘。”

    二人微微欠身后,其中一人抬頭看著她說道:“這是恭親王殿下為您備的騎裝。”

    花枝呆愣一下后,才想起自己的確沒有什么騎裝。

    原來他連這個都準備了。

    花枝心底一暖,剛準備伸手接過衣裳,另一個宮女又開口說道:“由奴婢們服侍阿奴姑娘更換衣裳吧。”

    她連忙擺手拒絕,“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謝謝你們。”

    向來都是她服侍別人,突然讓別人來服侍她,她便有些莫名的惶恐。

    她將衣服接過,走進營帳中將衣服換上后,然后朝大嶼山的東側走去。

    走到那里花枝一眼便看到棕紅小馬,剛要歡喜的跑過去時,又看到早早便騎在馬背上的慧琳郡主。

    慧琳也看見她,冷哼一聲冷嘲道:“這是什么羞辱人的游戲嗎?怎么什么雜碎都能參與進來?”

    花枝不做聲,直接爬上馬背。

    慧琳的心思她是知曉的,無非就是想羞辱她,越是無視,反倒越是讓慧琳惱火。

    果然慧琳看著她一副像是沒聽到的樣子,語調立刻比剛才提高幾分,“你敢無視我?!是想找死嗎?”

    花枝看向她輕聲問道:“郡主剛剛是在同我說話嗎?我還以為您是在同身旁的人說話呢。”

    “看來你昨日是沒挨夠教訓,今日還想挨巴掌?!”慧琳蠻橫地喊道。

    她說完這話,沈憐從不遠處騎著馬緩緩走來。

    看見花枝一身騎裝騎在馬上,沈憐的眼底閃過驚訝。

    她不知道花枝也會來,還以為她會在營帳中好好呆著。

    但是看見花枝那一身的時候,她便明了了怎么一回事,抓著韁繩的手暗暗用力,心里的惱火怨氣洶涌的翻滾。

    顧長夜還真是越發明目張膽的對她好了?!

    慧琳看見沈憐也‘哼’了一聲,但是比起對花枝時收斂了一些,但能從說話的語氣中聽出來,她對沈憐也有些討厭。

    “親王家的人都喜歡遲到嗎?一個兩個都慢悠悠的來,讓人好等。”

    沈憐輕輕垂眸,“讓郡主多等,是沈憐失禮了。”

    見沈憐退讓的模樣,花枝心里有些驚訝。

    雖然沈憐平日里總是端著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只要是對旁人都是溫婉可人的模樣,可也半點委屈受不得,若真有人欺負她,她肯定是要想法子還回去的。

    而今日慧琳這擺明的針對,沈憐卻退讓了,實在不像是她的作風。

    花枝有些不解的看向沈憐。

    感覺到花枝的視線,沈憐并沒有做理會,而騎馬到慧琳的身邊。

    剩余幾人皆是慧琳的玩伴,等到所有人到齊時,樹林邊守著的小太監才開口說道:“慧琳郡主,各位小姐們,奴才已經按照皇上的吩咐將這一側樹林圍起來,秋獵比賽的人員是不會誤入到這一側的,以免傷了各位的千金之軀,也請各位看見紅線圍攔時便回個頭,莫要誤入到秋獵比賽之中,那邊的箭可都沒長眼睛,若是......”

    “別廢話了!”慧琳倏然打斷他的話,有些不悅的說道:“規矩我都知道了,別再浪費我的時間了!”

    小太監有些尷尬的笑笑,連忙躬下身子將入口讓了出來,“那郡主請吧。”

    慧琳騎馬向前,沈憐緊隨其后。

    花枝倒是不急,她并沒有和她們爭什么的想法,只是單純的想要在樹林中逛逛。

    慧琳偏頭看了一眼最后面的花枝,冷聲向一旁的沈憐問道:“你們家那雜碎會騎射嗎?”

    沈憐微微蹙眉,想了想后搖頭,“她自小睡在馬廄旁,跟那些牲口玩得好,會點騎馬,但是這射箭可沒見她碰過。”

    “哼!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她!”慧琳冷笑一聲,然后加快了速度,騎馬向前跑去。

    沈憐看著慧琳的背影并沒有跟上,而是看著別人也跟了過去,直到她們沒了影子,沈憐放緩速度等了花枝半晌。

    看見沈憐和自己平齊,花枝立刻知曉她這是有話要說。

    “你要小心了,慧琳可是盯上你了。”沈憐淡淡地說道。

    花枝有些詫異,不解沈憐為何會突然好心的提醒她。

    似是看出花枝的詫異,沈憐不屑的笑了一下,解釋道:“我討厭你,但你應該知道慧琳她是怡郡王的女兒,怡郡王向來同小叔叔不和,這個慧琳耳濡目染,便也跟著對恭王府的人蠻橫,在王府里我看不上你,但出了王府,我們都是恭王府的人,對外自然是要一致的。”

    花枝明白了她的意思,但卻不知道該不該相信她的話。

    “你不相信也沒關系,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被她盯上了,慧琳仗著郡主的身份,可什么事情都敢做出來,你若是怕了就轉頭回去。”

    說完,沈憐騎馬向前走去。

    花枝看著她,忍不住開口,“我地位低賤,自然不敢對她無禮,可剛剛你為何也那樣退讓。”

    沈憐勒緊韁繩停下來看向她,“身份地位這東西是人比人比出來的,她是先皇親賜的封號,而我雖然又小叔叔的寵愛,可卻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身份,怎么能和她那個郡主比,不過她拿我也沒什么辦法,畢竟她知道若是傷了我,小叔叔肯定不會放過她,這才轉頭找你出氣的。”

    花枝的眉心輕輕一皺。

    身份地位這東西是人比人比出來的。

    花枝覺得她這句話說的很對,顧長夜權勢滔天,可還是要在皇上的面前跪下,沈憐自視榮寵,可也顧慮慧琳的郡主身份。

    見沈憐掉頭要走,花枝緩緩說道:“沈小姐,謝謝你的提醒。”

    沈憐暗暗勾了勾唇角,頭也沒回的說道:“不必。”

    在背對花枝時,她的眼里才露出怨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