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1章 激怒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1章 激怒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沈憐走遠之后,就只剩下花枝一人。

    樹林里撲簌的落下樹葉,偶有雁雀飛過,掠過樹梢留下一陣樹葉搖晃的沙沙聲。

    四下寂靜下來,再沒旁的人聲,花枝卻不覺得有半點不自在的地方,反倒覺得這樣倒是清靜。

    她騎著馬悠閑地向前走去,合眼嗅著林間獨有的清新。

    昨日顧長夜同她說過,大嶼山上大多是野兔,狐貍,鹿之類的動物,自然也不用擔心會碰到兇猛的巨型野獸。

    因為她們的箭頭都做了特殊的處理,并不能射中什么動物,禁衛們便隨機在各處的樹上綁上計分的牌子,用沾著炭粉的箭頭射中便可計算分數,越是難射中的計分牌分數便越高。

    花枝走了沒幾步,便看到一個比較好射中的記分牌。

    她射箭的技術自己最是清楚,并無意和別人比個高下,只是想著這是顧長夜親自教她的,若是一個沒射中,實在有負他的教導。

    于是她從箭筒中抽出一支箭,試著回想昨日顧長夜所說的話。

    正準備放箭時,突然從花枝身后呼嘯而來一支箭,比花枝搶先射中記分牌。

    花枝微微一愣,轉頭向后看去才發現是慧琳那幫人。

    “哼,你的動作也太慢了,看你那樣也射不中,什么都不會還是趁早回去給你們家王爺暖床去吧。”慧琳站在遠處嘲諷的開口。

    花枝不知道她是什么時候出現的,但是看著慧琳同記分牌的距離,可以知道慧琳射箭的技術很高。

    怕是若像昨日顧長夜所說的那樣,她沒有半點勝算。

    想到這花枝忍不住自嘲的苦笑一下。

    慧琳看見她笑起來有些惱火,“你笑什么?!”

    花枝連忙斂起笑意,低頭回答道:“郡主恕罪。”

    她那一副淡然從容的樣子,反倒讓慧琳心中更加不爽快。

    “下賤的東西,還敢在本郡主面前無禮。”

    說著,她騎著馬走到花枝身旁,手中拿著沒有箭頭的箭,用力的戳了戳花枝的肩膀。

    花枝連忙側身躲過。

    身上的這件衣服是顧長夜給的,花枝很是珍惜,不想像昨日的糖果子那般被慧琳毀掉。

    “你敢躲?”見她躲開,慧琳的聲調猛地拔高。

    花枝覺得慧琳這性子比沈憐還要過分,皺著眉頭忍聲說道:“郡主,我無意冒犯您,是您在處處針對我。”

    慧琳冷哼,“針對你怎么了?一個奴才而已,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花枝的眸光微微一沉,“怕是郡主搞錯了,我是王爺的婢女,不是您的。”

    “你!”慧琳瞪眼看著她,第一次被人頂撞,還是一個婢女,慧琳氣得胸口不停起伏,“你當通房還當的挺自豪?我都聽說了,恭親王已經與慕家小姐定親,你這種下賤的女子早晚是要被趕走,或者賣掉的......”

    說起這件事,花枝的眼底閃過一抹失落,但她還是強裝作無所謂的模樣,打斷慧琳的話,“這是王爺與我的事,不勞郡主費心。”

    “好大的膽子!敢和本郡主這樣說話,我看你是不要命了!”慧琳怒喊道。

    若是以前,花枝是斷然不會用這種語氣同慧琳說話的,只是昨日她答應過顧長夜,每日只能認一次錯,剛剛她已經對慧琳退讓過一次,眼下便不能再退讓了。

    花枝微微垂眸,淡聲說道:“恕我不能陪郡主了,我去其他的地方,不在這里礙郡主的眼了。”

    說完,花枝調轉馬頭準備離開。

    “我讓你走了嗎?!”

    慧琳在她身后大喊道,可花枝裝作沒聽見一般,自顧自的離開。

    慧琳氣得咬牙切齒,看向一旁一直傻看著的幾個姐妹吼道:“還傻站著做什么?!給我把她攔住!”

    那幫姑娘們這才回過神來,騎馬向花枝跑去準備攔住她。

    花枝實在不明白,她們這般合起伙來欺負一個人,能從中體會到什么樂趣呢?

    一邊想著,花枝一邊抓緊韁繩,在一位姑娘擋在自己面前時,倏然側身輕松避過,速度之快讓擋在她面前的人都來不及反應。

    慧琳和眾人皆是一愣。

    花枝呼出一口氣,有些無奈的嘆氣。

    比箭她是比不過,但若是比騎馬,這幫姑娘們是贏不過她的。

    從八歲起她便住在馬廄旁,日夜照顧王府里的馬屁,慢慢便對馬的習性甚是了解,別人不說,想甩掉慧琳幾人還是綽綽有余的。

    花枝回頭看向慧琳,沉聲說道:“郡主,我對您并無惡意,也對您的身份懷有敬畏之心,也請您不要咄咄逼人了。”

    慧琳震驚的看著她,雙唇劇烈的顫抖著。

    半晌,慧琳的喉嚨中滾出聲音,“你說什么......”

    大概是因為憤怒,慧琳的聲音有些輕微破音,微弱的聲音一點一點放大,最后變成怒吼,“......我偏要咄咄逼人,今日我就殺了你!我不信就一個下賤的通房,恭親王還能將我怎么樣!”

    慧琳徹底被激怒,指著花枝的鼻子,對旁邊的幾人怒喊道:“給我把她抓住!”

    一名身穿藍衣的女子忍不住開口說道:“郡主......這樣不太好吧?她,他可是恭親王殿下的......”

    “一個下賤的通房而已,你怕什么?!”慧琳臉上的表情有些猙獰,“我是先皇和太后最疼愛的皇孫女,有什么事我給你們擔著!長婉,你不是喜歡我的那對金如意嗎,若你抓到那個賤東西,本郡主就送你了,別人也是,今天只要殺了她,你們想要什么,我便給你們什么!”

    聽她這么說,眾人皺眉猶豫了片刻,然后齊齊看向花枝。

    感覺到眾人危險的視線,花枝微微有些驚訝。

    她不知慧琳的性子怎么會跋扈到這種地步,就因為得了先皇和太后的寵愛?

    還有這幫同慧琳要好的世家小姐,難不成因為有慧琳依傍,她們便敢草菅人命了?

    花枝扭頭不敢再多停留,駕馬向前跑去。

    身后也傳來追逐的馬蹄聲,踏碎一地枯葉。

    花枝的眉心越蹙越緊。

    這就是現在蜀國,喊著什么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可事實上只要有權勢在,便可叫你生叫你死,是非黑白全憑對方拿捏。

    在權貴的眼中,根本沒有什么公正可言。

    花枝始終將身后的人落下一段距離,可慧琳帶著人依舊死命的追,一副今日不弄死她誓不罷休的模樣。

    沒一會兒花枝便看到了圍攔的紅線,急忙拉緊右側韁繩右轉。

    可剛巧右側被幾個斷木攔了住。

    “我看你還怎么跑!”身后慧琳狂笑起來,笑聲接近癲狂。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