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2章 追逐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2章 追逐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身后的慧琳看見花枝被攔住,開心的大笑起來。

    那兩截粗壯的斷木一般人是跨越不過去的。

    花枝也微微蹙起眉頭,側頭看了一眼馬上要追上來的慧琳。

    掉頭跑也可以,可是在那一瞬間花枝很不想回頭。

    已經走到這里了為什么要回頭?

    想著,花枝抓緊韁繩,微微用力踢了下馬腹,直直朝著斷木沖去。

    “什么?!”慧琳有些震驚的看著花枝的動作,不相信她能直接從斷木那里越過去。

    其他人的神情亦是如此。

    花枝卻表現得很從容。

    棕紅小馬的前腿高高抬起,高聲嘶鳴,花枝緊抓著韁繩,隨著馬蹄高高躍起,一人一馬從斷木之上騰空而過。

    最后平穩落在斷木對面,花枝眼里露出歡喜。

    她回頭看了一眼眾人震驚的神情,這才知曉將別人遠遠落在后面的樂趣。

    花枝唇角輕輕彎起,繼續駕馬向前跑去,心想終于能甩掉她們了。

    這個念頭還沒有落下,身后便傳來弓箭射出的呼嘯聲。

    花枝下意識的彎腰一躲,一支箭剛好從她頭頂的位置掠過,深深插入一旁的樹干中。

    她看向那支箭,眼睛不可置信的放大。

    這就是一支普通的箭,箭頭并未做任何特殊的處理,若她剛剛沒能躲開,恐怕此刻這支箭插入的就是她的腦袋了。

    花枝震驚轉頭看去。

    慧琳騎馬停在斷木后,手中執著弓箭正瞄準著花枝。

    “跑啊!看看是你跑得快,還是我的箭快!”

    慧琳笑著喊道,右手用力拉著弓弦,蓄勢待發的模樣。

    花枝皺眉,便是不用猜,也能想到這些鋒利到足以穿透腦袋的箭是從哪里來的。

    慧琳的任性,甚至已經達到讓她無視皇命的地步,私自帶了普通的箭進來。

    花枝連忙喊了聲‘駕’,拐了個方向跑去。

    她剛剛已經見識到慧琳的弓箭之巧,力頭大,準頭也足,但是每次射箭慧琳都停了下來,花枝不知道若是跑起來,慧琳還能不能射準,只好盡力向前跑看能不能躲開慧琳的箭。

    看著花枝的背影,慧琳冷笑一聲。

    “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慧琳低語一聲,然后倏然松開右手的弓弦。

    花枝感覺一支箭從耳側‘簌’的一聲劃過,緊接著耳側便傳來刺痛。

    她抬手在耳邊摸了一下,看見指尖又一縷血跡,眉心皺的更緊了幾分。

    慧琳看她跑得有些遠了,連忙帶著其他人繞過斷木,急忙追上去。

    身后又接連射過來五六支箭,有的就和花枝的身體堪堪劃過。

    看著那些箭,花枝知道因為騎術不好的關系,所以一旦跑起來,慧琳的箭便射的沒有那么準了,但是力道依然十足,一旦被射中一定會受傷。

    又不知道慧琳手中到底還有多少這樣的箭,這樣下去總會有那么一支箭湊巧射中的。

    為了避免這些箭,花枝只好往樹木密集的地方,這樣樹木便可以阻擋一些慧琳的視線。

    但這也讓馬跑的更加吃力。

    花枝的腦中飛快的轉著,想著將慧琳幾人甩掉的法子。

    忽然看見不遠處的樹后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

    沈憐側身躲在樹后,那個位置只有花枝能看見。

    她抬手向樹林的右側指了指,意思似是要她向那邊跑。

    花枝皺眉有些猶豫。

    到底要不要按沈憐說的做?

    “在王府里我看不上你,但出了王府,我們都是恭王府的人,對外自然是要一致的。”

    花枝想起沈憐說的話,眉心緩緩松開,暗想這次就選擇相信她吧。

    于是花枝加足馬勁,駕馬全力向沈憐指的方向奔去。

    看著花枝跑遠,沈憐暗暗勾了勾唇角,轉身走到自己的馬旁,牽著馬慢悠悠的從密林走出,攔在慧琳等人的面前。

    “沈憐?!”慧琳瞪眼看著她,“你從哪里冒出來的?別礙我事!滾開!”

    面對慧琳蠻橫的語氣,沈憐也不生氣,幽幽勾唇笑起,笑意里帶著幾分意味深長。

    “郡主還是不要追了。”

    慧琳皺眉,“你不是也討厭那個阿奴嗎?我好心好意替你收拾他,你還不愿意?”

    沈憐的眼里閃過輕蔑,但轉瞬即逝,并沒有讓慧琳捕捉到,“我也是為了郡主好。”

    慧琳不解,“什么意思?”

    “前面啊......”沈憐微微轉頭看向花枝離開的方向,幽幽說道:“......可是秋獵賽的范圍了。”

    “什么?!”

    慧琳有些吃驚看過去,“可是怎么沒有紅線圍攔?若是我們不小心越過去了怎么辦?”

    沈憐默聲牽著馬朝那邊走過去,最后從鋪滿落葉的地面上撿起斷落的紅線,“我剛剛發現這里的紅線斷了,大概是被鹿之類的動物撕扯斷的,剛剛我就是想提醒她不要過去,可她還是猛足勁向前跑,那我也沒辦法了......”

    說到最后,沈憐的眼底露出得逞的得意,找到另一頭斷落的紅線將兩端系起,然后翻身祈禱自己的馬背上,向慧琳說道:“既然是她自己要跑過去,那便讓她自求多福吧。”

    慧琳微怔的看著沈憐,眉心輕輕皺起。

    就在干剛剛那一瞬間,她發覺沈憐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她從前和沈憐有過一面之緣,很是不屑沈憐捧高踩低的性子,但最多也就是覺得沈憐是個沒腦子心機還重的人。

    可就在剛剛,沈憐說話的模樣,讓慧琳覺得背脊一冷。

    這一次的沈憐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只有偶爾會露出本來的劣性,更多的時候她不言不語,默聲看著周圍一切,隱藏自己所有惡劣的念頭。

    讓人無法看透的人,才顯得十分可怕。

    慧琳沉默了半晌,然后淡淡對身后的人說道:“走吧。”

    “郡主,那個阿奴就不管了。”有人忍不住問道。

    慧琳默聲看了一眼沈憐,然后收回視線扭頭離開,“不管了,反正到了秋獵賽那邊,她也是兇多吉少,那頭的飛箭可是要比我的猛地多,隨便射死幾個人實在太正常了。”

    她現在只想離這個沈憐遠一些,不想和她產生什么瓜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