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4章 永世為奴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4章 永世為奴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難道你就不想知道,當初是誰殺了你的父母?”

    這個問題落進花枝的耳中,讓她的身體倏然一僵。

    她緩緩抬起頭,十分震驚的看著夏禾,“你說什么?”

    夏禾沖她微微偏頭,一雙狐貍眼十分狡黠的彎起,“我說,我可以告訴你,當初你們花家和你為什么會遭遇那些事。”

    花枝的瞳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她可以不相信夏禾說的任何一句話,但是唯獨這句讓她有些動搖。

    一開始,花枝是很想知道那個將她拖入深淵的人是誰,她想知道那個夜夜在她夢中拿起沾滿鮮血的屠刀的人,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在她被挨餓受凍,被人欺辱打罵,吃著豬食滿身是傷的時候,那個人正在過著什么樣的生活。

    后來她遇見了顧長夜,過得要比在鬼市時好了些,可以吃別人剩下的飯,睡覺的時候有一個房頂可以遮擋,不用擔心自己隨時會被人打死或者賣掉。

    可她依然每夜會做噩夢,每夜都會夢回那一日,諾大的宅子里除了她全是死人。

    她想知道那個人為什么會那樣做。

    后來她的目光開始緊緊跟隨顧長夜,一日復一日,一年復一年,她心底的情感隨著年齡的增長加深,而心中的不安也隨著害怕被那個人殺死,變成了害怕被顧長夜嫌棄的扔出王府。

    那時起她便知道,關于真相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曉,而且有時知曉真相未必是件好事,她就告訴自己既然自己已經有了其他執念,過去如何就這樣算了吧,就算能知道真相又如何,就憑她,可以報仇嗎?

    明明已經將這一切想通了,可當夏禾問她不想知道真相嗎時,她的心底還是動搖了。

    她想知道,她為什么會遭遇這一切。

    “你......”

    花枝的唇瓣輕輕顫抖,聲音緩緩吐了出來。

    她剛想說些什么時,另一個聲音從她身后響起,“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呢,你怎么會在這里?”

    花枝和夏禾一起向聲音的方向看去。

    阿史那云騎著馬緩緩向他們走近,鋒利的眸子落在夏禾臉上,卻對花枝幽幽開口問道:“秋獵賽不是不允許你們過來這邊嗎?你是怎么過來的?”

    “阿史那特使,這小姑娘是不小心跑過來的,感剛剛我不小心射中了她的馬,剛才正準備將她送回去呢。”夏禾笑著說道。

    阿史那云微微皺眉,然后看向臉色有些難看的花枝,“你沒事吧?”

    花枝正怔怔地看著地面,不知在想什么,對阿史那云的話也沒什么反應。

    倒是夏禾饒有興趣的問道:“聽阿史那特使的語氣,似乎和花枝很熟?”

    “花枝?”阿史那云的眉頭皺的更深,有些疑惑地看著花枝。

    夏禾輕笑,解釋道:“阿史那特使有所不知,這個小姑娘本名叫做花枝,阿奴啊,不過是恭親王給她起的污名罷了。”

    本來失神的花枝,聽到污名二字頓時回過神來,惱火的看向夏禾。

    的確,阿奴這兩個字是顧長夜最討厭她的時候起的,可她從來沒有將這個名字當做過污名。

    面對花枝惱火的眼神,夏禾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語調嘲諷的說道:“小丫頭別生氣,我說的是實話而已,若不是先給你換個名字,他為何不給你其他更好聽的字,偏偏要用這個奴字。”

    花枝暗暗握緊拳頭,眼角隱隱顯現忍耐的猩紅。

    “不就是要你失去自由,永世為奴......”夏禾一字一字緩緩說道,唇角的笑露出濃濃的惡意。

    花枝垂著頭,雙拳死死地握著,指甲深深陷入到掌心的肉中。

    她在心里說著不是這樣的,顧長夜其實沒有那么討厭她,可是她竟沒有辦法將這話說出口,大聲的反駁夏禾。

    阿史那云騎在馬背上,若有所思的看著花枝。

    良久他沉聲開口,“我送你出去。”

    “等一下。”夏禾立刻出聲阻止,狐貍眼看向阿史那云流出一股陰冷,“阿史那特使,我和她還有話沒有說完呢。”

    阿史那云對他沒有半分懼意,同樣陰冷的迎著夏禾的視線,“哦?什么事情,不介意讓我一同聽聽吧?”

    夏禾看著他一陣沉默,半晌低聲輕笑,“當然不介意,這件事給特使聽去也沒什么,不過就是......”

    說到這,夏禾刻意的停頓一下,視線落在花枝身上,“不過就是恭親王和花枝母親的淵源罷了。”

    聽到夏禾這么說,阿史那云的視線也緩緩移到花枝身上,這才發現她的臉色變得比剛才還要蒼白,身體也在劇烈的顫抖。

    “我看花枝姑娘身體好像有些不舒服,還是現將她帶出去吧,夏丞相若想說什么,等以后花枝姑娘身子好些了,再去找她說也不遲。”

    阿史那云直接說道,知道花枝的本名之后,他便立刻改叫這個名字。

    因為他打從心里也不喜歡這個名字。

    說完,他便要伸手將花枝扯上自己的馬背,直接將人帶走。

    可未等碰到花枝的衣角,一道影子倏然掠過,將花枝倏地帶了走。

    阿史那云怔了怔,然后抬起頭朝緩緩停下來的人影看去。

    顧長夜抱著花枝騎在黑色的馬上,眸光冰冷的掃視著他和夏禾二人。

    他最是提防的就是這兩個人,偏偏花枝就遇到了他們兩個。

    顧長夜的身上隱隱滾動著戾氣,半晌低頭看向懷中的花枝,發現她的臉色蒼白,眼神還有呆滯,似是被嚇到了一般,皺眉問道:“怎么了?”

    聽到顧長夜的聲音,花枝緩緩抬頭看向他,眼角還掛著剛剛不安時露出的濕意。

    看見顧長夜的臉時,花枝身上的寒意越漸消退。

    她長呼出一口氣,頭抵在顧長夜胸膛之上,聲音微弱的說道:“你終于來了。”

    就好像等了他許久一般,花枝的聲音里滿是無力與心酸。

    顧長夜輕蹙眉心,抱著她的手臂收緊一些。

    片刻后抬頭看向夏禾和阿史那云,冷聲開口,“不知二位聚在這里,正在商量什么大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