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5章 生氣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5章 生氣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的話讓夏禾向來輕浮的神情微微一繃。

    簡單的一句話,就不動聲色的給他扣了一頂勾結外人的帽子。

    半晌,夏禾輕笑一聲,“王爺這是說的什么話,我和阿史那特使不過是看這個小丫頭不小心沖進來,怕她遇到什么危險,正準備將她送回去呢。”

    說著,他轉頭看向阿史那云,“你說是吧,特使?”

    阿史那云皺眉不悅的橫了夏禾一眼,可到底也不想被扣上一頂莫須有的帽子,只好沉聲說道:“夏丞相說的沒錯。”

    顧長夜默聲看著二人,周身陰冷的戾氣毫不掩飾,然后向不遠處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棕紅小馬看去。

    “這是怎么回事?”他冷聲質問道。

    花枝的頭微微動了動,也看了過去,在他懷中聲音極低的說道:“是夏丞相......”

    聽到是夏禾,顧長夜眉心皺的更緊,不悅地看向夏禾,“夏丞相這是何意?”

    夏禾干笑了兩聲,心中暗想小丫頭還挺記仇,顧長夜一來就立刻告狀。

    “是我這眼神兒不好,一開始沒看清是她,便放了一箭,還好沒傷到人,就一匹馬而已。”夏禾語調輕松地說道。

    隨著夏禾的話,花枝抓著顧長夜衣角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緊。

    “那是王爺送給我的馬,而且,而且還弄臟了我的衣服,這也是王爺送我的......”花枝低聲不悅的說著。

    顧長夜送給她的東西,她都很珍惜,無論是糖、馬還是衣服,她都視若珍寶,可是夏禾卻毀了馬和衣服,若換了別人,或許花枝還沒有這么生氣,可夏禾是故意的,這讓她心里很不舒服。

    顧長夜自然聽見了花枝微弱的聲音,低頭看了一眼花枝,看見她眼睛紅紅的,身上的衣服的確似是在地上滾過,最重要的是,她的唇角此刻向下落著,分明是一副生氣的樣子。

    這還是他第一件見到花枝生氣的樣子。

    或開心,或難過,或倔強的樣子他都見過,可是花枝從沒有對誰生過氣。

    看見她生氣的模樣,顧長夜的心頭反倒松快了一些,他希望她能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真實的一面。

    “夏丞相,那匹馬可是從異域帶回來的名品赤馬,就這樣讓你給射傷了,是不是也要給本王一個交代?”顧長夜看著花枝的側臉,聲音冷漠向夏禾問道。

    夏禾唇角的笑輕輕抽動兩下。

    他沒想到顧長夜會在這里用一匹馬向他討要交代,畢竟顧長夜不缺好馬。

    然后夏禾的視線落在花枝身上,不屑的輕笑一聲。

    什么名馬,不過就是在給小丫頭討個交代罷了。

    夏禾倒也不介意向顧長夜低一次頭,畢竟這次他心血來潮招惹了花枝。

    他朝顧長夜拱手含笑說道:“是我的錯,等一下一定送些好東西過去,就當是給王爺賠罪了。”

    “不必了。”顧長夜冷聲插話,“就不用夏丞相破費了,本王也不缺夏丞相那些東西,只是我的婢女很喜歡那匹馬,勞煩夏丞相下馬鄭重的給她道個歉吧。”

    夏禾額角的青筋跳了一跳。

    讓他給一個奴才道歉,顧長夜分明就是存心要給他難看。

    他正要說些什么駁回去的時候,一旁的阿史那云也開口說道:“是啊,我剛剛看見小姑娘都要哭了,夏丞相不會連這點擔當都沒有吧?”

    夏禾向阿史那云看過去,發現對方此刻正噙著一抹玩味看著他。

    眼下這情況對他實在不利,顧長夜和阿史那云同他都是敵對關系,自然是下意識的站在一塊針對他。

    夏禾表面輕浮散漫,但心底還是清高傲慢的很,一想到要給花枝低頭道個歉,心中很是不快,但此刻若是不肯認錯,這兩個人定會給他帶一個自以為是,不敢承擔責任的帽子。

    顧長夜和阿史那云都在看著他,良久他才有了動作,笑著看向花枝,“小丫頭,不小心弄傷了你的馬,是我的不對。”

    他輕描淡寫的說完,并沒有要下馬認真道歉的意思。

    顧長夜并不滿意,還要再說些什么的時候,花枝輕輕拉了拉顧長夜的衣角,“王爺,我們走吧。”

    她知道顧長夜和夏禾的關系不好,顧長夜讓夏禾道歉也不全是為了她,但是傷了馬這件事并不算大,她不想顧長夜因此和夏禾多做糾纏。

    先是王府里莫名死了人,后來顧長夜又為了違反宵禁,現下若是再因為馬的事情傳出什么不好的流言,實在是得不償失。

    顧長夜明了花枝的意思,默聲片刻后,將她往懷中又摟緊幾分,然后拉著韁繩調轉馬頭,不再同夏禾多做言語,準備離開。

    夏禾抬起垂落的眼簾,眸色看上去一片淡然,但是眼底卻滾動著兇意。

    阿史那云在一旁不動聲色的看著這三個人,然后突然開口喊道:“花枝!”

    聽到這兩個字,顧長夜猛地勒緊韁繩,花枝的身體也是一僵。

    顧長夜皺眉轉頭向阿史那云看去,開口便是無盡的冷意,“你怎么知道這個名字?”

    不等阿史那云回答,花枝垂著頭輕聲解釋道:“是夏丞相剛剛說的......”

    顧長夜的視線轉向夏禾。

    夏禾一次兩次的接近花枝,分明就是不懷好意。

    他的眸光中閃過殺氣,但夏禾不為所動,依然噙著笑,一副狡猾的模樣。

    “夏丞相最好不要再接近我的人。”

    顧長夜警告完,然后轉頭帶著花枝離開。

    看到二人走遠,阿史那云想著剛才顧長夜對花枝這二字的反應,意識到夏禾之前要說的話并不是假話。

    花枝和顧長夜這兩個人之間,或許真的有什么故事。

    若是換了旁人,阿史那云并不會感到好奇,但是這件事不一樣,和花枝有關,他便忍不住好奇。

    這個不同尋常,又和阮靈十分相像的女子,過去到底經歷了些什么。

    “看來特使并不在意秋獵賽的輸贏,竟在此處逗留這么長時間。”夏禾在一旁帶著幾分業余的說道。

    阿史那云垂眸淡淡的回道:“夏丞相不也是如此,不過是游戲一場何必當真。”

    聽了他的話,夏禾笑了起來,“特使還真是灑脫。”

    懶得和夏禾繼續說什么,阿史那云也準備離開,卻被夏禾突然叫住,“特使,我有一件事想要請教。”

    “夏丞相客氣了,請說。”阿史那云說道。

    夏禾挑了挑眉梢,意味深長的問道:“若特使有一件天下無雙的武器,第一件事會拿來做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