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7章 成為依靠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7章 成為依靠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隨著顧長夜話音的落下,箭倏然離弦,朝慧琳直直飛去。

    看著力道強勁的箭朝自己飛來,慧琳一時被嚇得傻怔在原地,連躲都不知道躲。

    箭從她右側的耳邊呼嘯飛過,留下一陣劇烈無比的刺痛,頓時耳廓上出現一道血口,汨汨的向外冒著血。

    周圍的幾人被嚇的驚呼出聲。

    連花枝也震驚的瞪大雙眼,急忙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叫出來。

    她以為顧長夜應該只是嚇唬嚇唬慧琳而已,沒想到他真的會放箭。

    慧琳抓著韁繩的手像是篩子般不停地抖著,瞪著眼睛看著的顧長夜,因為恐懼,喉嚨發出斷斷續續的低叫聲,卻不能連成一句完整的話。

    顧長夜緩緩放下舉著的手,冷漠的凝視著慧琳,語調緩慢的說道:“慧琳,你要任性也可以,但是有些規矩不能壞,有些人,你也碰不得。”

    說完,顧長夜輕踢馬腹帶著花枝越過眾人離開。

    慧琳的指尖微微動了動,半晌才找回知覺,慢慢抬起手摸了摸被箭劃傷的耳廓,刺痛從耳尖一瞬蔓延至全身。

    她在馬背上蜷縮起上半身低吼起來,“混蛋!他,他竟然敢傷我......”

    聽到慧琳的吼叫,周圍的人連忙慌張的回頭看去,生怕顧長夜沒有走遠將慧琳的話聽了去。

    有人看不下去,忍不住上前好心的提醒道:“郡主,恭親王到底是您的王叔,而且輪地位,也不是一般人能企及,您還是不要招惹他為妙。”

    “滾開!!”

    慧琳抓住一只箭頭鋒利的箭,朝說話的那名姑娘揮去,頓時在對方臉上留下一道長長的血口,傷口極深,血不斷地流出,那名姑娘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馬背上滾落下來,捂著臉痛苦的在地上嚎叫著。

    其余人震驚的看著慧琳,皆下意識的退開,畏怕的和她拉開距離。

    可慧琳卻沒有半點愧疚的意思,冷冷的睨著倒在地上的姑娘,語氣惡毒的說道:“不用你來假惺惺的提醒!親王又怎么樣,這天下也不是他的天下!”

    慧琳的模樣有些接近癲狂,眾人真怕她會說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話,想阻止卻又不敢阻止,怕落得和躺在地上的那位姑娘一樣的下場。

    “竟然為了一個下賤的婢女傷了我......”慧琳口中吐出的每一個字,都是咬牙切齒說出來的。

    “這仇我一定會報回去!”

    ......

    離開的時候,花枝向后看了一眼慧琳。

    見她面色蒼白的模樣,花枝緩緩收回視線。

    離她們幾人遠一些的時候,花枝終于忍不住,有些憂慮的開口:“王爺是不是做的有些過了......”

    顧長夜皺眉看向她,聲音微沉有些不悅的問道:“怎么?你可憐她,所以覺得我下手重了?”

    花枝搖頭,“我知道王爺是在護著我,也不可憐她,只是我聽聞慧琳郡主很受太后的喜愛,太后會不會因此找王爺的麻煩?”

    她抬頭看著顧長夜,滿目的擔憂。

    知道她的顧慮后,顧長夜緊鎖的眉頭緩緩松開,一身的冷意也消散不少。

    “我說過,我并不在乎太后。”他沒有半點猶豫的說道。

    花枝知道他這話不是為了安撫才說的。

    可她還是擔憂,她是半點不愿為顧長夜帶來麻煩的。

    她希望自己能成為他的一個支撐,而不是累贅。

    花枝失落的垂眸,心底暗暗懊惱自己的沒用。

    感覺到花枝低落的情緒,顧長夜看向她目光落在她的側臉上,“怎么了?”

    聽到顧長夜低沉的聲音,花枝有些恍神的‘嗯’了一聲,然后有些支吾的說道:“王爺......我,我并不想將王爺當做一個靠山,所以才喜歡您......我一直都想盡自己所能的幫助您,如果......”

    顧長夜并不清楚她到底要說什么,但心中猜測著無非是想說她想報恩之類的話。

    這樣的話他已經聽過很多次了,不覺得稀奇,有些淡漠的打斷她,“你只要乖乖的呆著,什么都不要做就好。”

    聽到顧長夜的話,花枝的身子一頓。

    只是呆著就好嗎?

    可是花枝卻總覺得遠遠不夠,總覺得這樣的她根本沒有資格站在顧長夜的身旁。

    或許有她沒她,顧長夜都可以自如的面對任何危險,可她卻心疼他總是一個人面對一切,總是一個人扛著所有事情。

    從前她以為自己可以向前邁一步,便足夠了,可越是靠近顧長夜,她便越是發現僅僅是一步根本就不夠。

    如果,如果她可以再強大一些。

    看著顧長夜抓著韁繩的手,花枝不由自主伸手覆在他的手背上。

    感覺到花枝手上的微涼,顧長夜一怔,低頭看向她。

    “若是可以,我想成為您的依靠......”

    花枝垂著頭,半散著的長發從肩頭滑落,擋住了她的側臉,使顧長夜看不清她的側臉。

    她的手心有些微的顫抖,“我想成為那樣的人,而不是只能一味地被王爺保護,我真的很討厭每次都只能躲在您身后的自己。”

    說到最后,花枝的聲音里也染上了顫抖。

    可她不知道,此刻顧長夜的心也跟著她一起顫抖。

    成為他的依靠。

    自從母妃離世后,他便再沒想過依靠誰,也沒有人可以成為他的依靠。

    看著花枝垂著的腦袋,顧長夜忍耐了又忍耐,可最終壓不下心底的那股沖動,松開韁繩抬手捏著花枝的下巴,抬起她低落的頭看向他。

    “我倒是想你多依靠我一些,有人欺負你便來尋我告狀,害怕了就到我的懷中,若是有喜歡的東西便來向我撒嬌求要。”顧長夜緩緩說道,眸子凝視著她。

    花枝微紅著眼眶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她沒想到顧長夜原來想要的竟是這些。

    顧長夜用指腹輕輕滑過她嫣紅柔軟的唇瓣,看著她驚訝的模樣,聲音低沉的喃喃道:“這些你又何時能做到。”

    花枝啞聲的張了張嘴,剛想說些什么時候,二人身后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馬蹄聲。

    “小叔叔!”

    沈憐帶著一幫禁衛乘馬向他們二人跑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