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9章 秋獵賽排名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9章 秋獵賽排名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從沒有感到過羞澀,也不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可今日垂著眼簾,軟綿綿的說著王爺喜歡就好的花枝,實在讓他移不開眼。

    他突然想起了花枝臨摹的那副百鶴朝仙圖,畫上那位半是清明半是眉目含情的菩薩。

    顧長夜抬起手背擋住唇角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心底此刻的心悸動,抬腳緩緩走到花枝面前,“今日的晚宴你也要參加。”

    花枝抬起頭有些驚訝,“宴席不是女子不許參加?”

    “今日的宴席不同,雖說是為了秋獵賽的獲勝者而備的,但是皇上有意效仿赫然的習俗,便借著今日的宴席試試。”

    花枝有些好奇的問道:“赫然的習俗?”

    顧長夜很是耐心的講道:“在赫然,女子是可以和男子同席,并且女子也可以為官走仕途的。”

    花枝想了想喃喃道:“女子和男子一樣,那可真是好啊。”

    聽到花枝的聲音,顧長夜聲音下沉幾分,“所以,你想去赫然嗎?”

    “王爺想去那里看看嗎?”花枝并沒有多想顧長夜的問話,出聲反問。

    顧長夜沉默了片刻后,答道:“不想。”

    花枝淺笑,“王爺不去,我去那里做什么?”

    看著她唇角清淺的梨渦,顧長夜眸底的情緒一陣翻滾。

    “夏禾沒有同你說什么?”

    他猜到了夏禾打的什么算盤,但他不知道就在剛剛,夏禾同花枝已經說到哪一塊。

    從樹林中出來時,花枝的樣子有些心不在焉的,但她什么都沒有說,這讓顧長夜心底隱隱有些焦躁,最后只能主動開口問個明白。

    聽到顧長夜的問話,花枝先是一愣,然后笑著說道:“他說他想離間我和王爺的關系,還說王爺和我的母親有些淵源,旁的還沒說,阿史那云便過去了。”

    顧長夜的眉頭緊皺起。

    這些話足以讓花枝生疑,可眼前的花枝卻沒有半點提防他的模樣。

    難道她現在的笑是裝出來的?

    顧長夜在心中暗暗揣測著,可花枝臉上的笑容卻沒有半點摻假的意思。

    “你不信他的話?”顧長夜皺眉問道。

    花枝沒有把點猶豫地回答道:“我不信。”

    顧長夜沉默不語的看著她,她說這三個字時,每一個細微的表情他都沒有放過。

    花枝接著說道:“除了王爺親口所說的,我都不信。”

    “你就不怕我在騙你?”顧長夜問道。

    花枝搖頭。

    真心的還是假意的,顧長夜半點分不清,但如果眼下這些都是花枝演出來的,那只能說她說謊的能力實在之高。

    顧長夜看著她,一面想著相信花枝,她和溫云歌不一樣,她不會說謊,一說謊,慌張便都寫在臉上了,可一面心里隱隱懷疑著,不安著。

    這份上下浮動的情緒,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叫做忐忑。

    “王爺,秋獵賽的結果出來了。”帳外傳進來楚嵐的聲音。

    顧長夜思忖了片刻,沉聲說道:“呆在我身邊,不許亂跑。”

    花枝乖巧的點頭。

    顧長夜牽起她的手,帶她走了出去。

    營帳的外圈,眾位大臣正看著太監清點獵物,皇上臉上掛著禮貌的笑意,坐在椅子上同阿史那云閑聊著。

    看見顧長夜,顧長錦臉上的笑意淡了淡,“長夜,剛剛發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中途便離開了。”

    “臣突遇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還請皇上恕罪。”顧長夜低頭說道。

    未等顧長錦開口,夏禾在一旁突然笑起來,一副善意的模樣打起圓場,“皇上便饒過恭親王這一次吧,王爺家的小婢女不小心闖進秋獵賽中,王爺心中自然著急顧不上比賽了。”

    他的話一出,所有人齊齊看向花枝。

    花枝愣了一些,然后低下頭想要避開那些探詢的視線。

    她知道夏禾是故意這樣說的,揶揄顧長夜,她心中氣惱夏禾的做法,也有些自責,輕易落進別人的陷阱中,給顧長夜添了麻煩。

    其他大臣最多就是多看幾眼,但也不敢有什么議論,但慕連站在其中,視線落在顧長夜牽著花枝的手上,鼻間發出一聲冷哼,這聲音有些明顯,半點不怕旁人聽見。

    顧長夜當然也聽見了,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慕連。

    “阿奴?”聽到是有關于花枝的事,顧長錦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怎么跑進秋獵賽中了?朕不是命人用紅線將你們活動的范圍圍攔住了嗎?”

    花枝剛想回答,顧長夜卻比她先開了口,“有一處紅線斷了開,所以她才不小心闖了進去。”

    顧長錦沉吟片刻,臉上露出淺笑,“這樣啊,那阿奴沒有受傷吧?”

    花枝微微欠身,“謝皇上關心,民女沒有受傷。”

    那頭的獵物已經清點完,小太監走到顧長錦身旁低聲說了兩句,顧長錦便笑著說道:“那便公布吧。”

    “嗻。”

    小太監應完,便大聲喊道:“秋獵賽排名三等位為夏丞相,獵物共計三百九十六分。”

    眾人拍手,一副諂媚的樣子附和著說好。

    想到顧長夜因為自己中途便離開了秋獵賽,花枝心中便更加不舒服。

    “王爺,對不起,若不是因為我,您應該可以拿一等位的。”花枝失落的小聲說道。

    顧長夜垂眼看著她,半晌悠悠問道:“今日你認了幾次錯?”

    花枝看著他愣住。

    不等她回答,顧長夜抬手在她額頭上用手指輕彈一下。

    “懲罰。”

    顧長夜淡淡說完,收回視線看向前方。

    花枝抬手扶著額間被他觸碰過的地方,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揚,垂下眼簾也忍不住流出的甜意。

    小太監繼續喊道:“排名二等位恭親王殿下,獵物共計五百七十九分。”

    聽到小太監的聲音,花枝歡喜的兩只手都握住顧長夜的手,“您是二等位!”

    “聽到了。”

    顧長夜淡漠的說道,因為花枝歡喜的語調眼底閃過淺淺的笑意。

    花枝壓低聲音笑著說道:“王爺當真是厲害,中途退出還可以拿到二等位。”

    周圍也有人拍手稱贊,花枝連忙從顧長夜的手中抽出手,跟著旁人一起拍手。

    不過才拍了兩下,顧長夜又抬手牽住她,將她的手緊緊握在手心之中。

    “不知道一等位是何人。”花枝有些好奇的喃喃道。

    顧長夜略微沉默后,幽幽開口,“也沒有旁人了。”

    花枝不解他的意思。

    那邊小太監已經開口公布。

    “秋獵賽排名一等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