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0章 咳疾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0章 咳疾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秋獵賽排名一等位為阿史那特使,獵物共計八百二十六分。”

    小太監的聲音落下,眾人連忙拍手叫好。

    夏禾彎唇輕笑,視線落在阿史那云身上說道:“早就聽聞特使騎射之術高超,今日一見果然是了不得。”

    被他夸贊阿史那云也沒有表現出歡喜的表情,拖著散漫的語調回道:“夏丞相過獎了,要我看恭親王殿下才是厲害,中途退賽還得了五百七十九這樣的高分,怕要是不中途退賽,這一等位未必會是我。”

    夏禾沒有接話,似是并不想夸贊顧長夜,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看向別處。

    倒是坐著的皇上開了口,“長夜自小讀書劍術騎術都比其他皇兄第要優秀很多,只是這幾年很少騎射,不過幸好沒什么退步。”

    最后一個字落下,顧長錦忽然咳嗽起來,一聲重過一聲,一旁的小宮女連忙躬身將茶盞遞過去,顧長錦接過輕抿一口,但僅僅將咳嗽壓輕了一些,喉嚨間還是斷斷續續的輕咳著。

    阿史那云向他看過去,之前他就發現蜀國這位皇帝的身體似乎并不好,面色總是帶著一點病弱的蒼白和削瘦。

    “陛下,您是有咳疾嗎?”阿史那云輕聲問道。

    顧長錦看了他一眼,然后從容的一笑,答道:“老毛病了,沒什么大礙。”

    阿史那云略微沉默。

    他聽聞蜀國的皇帝至今沒有子嗣,也沒有立儲君,太后強勢一直以皇帝身體不好為由參與朝政,而其他皇兄第早已搬離皇宮,唯有太后所誕下的最小的皇子還留住在宮中。

    怕是再不懂朝政的人,也能看懂這其中的形勢。

    蜀國的皇帝在死死的撐著,不讓自己的皇位被其他人奪了去。

    阿史那云看著顧長錦問道:“陛下,不如讓我赫然的大夫為您診治一下,他在赫然算是神醫,很多疑難雜癥都能醫治的。”

    聽他這么說,顧長錦略微有些驚訝,但是笑著說道:“不必了,不過是小毛病而已。”

    阿史那云垂眸不再言語,他倒是真是出于好心,但蜀國皇帝有所提防也實屬正常,畢竟別人家的事,他也懶得插手。

    顧長錦婉拒阿史那云的理由,顧長夜也明了。

    他眸色微沉的看著顧長錦,暗想著秋獵賽兩個時辰之久,顧長錦的身體估計也已經到極限了。

    “皇上,離晚上的宴席還有一會兒,您先回帳里休息吧。”顧長夜低沉著嗓音說道。

    顧長錦也清楚自己的情況,并未推拒,“好,等會兒將一等位的獎賞送給阿史那特使。”

    一旁的小太監躬身應道:“嗻。”

    這一等位公布后,眾人的反應并沒有花枝想象中的那么熱烈。

    但卻也在情理之中,畢竟一等位的獲得者是阿史那云,他并不是蜀國人,被一個外族奪得魁首,眾人的反應自然沒有那么熱烈。

    皇上起身離開后,眾大臣紛紛聚向顧長夜和夏禾,想要巴結他們二人,但顧長夜沒什么同他們閑聊的興致,便牽著花枝準備轉身離開。

    “王爺稍等。”

    夏禾忽然出聲叫住他,然后向一旁的小宮女招招手,小宮女立刻端著一堆翡翠首飾,躬身走到顧長夜身前,看著那些東西,夏禾笑著解釋道:“這是我給阿奴姑娘的賠罪禮。”

    看著那些翡翠首飾顧長夜微微皺了皺眉。

    “我看阿奴姑娘也沒什么首飾,姑娘家不都愛這些東西,我留著也沒什么用,不如將它們贈予美人......”

    “夏丞相來秋獵還帶著這些東西?”顧長夜冷聲打斷他的話。

    夏禾笑笑,“本來是想送給慧琳郡主的,這不今日傷了阿奴的馬,只能拿來賠罪了,郡主的那份我會另行準備。”

    顧長夜眸光陰沉的瞥向他,剛準備開口拒掉,一旁的花枝突然開口。

    “多謝夏丞相的美意,但是我不需要這些,我平日里就不愛戴首飾,夏丞相還是將這些送給郡主吧。”花枝聲音淡淡的說道。

    她不喜歡戴首飾,更不喜歡夏禾送的東西,無論夏禾要做什么,花枝都覺得她是不懷好意。

    見她拒絕夏禾露出些許吃驚的神情,片刻后唇角意味深長的彎了一下,“是這樣啊,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強人所難了,這里還有幾件當初查封花家時,遺留下的物件兒,我還以為阿奴會想要呢......”

    聽到夏禾這么說,花枝的身子倏地一頓。

    一旁的顧長夜臉色也微微一變。

    夏禾這分明就是故意的。

    “夏丞相怎么會有花家的東西?當初花家所有的東西都已充入國庫,夏丞相難不成中飽私囊了?”顧長夜冷聲質問道。

    被顧長夜這樣質問,夏禾也沒有慌張的樣子,一副玩笑模樣的說道:“那大概是我記錯了,有那么幾個案子的東西落到我的手中,我也記不清了。”

    顧長夜的視線如刀子一般在夏禾身上刮割一番,然后便帶著花枝徑直離開。

    剛剛那一瞬間,花枝的動搖顧長夜是感受得到的。

    夏禾試圖挑明過往,無非就是想讓花枝憎恨他罷了。

    他眉心緊鎖著,暗暗思忖著現在的夏禾就是一個暗刺,借著花家的案子插在心頭,讓他很不舒服。

    顧長夜不動聲色的看向花枝,發現她神色有些恍惚的模樣,知道她受了干剛剛夏禾的影響,眉心便不由得皺的更深了一些。

    “阿奴。”他出聲喚道。

    花枝抬頭看向他回應:“王爺,怎么了?”

    顧長夜問道:“想什么呢?”

    花枝想了想,一副認真的模樣說道:“我剛剛看皇上的臉色有些不好,而且咳嗽聲不斷,是不是這幾日染了風寒?”

    “你在想這個?”顧長夜眼底閃過一抹詫異。

    花枝看著他點頭,一副天真的模樣,不做半點假。

    顧長夜的唇瓣間流出一聲輕微的嘆息,帶著些許無奈,“皇上的身子有鄭太醫照顧著呢。”

    花枝想起上次洗塵宴見過鄭太醫,這次秋獵賽鄭太醫也一直近身照顧著皇上。

    可是這般近身照料,可不像是沒什么大礙的樣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