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3章 清白之身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3章 清白之身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眉心輕皺,眉眼不悅的抬起。

    “慕大人喝醉了。”他幽幽開口,帶著幾分危險的意味提醒道。

    慕連卻不知是不是因為喝的太多了,冷笑一聲,“下官清醒著呢,倒是不知王爺是不是還清醒著,還記不記得自己已經有婚約在身。”

    四周喧嘩的聲音陡然弱了下來,眾人眼觀鼻鼻觀心的看著慕連與顧長夜。

    本來想離開席位的沈憐也重新坐好,決定看看慕連要如何羞辱花枝。

    周遭氣氛的變化,使花枝的臉倏然失了血色。

    她明白慕連話中的意思,也十分理解對方的氣惱,自己也覺得自己無理,也沒資格爭辯,除了沉默不語,什么都做不了。

    可顧長夜卻只是輕蹙了一下眉頭,便恢復一副從容淡漠的模樣。

    “既然慕大人喝多了,還是早些回營帳里歇息吧。”

    看著顧長夜一副淡漠的模樣,慕連心頭的惱火更旺。

    男人有個三妻四妾本是正常,就連慕連也是,發妻離世后,他雖沒有續弦,但在家中還是有著三四個通房丫頭。

    顧長夜是一個成年男子,如今二十有七,未娶妻未納妾,若是家中再沒有通房,也會讓外人覺得有些奇怪,會忍不住猜測顧長夜是不是有什么難言的隱疾。

    所以當知道顧長夜有個通房的時候,慕連是松了一口氣的,他本來還擔憂慕慈嫁過去,不能誕下兒子該怎么辦。

    可他剛放松沒多久的氣,很快又提了起來。

    因為顧長夜身邊的這個通房丫頭,實在太礙眼了。

    官窯造假案的時候便出盡風頭,洗塵宴上又幫眾多的官員解了毒,成功獲得皇上的青睞。

    這個名叫阿奴的丫頭,讓慕連感覺慕慈王妃的位置受到了威脅。

    即便他清楚,皇上是不會讓一個身份低賤的人成為恭王妃,可顧長夜這個人實在讓人摸不透,性子不由任何人控制。

    他擔心顧長夜把心思全放到別人的身上,若某一日皇上駕崩,顧長夜借著慕家的勢力登基,可最后皇后的位置卻被旁人坐了去,那他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皇后的位置只能是他的女兒,而丞相的位置也只能是他的。

    慕連心中的算盤,以及為什么如此惱火,顧長夜是知道的。

    雖然他認清了自己對花枝的感情,可在感情上他卻是理智的。

    他可以喜歡花枝,想辦法將她留在自己身邊,可以給她所有想要的東西,但唯獨不能給她任何承諾與名分。

    這些話顧長夜本可以同慕連講清,至少安撫住慕連的情緒,讓慕連不要擔憂他會動搖的這種事。

    可現在花枝坐在身旁,顧長夜才發現自己無法當著她的面,把這些話說出口。

    所以即便看著慕連怒火中燒的神情,他也只是淡漠的說了一句,“慕大人,你還是回營帳休息吧。”

    他們這邊的動靜,顧長錦自然也注意到了。

    慕連的反應倒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幾乎是所有人都知曉,顧長夜與慕家的親事,是一場因利益而締結的姻親。

    顧長夜有多理智,顧長錦是知曉的,所以明知顧長夜喜歡那個叫阿奴的小丫頭,他也沒有阻攔,因為他知道,顧長夜是不會毀掉與慕家的婚事的。

    原以為慕連心里也是清楚地,卻沒想他這么的蠢笨,尤其還是在人這么多,赫然人也在的情況下發脾氣。

    顧長錦抬手捏了捏有些酸痛的眉心。

    “皇上,您沒事吧?”鄭太醫在一旁有些憂心的低聲問道。

    顧長錦輕輕搖頭,然后朝一旁的小太監招了招手,“來人,慕大人喝醉了,扶他回去休息。”

    小太監低頭應道:“嗻。”

    小太監帶著兩名禁衛走到慕連身旁,“慕大人,奴才扶您......”

    “我沒醉!我清醒著呢!”慕連冷聲打斷小太監的話,目光紋絲不動的落在顧長夜身上。

    見慕連半點不肯退讓的樣子,顧長夜也有些不悅起來,冷眼看著他,“慕大人有什么話必須要在這里說嗎?”

    慕連語氣惱怒的說道:“我便要在這里說,當著這個下賤的通房說,王爺收一個通房本來任何人都干涉不了,但是您走到哪里將她帶到哪里,搞得人盡皆知,這未免也欺人太甚了,豈不是讓我慕某的女兒,成為了他人的笑柄!”

    顧長夜眼底流出輕蔑。

    慕連說的話實在讓他有些想發笑。

    若慕連當真那么在乎自己的女兒,舍不得她成為別人的笑柄,又怎么會舍得犧牲她的幸福,將她嫁給一個她并不中意的男人呢。

    說白了這場婚事,只是為了滿足顧長夜和他二人的私欲而已,慕慈只是一個可憐的犧牲品罷了。

    這些話顧長夜并沒有說出口,他可以不給慕連留面子,但是慕慈是無辜的,若是他這般質問慕連,只會讓慕慈今后難堪。

    而且不管如何這場婚事都不會取消,他不能同慕連撕破臉。

    顧長夜剛要開口,那頭換啥和那個搶先開了口,“阿奴是朕邀請來的,她救了眾多大臣,朕還欠她一個心愿,這次只是想表達謝意而已,是慕大人多慮了。”

    皇上這么說,讓慕連有些無話可說,可他心有不甘,憤憤的等著顧長夜身旁的花枝。

    花枝的臉色越發慘白。

    到底還是變成了眼下這般情景。

    因為她的私心,所以她強迫自己將顧長夜的婚事拋在腦后,只想和他在一起,但她也有想過,或許有一天她會成為最被人嫌棄厭惡的人,也會成為使顧長夜難堪的人。

    “還請皇上饒恕微臣的莽撞,微臣也不過是愛女心切,不想她受半點委屈罷了!我擔心這個阿奴紅顏禍水,王爺貪圖美色,這會害了王爺的!”慕連義正言辭的說道。

    眾人不由得倒吸氣,暗暗感嘆慕連喝多了還真是敢說。

    連顧長錦也開始不悅起來。

    花枝垂著頭,雙手緊攥著裙擺,死死咬著下唇。

    會發生這種事都是因為她,那解開慕連憂慮的人也就只有她。

    “慕大人。”

    花枝倏然開口,將眾人的目光齊齊吸引到自己身上。

    顧長夜也皺眉向她看去,冷聲警告,“不要多言。”

    可花枝第一次不想聽他的話。

    她將眼底的酸澀忍住,抬頭看向慕連,神色認真地說道:“慕大人,我雖是王爺的通房,但還是清白之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