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4章 怒火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4章 怒火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的聲音落下眾人驚訝的傳出嘩聲。

    花枝并沒有注意到旁人吃驚的模樣,她現在滿心思想的,都是如何證明顧長夜不是慕連所說的那種人。

    “慕大人對王爺有所誤解,我受了王爺許多恩惠,一直都想著報答,奈何身無長處,只能用貼身侍奉這種方式來回報,但王爺是正人君子,從未......”

    說到這,花枝心下一陣發虛,瞥了一眼身旁的顧長夜,才發現他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她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讓自己清醒幾分,勉強將剩下的話說完:“......王爺從未碰過我。”

    說到最后幾個字,花枝越發沒了最開始的理直氣壯。

    顧長夜自然是碰過她的的,他們二人夜夜同榻,每夜顧長夜都會抱著她入睡,而且他們兩個也親吻過,這對于花枝來說就是頂頂親密的舉動了。

    過去她雖喜歡顧長夜,但是知道顧長夜對她無意,覺得這種事要兩情相悅才可以,所以一直控制著他們二人的距離,生怕旁人將她對顧長夜的心思看臟了。

    但最近她發現顧長夜似乎很喜歡這種親密的舉動,外加次數多了,她發現自己也喜歡這種親密的感覺,也就忘掉了那些事。

    眼下當著這么多人說謊,她當然心虛。

    不過小舞有偷偷給她看過一些書,她知道她和顧長夜雖舉止親密,但并沒有實在的云雨之歡,只要沒有走到那一步,她便還是清白之身。

    她有些緊張的吞咽一下口水,然后強迫自己大膽的只是慕連的眼睛。

    “慕大人,王爺并不是貪圖美色之人,若是真的貪圖美色怎么會不肯碰我一下,王爺也很看重慕小姐,除了她之外,再沒有人適合恭王妃這個位子,我也有自知之明,定不會破壞王爺這么好的婚事!”

    她說完這些,四周忽然變得有些靜悄悄。

    沒有一個人做聲,都一副驚呆了的模樣看著花枝。

    但其實每個人都暗揣著不同的心思。

    沈憐在一旁看著花枝,然后目光又驚訝的移向顧長夜。

    花枝是顧長夜的通房,她本以為這兩個人肯定是把該做的事情都做了,對花枝說的話保持著懷疑的態度。

    可看著花枝說話的模樣,覺得最起碼那句清白之身應該不是假的,這又讓沈憐很是不解。

    明明顧長夜總是注意著花枝,就算不是喜歡,絕對也有別的心思,又夜夜在一個屋子里,怎么可能什么都沒發生過?難道其實他對花枝并沒有那種心思?

    她想不明白這件事,而慕連困惑的是另外一件事。

    他借著酒勁本想點點顧長夜,把這個叫阿奴的趕走,以免礙著他的計劃,正常來說就算不生氣,這個阿奴肯定也是不愿顧長夜成親的,怎么說恭王府有了女主人對她來說都是不利的。

    眼下這情況完全出乎慕連的意料,這個阿奴力證顧長夜清白,還一副生怕毀了這門婚事的模樣。

    如果這是裝出來的,那這個小姑娘的心機實在深不可測,更是不能留,可是如果說的全是真心話,那這個阿奴到底圖的是什么呢?

    最后打破這寂靜的是顧長夜。

    “阿奴,回營帳去。”他冷聲說道。

    花枝看向他,注意到他眉心的褶皺,和他眼底濃濃的不愉快。

    看到他生氣的樣子,花枝的心提了起來,思忖著是不是剛剛自己說錯了什么話。

    “等到,等到王爺成親那日,我自然會離開王府的......”花枝咬著下唇,顫聲說道。

    她這句話是說給慕連聽的,她知道同慕家結親,對顧長夜十分有利,希望慕連可以多相信顧長夜一些。

    可這句話將顧長夜徹底激怒,滿含怒氣的低吼一聲:“滾回去!”

    花枝被嚇了一跳,身體本能的向后瑟縮。

    顧長夜一身的寒氣,眸底一片暗色,看不到半點光亮。

    最近的顧長夜變了許多,花枝經常能在他的眼底看到過去從未看到過的情緒,可眼下,他又變回了從前的模樣,好像下一個瞬間就會讓她跪在雪地中罰她一樣。

    花枝還是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但對顧長夜的話言聽計從,連忙站起身離開。

    顧長夜微微垂眸,努力克制自己心底翻騰的怒氣,可是花枝剛剛說的話在他心頭纏繞,讓他那股怒火無論如何也撲不滅。

    “憐兒,你也回去。”他口中緩緩吐出幾個字。

    花枝離開了,沈憐卻是也沒興趣呆下去了,她知道接下來都是一些朝廷上的事情,同她沒有什么關系,便一言不發的站起身,乖順的離開。

    看見沈憐起身離開,夏禾的唇角勾了勾。

    他朝一旁的侍衛勾了勾手指,侍衛便立刻附耳過去。

    “去請人吧,顧長夜我會拖住的。”夏禾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侍衛低聲應道:“是。”

    與此同時,阿史那云也看住這個時機。

    顧長夜留在宴席上,大部分的禁衛也守在宴席附近,沈憐一人離開,此時是動手的最好機會。

    “藥格羅想辦法將沈憐帶到沒人的地方,稍后我就過去。”阿史那云低聲說道。

    藥格羅看熱鬧正看得起勁,眼底流出幾分失落,“我還挺好奇接下來會怎么樣......”

    “正事要緊。”阿史那云提醒道。

    藥格羅只好起身離開席位。

    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在氣氛冷薄的那邊,并沒有注意到席位上少了什么人。

    最后有人忍不住出聲,“慕大人,你剛才不說了男人有個三妻四妾很正常,還和王爺斤斤計較這事,這顯得你多小肚雞腸,而且剛剛阿奴姑娘不是說了,同王爺之間沒有什么,你還不同王爺認個錯。”

    慕連的酒意已經清醒過來,想起自己剛剛的舉動,覺得的確是魯莽了,先不說同顧長夜說了那么過分的話會怎么樣,著宴席上人這么多,還有赫然的人,最重要的是夏禾也在一旁看著,這么一鬧,豈不是暴露了許多破綻。

    他剛想出聲認錯,了結此事,顧長夜卻先開口。

    “慕大人,難道日后本王納個妾室,也要經過你的允許嗎?”

    顧長夜聲音里是低壓壓的戾氣,讓慕連不寒而栗。

    慕連咬了咬牙,連忙低頭,“剛才是下官喝的太多了,說了錯話,還請王爺恕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