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5章 針鋒相對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5章 針鋒相對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卻對他的認錯不理會,“到底是本王讓慕小姐成為笑柄,還是慕大人自己使慕小姐成為笑柄?若慕大人覺得這門婚事不合適,就此作罷也可。”

    聽到顧長夜的話,周圍的人又一陣嘩然。

    慕連的臉色一陣鐵青,心頭剛平息的氣憤又燃了起來,可沒有酒意他也少了幾分同顧長夜較勁的勇氣。

    他以為恭王府同慕家的親事,是絕不可能出現變故的,因為顧長夜需要他的支持,可沒想到顧長夜會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出作罷二字。

    “你......”

    慕連咬著牙剛吐出一個字,身后忽然傳來一道極冷的聲音。

    “長夜,不準說氣話。”顧長錦視線冰冷的看著顧長夜。

    顧長夜的眉心微微一蹙。

    皇上很少露出這樣嚴肅的神情,眾人立刻噤聲。

    雖然平日里皇上總是一副溫和病弱的模樣,可是偶爾冷下臉來,身上的帝王之姿還是十分壓人的。

    顧長夜沒有作聲,垂下眼眸掩去自己此刻眼底的波瀾。

    慕連也不敢再說什么,畢竟此事是他先挑起的,若真是論責,肯定是他占大部分。

    但顧長錦的臉色很快就緩和下來,輕聲對慕連說道:“慕大人,長夜是什么樣的人我最是了解,他向來不貪圖美色,且很有責任心,將來定不會辜負慕小姐的。”

    “是,是微臣誤會王爺了,剛才還說出那些話,實在該罰。”慕連連忙說道。

    顧長錦擺手,“長夜剛才也說了過分的話,此事就此作罷,莫要再多說了。”

    有臺階下,慕連自然是樂不得,“是。”

    “不要因為這件事少了晚宴的興致,今日這宴席是給秋獵賽的魁首準備的。”說著,顧長錦舉起酒杯面向阿史那云,“特使今日秋獵的風采實在讓人佩服。”

    如此明顯的轉移話題,讓阿史那云有些想發笑,但他也懶得再看這場鬧劇,就此舉起酒杯,順著顧長錦的話說道:“陛下謬贊了,今日之事運氣好罷了。”

    旁人收回注意,通通轉向阿史那云,笑著說著恭維的話。

    顧長夜卻分過去半點視線,他垂眸看著剛剛花枝盤子中,那塊他夾過去的肉,右手的拳頭緩緩握緊。

    他很清楚自己在氣什么,但也氣自己會有這種失控的情緒。

    他突然明白了,當初顧長錦為何說不可動情。

    原來這世間并不是所有的情緒都可以控制得住,而動情后,那些不可控的情緒會越來越多。

    從此他就有了軟肋。

    楚嵐忽然從身后身后冒出來,壓低聲音在顧長夜耳旁說道:“王爺,剛剛我收到飛鴿傳書,王府那邊已經開始了。”

    顧長夜強行將那些情緒拋掉,緩緩抬眸看了一眼不遠處悠閑喝著酒的夏禾,片刻后收回視線準備站起身離開。

    夏禾其實一直暗暗注意著顧長夜,就是為了防止他離開宴席。

    見他還想準備離開的樣子,夏禾忽然忽然出聲,“王爺,我有些事挺好奇的,剛剛那個阿奴說,她同王爺之間什么都沒發生過,這是怎么回事?”

    夏禾的話將眾人的視線再次引向顧長夜。

    其實很多人都好奇這件事,只是沒人敢問,眼下夏禾問出口正好滿足了眾人的好奇心。

    顧長夜視線幽幽的落在夏禾身上,眼眸深處的殺氣警告著對方不要招惹他。

    夏禾卻只是抿唇淺笑著,完全不為所動。

    他居心不良,顧長錦已經意識到,立刻冷聲開口說道:“這是長夜的私事,與夏丞相無關吧?”

    夏禾并沒有因此閉嘴,轉頭看向顧長錦,“皇上,臣也是出于好意,之前恭親王一直沒有娶妻納妾之意,身邊也沒有個女子,本來就有人揣測......王爺是不是有什么隱疾,后來知道王爺有個通房,我還替王爺舒了口氣。”

    顧長夜的眉心皺起,一旁的楚嵐也露出震驚的表情,沒想到夏禾竟公然說這種事。

    宴席上還有惠琳郡主和另外幾個女子在,實在不該說起這種事。

    想著,楚嵐朝慧琳那邊的席位看去,才發現慧琳正一臉輕蔑的看著顧長夜,似乎很樂意聽夏禾貶損顧長夜的話。

    夏禾接著說道:“剛剛那個阿奴說是清白之身,我先又有些擔憂王爺的身體了,皇上,若是王爺真有什么隱疾,立刻讓鄭太醫幫忙看看,早些診治為好。”

    說完,夏禾的狐貍眼狡猾的彎起,惡趣味的向顧長夜瞥去一眼。

    被他這么一說,顧長錦也意識到這個問題,蹙了蹙眉頭。

    顧長錦因為病弱的原因一直沒有子嗣,就連皇位的繼承都只能托付給信任的顧長夜,可若是顧長夜也有什么隱疾,這......

    但顧慮到眼下不是說這話的場合,顧長錦便暗想,等之后再讓鄭太醫幫顧長夜看看。

    他剛想開口說些什么止住這個話題,顧長夜卻幽幽開了口。

    “沒想到夏丞相這么關心我,不過讓夏丞相多慮了,本王的身體很好。”說著她停頓一下,一邊唇角陰冷的勾起,“倒是夏丞相,早就過了而立之年,妻妾沒有,通房也沒有,難道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眾人這才意識到,夏禾同顧長夜沒什么兩樣,三十多歲半點娶妻納妾之意沒有,府中也沒有通房的婢女。

    這么想來,夏禾要比顧長夜的情況嚴重多了。

    在蜀國,男子大多十七八歲便成家了,即便沒有成家家中也會塞幾個通房,而這些都沒有,就實在是讓人奇怪。

    眾人的視線轉到夏禾身上。

    夏禾的唇角抖動了兩下,沒想到顧長夜會將這話頭指向他。

    “鄭太醫,夏丞相個年紀若是有什么難言之隱,醫治的話還來得及嗎?”顧長夜向鄭太醫問道,視線卻冷冷的落在夏禾身上。

    突然被顧長夜叫道,鄭太醫失措了一下,朝身旁的皇上看去。

    顧長錦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畢竟現在明顯是夏禾落了下風,他自然沒有出口幫襯的道理。

    鄭太醫看出他的意思,硬著頭皮開口說道:“倒是可以醫治,但若是久疾,恐怕有些難度,若夏丞相真需要醫治,那就讓下官......”

    “不必了,我很好。”夏禾咬牙切齒的打斷鄭太醫的話。

    顧長夜冷聲開口,“怎么?難道夏丞相有貼心人了?”

    夏禾臉色微微一變,眸色驟然泛出寒意。

    顧長夜一臉淡漠的看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一名侍衛突然跑向夏禾,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夏禾的臉色變得比剛才更加繃緊,立刻站起身。

    “皇上,臣有些事要去處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