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09章 錯抓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09章 錯抓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大嶼山。

    因為夏禾離開宴席,眾人寂靜了一陣。

    楚嵐俯下身湊到顧長夜耳邊,壓低聲音說道:“王爺,王府那邊的事情怎么處理?”

    顧長夜沉吟片刻,開口說道:“既然已經知道想知道的了,人等日后再想法子抓回來,你讓人回去傳消息給李叢,讓他先將王府里的事情處理好。”

    “是。”楚嵐低聲應道,正準備起身離開,又想起什么,“王爺,剛剛我瞧見阿奴姑娘的神色有些恍惚......”

    顧長夜眉心蹙了蹙,然后幽幽開口,“我會處理。”

    楚嵐不再作聲。

    而剛剛匆匆離開的夏禾,此刻神情凝重,冷聲向身后的侍衛問道:“知道是什么人闖進來了嗎?”

    侍衛立刻作答:“看那身手,好像是宮中的人。”

    “宮里的?”夏禾的腳步陡然停住,眉頭皺的更緊幾分,“是禁衛?”

    “是......”

    侍衛有些猶豫,想了想才慢吞吞的說出來,“不過看樣子,好像是太后的人。”

    夏禾隱隱猜到,眸色沉了一下。

    半晌,他沉聲說道:“你們先將沈憐安頓好,宴席那邊盯緊顧長夜,那邊我去看看。”

    侍衛拱手,“是。”

    話音剛落下,遠處就傳來禁衛的喊聲。

    “來人!有刺客!”

    聲音很快就驚動宴席那邊的人,這讓夏禾的臉色越發陰沉。

    他低頭思忖片刻,對侍衛說道:“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拖住顧長夜。”

    “明白!”

    聽到侍衛的應答,夏禾抬腳急匆匆的朝樹林的方向跑去。

    禁衛的聲音使宴席發生了騷亂。

    “有刺客?!”有人驚慌的站起身。

    皇上身邊的禁衛手腳十分利索的護上去,將皇上圍在最中間,十分警惕的看著四周。

    顧長夜神色緊繃的向身后的楚嵐問道:“怎么回事?”

    楚嵐-也不知道眼下這是什么情況,一臉茫然,“不知道,沒看到什么人啊。”

    “沒看到現在就去看!”顧長夜厲聲說道。

    楚嵐連忙轉身跑開。

    阿史那云看中此時的騷亂,意味深長的勾了勾唇角,趁著無人注意的時候站起身。

    宴席的四周都是禁衛看守,阿史那云準備離開被其中一名禁衛攔下。

    “阿史那特使,眼下有刺客闖進大嶼山,暫時還是不要亂走為妙,呆在此處,由我們保護最為安全。”

    阿史那云看了一眼攔住自己的那人,鋒利的眼梢有一瞬的染上寒氣。

    他向來不喜歡有人干擾他做事,不過念及此地是蜀國,此時也不宜生出旁的事端,很快他就斂起不悅,開口說道:“我的人剛剛回營帳那邊了,我要過去看看。”

    那名禁衛依然不肯松口,“不行,為了您的安全,您不能離開這里,營帳那邊也有禁衛軍在守著,請特使安心在這里扥過一會兒,等抓到此刻自然能離開。”

    阿史那云蹙了蹙眉頭,然后不再和那名禁衛爭論,靜默的轉身。

    但他并沒有打算就這樣回到宴席中,而是走到偏僻的角落,從懷中掏出一根白玉哨笛。

    此哨笛發出的聲音只有狼犬能聽得到,人耳卻不能察覺。

    阿史那云輕吹哨笛,沒一會兒,宴席旁的叢林中便傳來一陣窸窣的聲響。

    很快禁衛便察覺到動靜,神色緊繃的看著昏暗的叢林中。

    “那里好像有動靜,來人!跟我去看看!”

    看著禁衛軍將注意力都放在草叢那邊,阿史那云飛快閃身出去,身影很快便鉆進黑壓壓的樹林之中。

    正好藥格羅從樹林深處跑了出來,看見阿史那云一陣欣喜,“特勤你出來了?”

    “嗯。”阿史那云神色淡淡,聲音卻很嚴肅的問道:“怎么回事?人你們帶走了?”

    藥格羅搖頭,“他們說的刺客不是咱們的人,而是一幫黑衣人,我剛才正巧碰見了,特意注意了一下身手,看起來也不是夏禾的那幫手下。”

    阿史那云沉聲問道:“所以,是真的刺客?”

    藥格羅摸著下巴的胡須想了想,然后搖頭說道:“那兩個黑衣人的身手,看起來像是蜀國的禁衛。”

    阿史那云的眼底閃過微微的驚訝,“禁衛軍?”

    “我也沒搞清楚什么狀況。”藥格羅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不過轉瞬臉色就辦了起來,十分認真的說道:“不過他們抓走了一個小姑娘,剛剛天色太暗,那個叫阿奴的和沈憐的衣裳穿的太像,我一時也沒有搞清楚他們帶走的是哪一個。”

    阿史那云一陣沉默,然后開口說道:“不管是哪一個,都要去把人救出來。”

    說完,他又掏出哨笛吹了一聲,很快勃律便從幽密的草叢中跑到他的腳旁。

    “勃律能找到他們。”

    阿史那云摸了摸勃律的頭,勃律立刻露出乖順的模樣......

    ......

    “人帶來了?”

    “是,就是沈小姐。”

    “嗯......”

    昏昏沉沉中,花枝聽到兩個人的對話,其中有一個女人,那女人的聲音聽著有幾分耳熟。

    花枝的眼簾微顫了兩下,然后稍用了一些力氣才緩緩抬起眼簾。

    她被人捆住手腳扔在地上,四周為了一圈身穿夜行服的人,每人手里都握著一個火把。

    而面對花枝的不遠處,停著一輛馬車。

    “醒了?”

    馬車里傳出女人的聲音,帶這成熟嫵媚的氣息,但卻掩不住語氣中的冰涼。

    花枝掙扎的坐起身,皺眉掃視了一圈,確定自己還在大嶼山內后,暗暗松了一口氣。

    馬車里的女人再次開口,“你乖乖回答我的話,我會放你活著回去。”

    花枝越發覺得那個聲音耳熟,并沒有回應女人的話。

    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什么目的,沉默便是最好的應對方式。

    她不回應,女人便繼續說道:“你的母親阮靈,是不是曾給你留下什么重要的東西?”

    花枝被她問的一怔。

    阮靈?她的母親?

    思緒轉了一轉,花枝才反應過來,這幫人的目標應該是沈憐,但因為他們二人穿的衣服太像了,所以抓錯了人。

    花枝并不急著表明身份,依然用沉默回應。

    她想知道馬車里的女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如果你還想活命,就乖乖回答我的話。”女人沉聲說道。

    花枝想了想,裝糊涂的說道:“母親留下的東西太多,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么。”

    女人的聲音里染上些許不耐煩,“像是信物之類的?”

    花枝繼續裝樣子,歪頭想了想,然后弱聲說道:“母親的很多東西都已經遺失了,并沒有給我留什么。”

    “怎么可能?!”女人的聲音頓時拔高幾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