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0章 周旋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0章 周旋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怎么可能?!”

    因為女人十分不甘心的聲音,花枝的眉心蹙了蹙。

    不過這一聲過后,女人很快恢復鎮定,“小姑娘,你最好再仔細想想,若是不能給我滿意的答案,你可就不能安全的從這離開了。”

    花枝悄悄往一旁黑壓壓的森林瞥去一眼。

    此處并沒有掛起照明用的燈籠,想來應該是大嶼山的西側,這面因為樹林過去繁密,不適于秋獵,所以并沒有算在秋獵賽的范圍內,自然也沒有安排禁衛軍在這里看守。

    他們一定是看中這點,所以才會將她帶到這來。

    可是大嶼山禁衛的布防,應該只有禁衛軍幾個統領和顧長夜知道,綁她這幾個人又是為何如此清楚?

    難道是夏禾派來的人?

    花枝在心中暗暗思忖著。

    女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小姑娘快回答我。”

    花枝回過神,“我不想死,但是你要給我一些提示,否則我不知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就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你......”

    她的聲音越來越弱,臉上滿是畏怕的神情。

    當然她的神情,女人并看不到,因為女人坐在馬車里,她們二人之間隔著一個厚厚的簾子。

    女人略微沉默,然后幽幽開口說道:“沈家大少爺是難得的奇才,有著過人的記憶力不說,還能造就無數奇機巧械,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這些。”

    花枝神色漸沉下來。

    她從旁人那里聽說過沈憐的父親。

    過去蜀國的大部分兵器圖都是由沈憐的父親繪制,其才華與品性被很多人贊賞。

    女人繼續說道:“你父親繪制的最后一個兵器圖,并沒有上交給朝廷,而是送給了你的母親,那時一把可以十連發的弩,可以說是當今世上最厲害的武器,若是誰能多的那張圖,怕是世間無人敢不臣服于他的腳下......”

    說到這,花枝就已經明了對方的用意。

    這次抓沈憐,應該就是為了那混著那張兵器圖。

    “對,對不起,我并不知道什么兵器圖,母親沒有給我看過那東西......”花枝依然假借著沈憐的身份,身子向后瑟縮了一下。

    從馬車里傳出一聲幽幽的嘆息,“你當然不知道,阮靈不肯將那東西交給任何人,還將那張圖一分為二。”

    雖然女人沒有阮靈為什么要這樣做,但是花枝已經暗暗猜出其中緣由。

    像阮靈那般正直善良的女子,一定不想那張兵器圖落入壞人的手中。

    但花枝又有些不解,既然怕有人利用兵器圖做壞事,為何不直接將兵器圖毀掉呢?

    “那張圖最重要的部分,被鎖進了機關匣中,而打開瞎子的鑰匙,她應該交給了你。”女人說完停頓了一下,然后聲音里多了幾分陰寒,“好了,現在你該好好想想,你有沒有拿到過什么重要的東西。”

    花枝的腦中突然劃過香菱的影子。

    香菱生前說過再找一件很重要的東西,而且必須要銷毀,難道就和這個兵器圖有關?

    花枝低頭思忖片刻后,抬頭說道:“我們家遇害的時候,東西大多遺失,母親并未留給我什么。”

    她這句話倒是沒有摻假。

    沈憐的確沒有什么有關阮靈的東西,就連唯一可以惦念的夜明珠,都是顧長夜在龍城時,從賈文的手中搶回來的。

    “不要和我耍滑頭!”女人突然按奈不住的大喝一聲。

    也就是這一聲,花枝頓時回想起這個聲音曾經在那里聽到過。

    花枝的記性好,不僅是圖畫文字,臉氣味和聲音也記得住。

    這個女人的聲音,花枝在皇宮里的聽到過。

    那人高高在上,總是端莊的坐在高處,唇角噙著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眼底卻總是裝著的陰冷,有時候在氣勢上甚至碾壓身旁的皇帝。

    太后。

    意識到馬車里坐的是當今太后,花枝眼底露出震驚。

    太后想要兵器圖?

    花枝的背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張兵器圖如此厲害,而太后想得到這張圖,花枝自然能猜到太后想要做什么。

    這對顧長夜非常不利,她必須將此事告訴給顧長夜。

    此時的宋婉思還不知道手下抓錯了人,也不知道車外的人在想些什么。

    “顧長夜一定保有你母親的東西,你若乖乖同我合作,把你母親的遺物交給我,我可以實現你任何愿望。”宋婉思的語氣中帶著幾分哄誘。

    花枝皺起眉頭,暗暗的試著能不能掙脫綁著手腳的繩子,發現不可能后,只好在心中暗暗期盼,能有旁人注意到她不見。

    幾道黑影突然從樹林躥過,鬧出的動靜,使周圍的黑衣人們,神色頓時緊繃起來。

    宋婉思也聽到聲響,“什么人?!”

    “不知道。”其中一名黑衣人出聲回答:“請您在馬車中坐好,我們會保護您離開。”

    宋婉思心中有些不悅。

    因為她有些不相信夏禾,所以才大老遠的親自從宮中趕來,為的就是能從沈憐口中挖出什么有用的東西,可是什么都沒問出來,就讓她這樣離開,她十分的不甘心。

    “把那個小丫頭給我帶過來,我要將她帶走!”宋婉思命令道。

    黑衣人一驚,“主人,不能帶走她,顧長夜那邊肯定會追上來的!”

    “馬上給我帶過來!”

    宋婉思完全不聽那人的話,低聲吼道。

    黑衣人皺眉猶豫起來。

    就在他猶豫的功夫,幾道黑影從茂密的樹林中躥出。

    未等花枝看清,已經有一個人沖到她的背后,一刀斬斷她手腳上的繩子。

    手腳一松,花枝立刻站起來。

    周圍的人已經打了起來。

    保護宋婉思的人已經顧不上花枝,他們首要的目標是保護好宋婉思,只好退守在馬車旁。

    花枝不知道來人是誰,但她可以肯定這些人不是顧長夜的手下,因為他們沒有穿著暗衛統一的服裝,不過看樣子,應該是來救她的。

    花枝身體向后退著,猶豫片刻后,扭頭向樹林中跑去。

    雖然來人看樣子是要救她,但還不能確定是好人還是壞人,她只好趁亂先跑走。

    坐在馬車里的宋婉思聽到打斗聲,有些著急的問道:“快!快把那個小姑娘給我帶過來!她一定知道兵器圖的線索!”

    外面的黑衣人饅頭大喊,顧不得回她話,吃力的應付著突然沖出的這些人。

    在兩方纏斗時,有一個人影從樹林中跑出來,閃身傷了馬車。

    未等宋婉思看清是何人,那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壓著嗓音附在她的耳邊低語。

    “太后,您實在是不乖,怎么從宮中跑出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