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1章 爭吵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1章 爭吵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宋婉思看著眼前帶著面具的男人,眼睛驚恐的睜大。

    “太后私自離宮,若是讓皇帝知道了,怕是會出大事吧?”

    男人嗓音十分低沉沙啞,落在人的耳中,讓人有些不舒服。

    “你,你是什么人?”宋婉思的身體向后挪了挪,想同這個人拉開距離。

    可她退后一點,男人也立刻逼近,泛著寒氣的面具觸碰到宋婉思的鼻尖,讓她下意識的打了個寒戰。

    感覺到他身體的緊繃,男人在面具后面發出一聲低笑。

    馬車外兵器相接的聲音不絕于耳,可男人卻沒有半點緊張感。

    這感覺就像是那個人......

    宋婉思正想著時,男人抬手緩緩摘下面具。

    夏禾帶著幾分邪氣的臉露了出來,看見是他宋婉思才松了一口氣。

    “夏禾,你......”

    她的話未說完,夏禾便用右手食指勾起她的下巴,是她的眼睛直視著他。

    夏禾唇角勾起一抹笑,但是那笑容里含著幾分不悅,“太后實在是太不聽話,不在宮里乖乖呆著,擅自跑到這里,這次一定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宋婉思皺了皺頭。

    夏禾說話的語氣和態度讓她感覺惱火,抬手一把拍開下巴上的手,冷聲說道:“我等不了了!夏禾,你說要把顧氏的江山送給我,可我已經等了二十年,我還是太后,長琪還是一個無名的皇子!所以我必須自己做些什么!”

    “你能做什么?”夏禾的眉心也皺了起來,明顯是因為她說的話,“我說過我自有安排......”

    “我不信你!”宋婉思倏然打斷他的話。

    夏禾頓時怔住。

    其實他一直知道,宋婉思是不信他的,可是聽她親口說出來,她還是會覺得難受。

    夏禾的眸底微微顫抖著,半晌后突然抬手發了狠的捏住宋婉思的臉頰,俯身前傾靠近她。

    “不信我?除了我你還能信誰?信你那個把你送進皇宮,服侍一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的爹?信你那個口口聲聲說愛你,要同你私奔,最后為明哲保身同你撇的一干二凈的青梅竹馬?”

    他細數著過去曾背叛過宋婉思的人,使宋婉思的臉色越發難看。

    這些背叛過她的人最后都沒有落得好下場,她那滿心滿眼權勢的父親,在出訪南城時,活活被受了驚的馬踏死,而那個負心漢,最后也被砍了頭。

    這些都是夏禾為了討好她,一手策劃的。

    可宋婉思一點也不感謝他,她覺得這是夏禾應該為她做的。

    她揚著下巴怒視著夏禾,然后抬手惡狠狠的揪住夏禾的衣領,“夏禾!我是太后,你敢放肆!!”

    夏禾的眉頭緊鎖著,剛想在說些什么,馬車外傳來聲音,“主人!您先乘馬車離開吧,這幫人的身手極好,您先離開我們斷后。”

    “不行!”宋婉思厲聲說道:“把那個小姑娘給我帶過來!”

    “可是......她已經跑了。”

    聽到那人猶猶豫豫的聲音,宋婉思的火氣又騰升幾分,“什么?!還不把人給我抓回來!”

    看到宋婉思有些歇斯底里的模樣,夏禾的眸色一沉,片刻后他幽幽對碗面說道:“不用抓回來,派兩個人去把那個小姑娘處理掉,處理的干凈一些。”

    外面立刻應道:“是!”

    宋婉思不明白夏禾是什么意思,剛想吼他,卻被夏禾搶先開口:“你抓的那個根本不是沈憐。”

    “什么?”

    “他們抓錯人了,那是溫云歌的女兒花枝,沈憐現在在我那里,乖乖跟我走,我帶你去見她。”

    聽到夏禾這樣說,宋婉思沉默下來。

    她不相信夏禾,可好像她身邊也只有夏禾一人可以依靠。

    見她不再胡鬧,夏禾松開手,敲了敲窗棱,示意車夫離開。

    車夫立刻揮動馬鞭,讓車駛離原位,以免被周圍的打斗波及。

    “他們跑了!”藥格羅喊道。

    阿史那云立刻向馬車離開的方向看去,可還未定睛,身側便有刀刃橫劈過來。

    幸好他反應極快,閃身躲過去,然后一刀捅進那人的腹中。

    他剛想飛身去追那輛馬車,可余光里瞥見有兩個黑衣人,朝花枝逃離的方向追去,他皺了皺眉,也飛身朝那邊追去。

    夜越深,樹林中的風越大。

    這邊沒有的燈籠照明,夜盲的花枝便變得寸步難行。

    但她不敢停下,只能磕磕絆絆的向前跑著。

    一陣風在樹梢飛快上掠過,花枝驀地停住腳步。

    她雖看不清前方是什么,但直覺告訴她,再往前一步就會又落到別人的手中。

    追上來的黑衣人從懷中掏出一個火折子點亮。

    火光照亮兩名黑衣人的身影,花枝身體本能的后退起來。

    二人的手無聲無息的握緊刀柄,雙眼如一只殘暴的野獸,死死地盯著花枝。

    花枝急忙轉身要逃,可轉過身的一瞬,她再一次頓住。

    身后一匹狼正齜牙危險的盯著她,好像隨時都會撲上來的樣子。

    花枝一驚,大嶼山上并沒有這么危險的動物,怎么會有狼?難道是這幫黑衣刺客帶來的。

    她正思考的時候,身后的黑衣人沉聲說道:“我們是來送你上路的。”

    話音落下,身后便傳來刺客沖上來的聲音。

    花枝想跑掉,可另一邊的路已經被那只狼堵住。

    難道,她真的要死在這里了?

    狼的喉嚨里的發出壓抑的嘶鳴的聲,下一瞬,猛地朝花枝的方向撲了過來。

    花枝下意識的抱住頭蹲下身。

    她不知道自己會死在那兩名刺客的刀下,還是被那只狼活活吃掉,只能聽天由命,等著身上傳來劇痛。

    可是她沒有等來該有的疼痛,反倒聽到身后的刺客傳來一聲悲鳴。

    花枝睜開眼看過去,發現那只狼已經撲到一名刺客,兇狠的咬住他的咽喉,刺客痛苦的倒在地上掙扎著。

    另一名刺客神情有些驚恐的看著自己的同伴,不過很快便回過神,握緊刀柄再次沖向花枝。

    眼看著刀刃就要落到她的身上時,另一名黑衣人突然從樹上落了下來,擋住刀刃,和那名刺客扭打在一起。

    花枝知道這個人不是太后派來的,可又不知道他的身份,一時也不知道該不該逃跑。

    那人的身手在刺客之上,七八下便將刺客解決掉,而另一名已經被狼活生生的咬死。

    花枝向后退著,顫聲問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身子頓了一下,然后轉身將擋住臉的面罩緩緩扯下。

    阿史那云噙著意味深長的笑意,看著她說道:“這下,你又多欠了我一份人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