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2章 相像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2章 相像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震驚的看著他,“怎么是你?”

    阿史那云鼻間發出一聲輕笑,“我也沒想到,被抓的會是你。”

    說著,他抬腳向花枝邁出一步。

    花枝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盯著阿史那云,“你想做什么?”

    看著她那副緊張的模樣,阿史那云抬起雙手無辜的晃了晃,似是示意花枝他沒有惡意。

    “你似乎,對我有很大的偏見。”他掐著腰挑著眉梢說道。

    花枝輕輕咬了一下下唇,然后十分疏離的說道:“不是偏見,我討厭你。”

    “為什么?”

    “因為你將那么多無辜的女子送到柔麗做官妓。”

    想起那些蜷縮著身體,哭喊著想要逃離的女子,花枝的手便緊緊握成拳頭。

    就憑這一點,作為她討厭阿史那云的理由就足夠。

    阿史那云對她的話沒有解釋,聳了聳肩,“我的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手上沾著很多無辜之人的血,但是我對你卻沒有惡意。”

    花枝并不相信他說的話,心里認定阿史那云意有所圖。

    阿史那云也知道,僅憑自己三言兩語,是無法放下花枝的戒備。

    “你不信我的話也沒關系,至少剛才我是在救你,你是明白的吧?”阿史那云說道。

    花枝一陣沉默。

    在看到阿史那云那張臉之前,花枝是確定這幫突然出現的人是想救她,可眼下卻不敢確定了。

    她垂眸思忖片刻后,抬頭看向他問道:“你剛才說沒想到被抓的是我,那你原本以為是誰?”

    阿史那云的眼底流出欣賞的目光,沒想到花枝這么快就抓到線頭。

    他也沒打算隱瞞,“我也不確定到底是什么人被帶走了,但想著有可能是沈憐,所以就過來看看。”

    “你想找沈憐?”花枝有些驚訝,“為什么你要找她?”

    阿史那云唇角輕輕一勾,“你覺得呢?”

    剛剛花枝和馬車里的女人的對話,阿史那云躲在暗處聽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花枝現在已經知曉了兵器圖的事。

    花枝的臉色也想到這里,臉色漸漸陰沉下來,“你也想要兵器圖?”

    阿史那云眸光微動,想了想回答道:“與其說是想要,不如說我是想交還。”

    花枝沒有明白他話中的意思,疑惑的看著他。

    “阮靈是我的故友,我知道她的遺愿,想將那張圖交還給她的女兒。”

    阿史那云直截了當的說道,不做絲毫隱瞞。

    不知道為什么,他的直覺說,這些事情可以告訴給面前這個小姑娘。

    “遺愿?”花枝有些不解,忽地想到香菱說過的話,說道:“她的遺愿真的是那樣嗎?那張兵器圖會掀起戰事,到時百姓遭難,血流成河,比起交給沈小姐,她或許更想銷毀那張圖吧?”

    阿史那云沉聲說道:“一開始我也這樣以為,可是兵器這東西本身沒有善惡之分,而是使用者的善惡決定它的用途,這個弩的誕生是為了守護她所愛的人,所以我不能銷毀它。”

    花枝仔細辨別著阿史那云臉上的神情,想要看出他是不是在說謊。

    可阿史那云的臉上沒有絲毫說謊的痕跡。

    花枝有些猶豫的開口,“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

    “我說過我很看好你的能力,想要你為我所用......”

    花枝打斷他的話,“我已經說了,我不會和你走的。”

    看她堅決的模樣,阿史那云笑著搖頭,“那是你的選擇,隨便你,但是話我還要說下去,你不屬于這里,你在顧長夜的身邊永遠只能卑躬屈膝,但我卻能讓你挺直腰背的活下去。”

    花枝依然沒有思考便回答道:“我已經知道該怎樣活下去了,不需要你來為我安排。”

    “一輩子為一個男人活著?”阿是安云的笑容里染上不屑,“如果是這樣的選擇,那是我看錯你了。”

    花枝皺了皺眉頭,用力咬住下唇,半晌從唇邊擠出聲音來,“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值得我舍下一輩子。”

    阿史那云的眸光幽幽,和身后站在的那匹狼一樣,定定的直視著她,好像要看穿她的內心一般。

    “你的眼睛真的很像她。”

    他忽然說出了這么一句,讓花枝有些不明所以。

    “我說的是阮靈,你知道她嗎?你的眼睛很像她。”他說道。

    花枝想起顧長夜書房里的那副畫。

    那畫上的女子宛如天上的仙子一般,她怎么比得上?

    不等花枝的回答,阿史那云繼續說道:“在柔麗肯放過你,也是因為你那雙眼睛,我以為顧長夜也是因為你那雙眼睛所以才會喜歡你,不過現在我發現,你一點也不像她,阮靈從來都是為了自己而活,而且活的比誰都漂亮。”

    從這話中,花枝聽出阮靈于阿史那云來說有多么的特別。

    就算阿史那云不說,花枝也知道自己不如阮靈,可是顧長夜喜歡她,是因為她這雙很像阮靈的眼睛,這個說法花枝還是第一次聽到。

    她有些失神的抬手觸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簾。

    不遠處傳來雜亂的馬蹄聲,阿史那云沒有回頭,沉聲說道:“你等的人來了,不過他真的值得你那么信任他嗎?”

    花枝立刻抬頭想對阿史那云說值得,可是不等她吐出這兩個字,阿史那云已經飛身而起,轉瞬就消失在密林之中,那只跟在他身邊的狼也迅速的跑走。

    沒一會兒,顧長夜便帶著大批的禁衛跑到花枝的身后。

    花枝正看著阿史那云消失的方向發呆。

    她還是不清楚阿史那云想要做什么,可卻隱隱覺得阿史那云那句話是真的,至少,他對她是沒有惡意的。

    顧長夜騎在馬背上,涼薄的視線落在花枝身上,然后看見不遠處兩名刺客的尸體,和距離花枝兩三步外,一個不同于刺客也不同于花枝的鞋印,他的眉頭緊皺起來。

    發現她在這里的時候,他的心最開始是提起來的。

    他本來想第一時間查看她有沒有受傷,可在看到她周遭的情形后,顧長夜立刻意識到她剛剛和其他人在一起。

    而且他隱隱猜到了那人是誰,這讓顧長夜之前擠壓的怒火徹底燃燒起來。

    他一把從地上撈起花枝,然后冷聲對身后禁衛軍說道:“繼續搜查刺客!”

    說完,他便帶著花枝轉身離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