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6章 愧疚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6章 愧疚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顧長夜無法對沈憐說出自己的內心所想,因為他覺得自己有愧于沈憐。

    他甚至能理解沈憐此刻為何會這幅憤怒的模樣,畢竟如今他是沈憐唯一的親人。

    沈憐的眼淚一顆接著一顆落下來,抽泣著說道:“你對我沒有男女之情,我不強求,你瞞著我,我也不怪你,可是為何要用仇家之子來羞辱我?”

    “我沒有!”顧長夜皺眉說道。

    沈憐嗤笑一聲,“你沒有?那為何如今你處處護著她,甚至還為了她,將我送到教習坊?”

    顧長夜的聲音就像一根魚刺般鯁在喉嚨中,咽不下去,吐不出來。

    “過去我就說過,你喜歡上任何人都可以,唯獨她不行,你那時否認了你喜歡她這件事,如今我再問你一次,你是不是喜歡上她了?”

    面對沈憐的質問,顧長夜第一次體會到什么叫如芒在背。

    如果他承認了,會發生什么?

    他心中冒出這個念頭,未等他開口,沈憐便兀自出聲解答了他的困惑,“如果你真的喜歡上她了,我也不會怪你,只是我無法接受我最親的人喜歡上了我的仇人,有你在我也報不了仇,只能以死來告慰亡母之魂。”

    顧長夜一驚,嘴唇隱隱顫抖起來。

    過了半晌他才從喉嚨間擠出聲音,“我不喜歡她。”

    雖然這句話是被逼迫出來的,但沈憐的心底還是燃起得逞的歡喜。

    但這樣還不夠,她眸色陰沉的凝視著顧長夜,“不喜歡?那小叔叔最近時間的所作所為是為何?”

    顧長夜垂下眼眸,擋住自己眸底的顫抖,裝作冷漠的回答道:“本來我也打算讓她活著受罪,如今她滿心撲在我身上,等到慕小姐過門,再將她送走,這樣的報復不是更好?”

    沈憐注意到顧長夜說話指尖在微顫著,這個細節,讓沈憐的眼底流出怨毒。

    不過很快她便斂去眼底的情緒,輕聲問道:“小叔叔說的是真的?”

    顧長夜暗暗咬緊牙關,最后用力地說道:“是。”

    沈憐展露笑顏,“好,我相信小叔叔說的話,畢竟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除了你一無所有。”

    她說話的語調帶著點寂寥,正好觸到顧長夜的軟處。

    顧長夜默聲片刻后,淡聲說道:“你先休息吧,我還有事要處理。”

    說完,他匆匆轉身離去。

    看著顧長夜帶著點倉惶的背影,沈憐緩緩勾起唇角。

    她根本不恨花枝是仇家之子這件事,自從知道自己并不是阮靈的親生女兒后,她對阮靈便沒有了所為血緣之情,阮靈死了,她也不過是難過了一日,還是因為自己沒了好日子可過。

    但后來她有了顧長夜,她覺得自己比作沈家大小姐還要快活,說到底,她還要謝謝溫云歌呢。

    她恨的是要搶走她一切的花枝,搶走顧長夜對她的所有愛。

    可她很了解顧長夜,她知道顧長夜的性子,一定會因為花枝的事而對她有愧,她便要好好利用這份愧疚。

    顧長夜是她,無論用什么辦法,她都要將顧長夜留在自己身邊,哪怕最后顧長夜對她剩下的只有愧疚......

    營帳外的陰影處,阿史那云臉色陰沉的看著走遠的顧長夜,片刻后,他才抬起腳步,朝自己的營帳走去。

    帳內藥格羅正蹲著地上,幫勃律擦著沾滿血跡的嘴。

    看見阿史那云回來,臉色還十分難看,藥格羅奇怪的問道:“特勤?發生什么事情了?”

    阿史那云沉步走到椅子上坐下,修長的手指若有所思的敲打著桌面。

    不知過了多久,他沉聲說道:“那個花枝的母親叫溫云歌,而當初還是阮靈的兇手就是溫云歌。”

    這件事震驚了藥格羅,騰的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什么?!這,這件事是從哪里聽來的?”

    “剛剛從顧長夜和沈憐那里聽來的。”阿史那云天生就有狼的習性,耳力很好,便將剛剛二人的對話全部聽了來,“顧長夜之所以買下花枝,是為了報復她。”

    藥格羅并沒有將后半句聽進去,憤憤的罵道:“媽的!才知道這件事,特勤你還救了那小丫頭兩三次,要知道是這樣,就應該放著她的死活不管!”

    他的話音落下,阿史那云并沒有接話的意思。

    藥格羅這才打量起阿史那云的神情,他本以為阿史那云是因為自己幫助了仇家之子的事情而生氣,可現在細細看去又覺得不像。

    “特勤,你想報復那個小丫頭嗎?”藥格羅試探性的問道。

    阿是那云一陣沉默。

    “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值得我舍下一輩子。”

    花枝說這話時的模樣在阿史那云的眼前浮現。

    他緩緩開口說道:“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本來是憤怒的,也很想替阮靈報仇......”

    藥格羅聽出阿史那云話中的猶豫。

    阿史那云接著說道:“可是,不知為何我又覺得她很可憐。”

    藥格羅皺了皺眉頭,“這可不像特勤的風格,她有什么值得可憐的?況且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的話讓阿史那云笑了起來,“是啊,她也確實可恨,什么都不知道,還將一心想要報復她的男人當初神一般的存在,實在是又蠢又可恨。”

    藥格羅默聲看著阿史那云半晌,然后忍不住出聲問道:“所以,那個小丫頭其實什么都不知道?”

    “應該是吧。”阿史那云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輕抿一口后說道:“聽那二人的意思,花枝應該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是還是阮靈的兇手,也不知道顧長夜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在救她,而是為了報復。”

    聽著阿史那云所説,藥格羅又是一陣沉默,然后悠悠說道:“那她是挺可憐的。”

    阿史那云道:“我記得蜀國有句話,禍不及子女,仔細想想,或許很有道理。”

    藥格羅嘆氣,“那特勤還打算帶她走嗎?”

    阿史那云放下手中的杯子,眸色看向一旁跳動的燭火,越發幽深。

    “傷害一個孩子來報復,我想阮靈應該也不希望這樣做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