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7章 可以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7章 可以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在大嶼山上搜尋刺客將近一個時辰,可卻沒有看見半個刻意的人影,那幾名刺客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顧長夜看著眾人搜尋,身上的陰冷蔓延至各處,讓旁人心生畏怕。

    站在他身旁的楚嵐,下意識的攏了攏衣衫,然后抬頭看了一眼夜色,忍不住開口說道:“王爺,夜深了,要不您回去歇著吧,這里我帶人繼續搜查。”

    顧長夜的視線冷冷地瞥向他,“你?我將守衛大嶼山的職責交給你,你辦好了?”

    楚嵐被說的啞口無言。

    刺客闖進來不是小事,如果治他一個失職之罪,撤了他的職位打入大牢都有可能。

    有兩名禁衛躬身走到顧長夜面前,“王爺。”

    這二人便是親眼目睹刺客之人,顧長夜特意叫他們兩個過來問話。

    “你們看清刺客是什么人了嗎?”顧長夜沉聲問道。

    二人相視看看,其中一人連忙回答:“當時樹林中太暗,我們也沒看清是什么人,就看見他們綁了個姑娘,轉眼間就在樹林里沒了影。”

    顧長夜皺了皺眉頭,半晌幽幽說道:“行了,你們下去吧,楚嵐將搜尋的禁衛都叫回來,重點守衛營帳這邊。”

    楚嵐問道:“那,刺客不找了?”

    “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人早就跑了,找什么?”顧長夜的聲音里染上一些不悅。

    楚嵐連忙附和著點頭,然后壓低聲音在顧長夜身旁說道:“王爺還是早些回去營帳休息吧,今日阿奴姑娘被人綁走,肯定受了驚嚇,王爺不回去陪陪她?”

    顧長夜垂下眼簾,半晌轉過身,“營帳周圍加強巡邏,明日就要回都城了,不可再出什么差錯。”

    楚嵐用力點頭,然后顧長夜便抬腳朝營帳走去。

    走到營帳前時,他的腳步又停了住。

    他想起自離開之前,和花枝發生的事情,因為在宴席上花枝擅作主張說的話,還有發現是阿史那云救了她,這兩件事加在一起,讓他心中的煩躁積攢到極致,導致他對花枝說了過分的話,讓他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去面對花枝。

    營帳里已經熄了燈,想來她應該已經睡下。

    顧長夜略微猶豫后,才抬腳繼續向前走去。

    他掀起簾子走進營帳內,隔絕了帳外的點點燈火,帳內一片黑暗。

    顧長夜在黑暗中掃視了一圈,不見花枝的影子,最后視線才落到角落的床榻上。

    床榻上一個身影蜷縮著成一團,縮在最里側。

    看到花枝的身影,顧長夜以為她是睡了,輕手輕腳的走到床榻邊,然后側身躺在她身旁。

    花枝背對他,二人中間隔了些距離。

    顧長夜不喜歡這種感覺,便伸出手將她輕輕拉進懷中。

    直到她的背脊緊緊貼在他的胸膛上時,顧長夜才發覺她并沒有睡著。

    似是哭的太久,她的身體不時因為抽噎頓一下,但她在極力的克制,所以離遠了并不會讓人發現她微弱的動靜。

    顧長夜看著花枝的發頂,半晌在黑暗之中發出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

    他輕聲問道:“還沒睡?”

    花枝的身體明顯的一僵。

    顧長夜知道她聽見了,可她卻沒有作聲回答。

    若換做以前或者旁人,這般刻意的無視他的話,顧長夜定是會惱火的,可今日他卻發不出脾氣。

    他的手緊緊圈住花枝的腰,將她整個人塞進自己的懷中,唇貼在她的后頸處,靜默的感受著她的氣息,同時壓著心中隱隱作痛的地方。

    這突如其來的貼近,是花枝的身體緊繃起來,即便不去看她此刻的神情,顧長夜也能猜到她心底肯定是不知所措的。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日成親,好放你離開?”顧長夜突然出聲問道。

    只是比起之前的憤怒,這次他的聲音很是平淡,甚至含著些許無奈。

    花枝咬著自己的拇指,將自己的哭聲堵在喉嚨里,去因為顧長夜問話,不得不放棄折磨自己的手指。

    她不安的回答道:“我沒有......”

    顧長夜眸子在黑暗露出卸下所有防備的模樣,聽著花枝否認的聲音,唇角淺淺勾起,“如果沒有,今日為何會和慕連說那些話?”

    想到花枝在慕連面前說的那句等到他成親之日,她自會離去的話,顧長夜的手臂又收緊幾分。

    那力道讓花枝有些喘不過氣,但又不敢做反抗。

    她不敢回頭看顧長夜,她怕自己會徹底失控,于是繼續背對著回答他的話,“我......我知道和慕小姐的婚事,對王爺來說有多么重要,我也不想破壞王爺著么好的姻緣,那時慕大人那么生氣,我只能這么說安撫慕大人的情緒......”

    身后的顧長夜發出一聲輕笑。

    花枝不確定那個笑意味著什么,便猜測應該是嘲笑她多此一舉。

    “所以說,你的喜歡也不過如此。”

    顧長夜幽幽說道,似是對她那份感情很是失望。

    花枝不明白他在失望什么,明明她已經坦承了自己所有的心意,他為何還要失望。

    像是猜出了她的不解,顧長夜在她身后說道:“不是說喜歡我嗎?既然喜歡,為何你能如此坦然的將我推給旁人?”

    他每說一個字,氣息便會噴灑在花枝的脖頸上,是她的肌膚一陣戰栗。

    她慌亂的揣測著顧長夜話中的意思,可是顧長夜這個人實在太難懂,剛剛他還是那個咬著她脖頸,提醒她是何存在的猛獸。

    花枝垂下眼眸,咬住下唇不肯作答。

    聽不到他的回答,顧長夜再一次發問,“怎么不回答?”

    “王爺會寬容我的無理取鬧嗎?”花枝突然反問道。

    顧長夜微怔。

    不等顧長夜說話,花枝哽咽著說道:“我可以王爺哭鬧著讓您不要成親,不要娶除了我之外的女子嗎?這樣的女子,王爺不是一直都很討厭?我不想成為王爺討厭的女子,即便心里再難過,我也可以強迫自己裝作無事。”

    屋內寂靜下來,只剩下帳外如哭聲般的風聲。

    因為顧長夜的原因,花枝的被窩中漸漸有了暖意。

    身后的人良久都沒有聲音,花枝以為顧長夜是不想在說這件事,這讓她心底有些失落。

    就在花枝準備合眼睡去時,顧長夜輕啟唇瓣吐出兩個字。

    “可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