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9章 楚嬤嬤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9章 楚嬤嬤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趴在車窗的縫隙,注意到顧長夜在同夏禾交談。

    交談結束后,顧長夜便朝馬車這邊走來,而夏禾的臉色變得越加陰狠。

    顧長夜走上馬車,剛好迎上花枝滿目的擔憂。

    他出聲問道:“怎么了?”

    “我看到夏禾同您在說話。”花枝的語調有些急促,裝滿擔憂,“他沒有對王爺做什么吧?”

    顧長夜鼻間發出一聲輕笑,“他能對我做什么?”

    說著,他坐到花枝的身側。

    每一次出行顧長夜都習慣性的坐在花枝對面,保持著一定距離,只是這一次他可以做到了花枝身旁。

    花枝并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她垂眸皺眉想著別的事情。

    發現她的注意力并沒有在自己身上,顧長夜也跟著皺了皺眉頭,隱隱有些不滿。

    “想什么呢?”

    “剛剛我看到夏禾臉上的神情很可怕。”花枝并沒有細想顧長夜語調中的不悅,心不在焉的說著:“我在想那么可怕的人,我的父母為何會和他做朋友。”

    顧長夜的身體倏然一頓。

    半晌,他忍不住開口問道:“在你心里你的母親是什么樣的人?”

    提起母親,花枝想起了很多兒時的事情。

    母親這二字,對于她來說有些陌生,卻又是最渴望的兩個字。

    “母親她似乎很不喜歡我......”

    花枝弱弱的說道,視線落在自己緊攥的手上,眸底一片平靜,好像被母親討厭這件事她已經習以為常,并不會感到難過。

    顧長夜聽花枝說過兒時的事情,但她每次說起,神情都太過平常,這讓他有些疑惑,“你不怪她?”

    花枝搖頭,“她雖待我冷漠又嚴厲,但只要我不犯錯,母親她并不會處罰我,吃穿也從沒有虧待過我。”

    說著花枝抬起頭,唇角掛著滿足的笑容,“她是我的母親,生恩難報,我又怎么能貪圖過多。”

    顧長夜的眸色越發陰沉。

    生恩難報這四個字沉沉的壓在他的心口上。

    “雖然母親帶我有些涼薄,但是楚嬤嬤待我還是很好的,每次我犯了錯被母親責罰,楚嬤嬤總是護著我,所以我小的時候也沒有受什么委屈。”花枝語調輕松的說道。

    顧長夜移開看著她的視線,有些無奈的開口:“沒受委屈,怎么還落下了寒疾?”

    花枝回憶著那件事,說道:“那次母親真的是氣急了,把我關在柴房中,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我忘了,正好趕上深冬,這才作下病。”

    顧長夜一陣沉默,在心里暗暗念道,這世間怎么會有將自己孩子忘掉的母親。

    “剛才你說的那個楚嬤嬤,就是后來將你賣掉的人?”顧長夜問道。

    花枝的臉色倏然低沉下去,眼簾一點一點垂下,依然掩不住自己的低落。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并不亞于與親人死別的痛苦,更何況那時花枝僅僅八歲,能依靠的人只剩下一個楚嬤嬤,全心的信任著她,卻被她親手推入另一個深淵之中。

    花枝不想提起這件事,便轉過身撩起簾子,向馬車外看去。

    不知什么時候,秋獵的隊伍已經進了都城,車外喧鬧的人市,將有些溫暖的煙火氣帶進馬車中。

    撩起簾子的那一瞬,花枝瞥見藥格羅騎著馬,正試圖靠近走在后面的沈憐的馬車。

    “啊?!”花枝一驚,也沒有多想急忙拉著顧長夜的衣袖,要讓他也過來看,“王爺,那個赫然人......”

    顧長夜靜默的看了一眼花枝的手,然后傾身靠近她,向車窗外瞥了一眼。

    “人這么多,他不敢做什么。”他淡漠的說道,好像并不在意藥格羅鬼祟的模樣。

    花枝蹙眉看向他,“我昨日忘記說了,阿史那云似乎為了完成阮姑娘的遺愿,想要將兵器圖交還給......”

    她的話說了一半,便看見顧長夜在唇邊豎起食指,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花枝連忙將嘴巴閉緊。

    “這話還是不要在這里說的好。”顧長夜意味深長的向一旁瞥了一眼。

    花枝立刻明了他的意思,不再說這件事。

    馬處四周都是人,保不準哪個就是夏禾派來偷聽的。

    花枝偏頭再次看向馬車外,余光卻一直瞥著不遠處藥格羅的動靜。

    而顧長夜則在一旁看著她的側臉。

    有陽光灑落在她的臉頰上,瑩瑩生輝,楚楚動人。

    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可是她的眸子還是一如既往地清澈,不染一絲塵埃。

    他失神的看著花枝,等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落在花枝的臉頰上,而花枝正驚訝的看著他。

    “王,王爺......”花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他,不知他要做什么。

    顧長夜有一瞬的慌亂,不過很快便鎮定下來,也不再隱藏眼底的繾綣,柔聲問道:“你若想下去走走,便讓馬車停下。”

    花枝急忙搖頭,“我,我只想和王爺呆在一起。”

    “我會同你一起。”顧長夜說道。

    花枝瞬間怔住。

    昨日還在陰雨中的顧長夜,今日又變成這副溫柔的模樣。

    花枝將視線移開,不敢再多看他一眼,生怕自己又產生什么誤解,“我不想麻煩王爺。”

    被她拒絕,顧長夜只好垂眸收回手,坐正身子,拿起一旁的書看了起來,但其實心思還落在一旁的花枝身上。

    花枝很快便將注意力全都放在外面的小攤上。

    不過才離開都城兩日,她竟格外的想念都城的喧囂。

    她趴在窗棱上,微垂這眼,聽著窗外的吆喝聲,格外的愜意。

    因為是皇家的隊伍,街道兩旁有零散的行人駐足看著。

    有的人看見花枝,不由得發出感嘆,交頭接耳的議論著不知這是哪位公主,也有識得花枝的人,忙著說這丫頭不是什么公主,好像就是王府的一個婢女。

    顧長夜聽見外面的議論聲,有些不悅,他并不喜歡花枝被人議論,便準備讓她放下簾子坐好。

    花枝似乎也意識到很多人在看她,也起身想要放下簾子。

    可手剛碰到簾子,視線便無意中瞥到人群中的某個身影。

    那個人她剛剛提起過,原以為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

    害怕是自己認錯了人,花枝的身子本能的向外探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