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0章 貪圖錢財_冷王盛寵傾城妃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0章 貪圖錢財

    “一世傾心:冷王的盛寵罪妃 (..)”!

    花枝急忙探身去找人群中的身影。

    可身子剛探出去一點,一只手便攬住她的腰,將她用力的拖回到車內。

    她沒料到會這樣,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后跌坐過去。

    “做什么?”

    顧長夜的聲音近在耳畔,花枝這才發現自己不小心坐到了他的腿上。

    花枝抬起頭,看見顧長夜皺眉看著自己,連忙慌張的擺手解釋,“我剛剛好像看到了一個認識的人,所以才會......”

    顧長夜眉心的褶皺依舊沒有散開,花枝便以為顧長夜對她剛才的舉動生氣了,立刻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孩子一般低下頭。

    “什么人?”顧長夜淡聲發問。

    花枝小心翼翼的向他瞥去,顧長夜正一只手撩起簾子,側頭向外看著。

    “應該是我看錯了......”花枝也只是看了個輪廓,覺得很像,并不確定就是那個人。

    顧長夜收回手,重新看向她,“不要把身子探出去,很危險。”

    花枝有些訝異原來他是在擔心這個,片刻后輕輕點頭。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動了動身子,試圖從顧長夜的腿上起來。

    顧長夜卻又一把將她拉了回去。

    “昨天的事情你還在生氣?”他突然發問。

    花枝一怔,然后連忙搖頭否認,“我沒生氣,我怎么敢同王爺生氣!”

    顧長夜垂著眼看著她,他的眸色極深,像是潑了濃墨化不。

    被他這樣看著,花枝的臉頰微微泛起紅暈。

    顧長夜又開口說道:“離那個阿史那云遠一些。”

    花枝忽然便意識到,昨日他是因為阿史那云的事情,所以才會那樣生氣。

    “昨日......我是因為覺得刺客的事情比較重要,所以急著說那件事,并沒有想要隱瞞的意思......”她弱聲解釋起來。

    顧長夜的唇角揚起一抹弧度。

    聽到她的解釋,他心底那點積壓的陰郁漸漸消散。

    他抬手用指尖輕輕坲過花枝頸間的傷痕,唇瓣緩緩張開,剛想要開口說些什么,馬車忽然急停下來,二人齊齊向一旁倒去。

    “王爺!”

    馬車外傳來楚嵐急切的聲音,似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管不顧的撩起車簾。

    看見車內的情景,楚嵐眼睛瞬間睜大,“王,王爺......”

    馬車內二人側倒在座位上,顧長夜壓在花枝的身上,一只手護在她的腦后,似是怕她撞疼一般。

    只是這姿勢在旁人看來過于親密,讓人看了實在不好意思。

    顧長夜微微側臉,聲音冰涼,“怎么回事?”

    本來看傻的楚嵐,立刻回過神,神情有些尷尬的說道:“王爺,前面有位大娘攔路,說要告御狀。”

    顧長夜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的轉過頭,“然后你還要看多久,滾。”

    楚嵐這才慌張的放下簾子。

    顧長夜緩緩起身,直接將花枝也扶了起來。

    “我去看看。”顧長夜冷聲說完,便起身走下馬車。

    告御狀這可不是件小事,花枝心底莫名開始不安起來。

    她悄悄從車窗向外看去,瞧見外面的人開始聚集起來,禁衛將隱隱躁動的人群攔住,夏禾和阿史那云也下了馬車。

    花枝向隊伍的最前面看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跪在圣駕前,用力的磕了三個頭哭喊著。

    “草民有冤!!還請皇上替草民做主!”

    花枝一驚,心想這不是余大娘嗎?

    看見余大娘,她立刻意識到這要告的御狀是什么,急忙也走下馬車。

    此時皇上也撩起了馬車的簾子,居高臨下的睨著余大娘,“你是何人?告的又是何人?”

    “草民余娥本是草莊人,丈夫早年生了一場大病離世后,便跟著家中獨子來到都城,小兒在恭王府尋了個差事,孤兒寡母的就靠那點微薄月俸活著,可前段時間小兒在王府里突然死了,就說是意外,給了我一些銀錢便將我這個老婆子打發了,今日草民就想要個真相!”余大娘憤聲的說著。

    顧長錦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顧長夜。

    狀告的是顧長夜,但顧長夜的神情卻看起來十分淡定。

    顧長錦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此事之前朕已有耳聞,但親王不是已經給了你合理的交代,而且朕聽聞給你的可不只是一些銀錢吧?”

    聽到這話,余大娘哭聲放的更大了些,“皇上明鑒啊!我就這么一個兒子,不明不白的死了,就剩下我一個老婆子,可怎么活啊?”

    夏禾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瞥了一眼顧長夜,“王爺這可怎么辦是好啊?之前就流傳王爺嗜殺成性,濫殺無辜,今個兒這大娘這么一鬧,怕是要給王爺扣實這頂帽子了,我看著大娘就是想要更多的錢財,王爺不如破財消災吧。”

    說完,夏禾還低笑兩聲。

    顧長夜不打算理會他,也不打算像他所說的那樣破財消災

    他已經給了余大娘足夠的補償,那些金子足夠一個尋常人家好吃好喝的過活一輩子,也給了余大娘一個合理的說法。

    余大娘之所以還這樣不依不饒,是因為她有一個嗜賭成性的相好,顧長夜給她的那些補償,很快便被那個相好的輸光了,余大娘這才會不依不饒,想要再多些的補償。

    而且若此時給余大娘更多的補償,肯定會讓旁人覺得,他真的心中有鬼,想用錢財擺平這件事,此事定不會就這樣不了了之的。

    顧長夜眸色沉下來,冷眼看著余大娘,“本王問心無愧,既然你覺得有冤,那便到府衙狀告本王,若真是本王的過錯,自會認罪。”

    事情鬧成這樣,顧長錦也權衡過了其中的利弊,覺得也只能這樣處理,便沒再做聲。

    但是余大娘卻對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臉色倏然一變,然后騰的一下站起身,憤怒的指著顧長夜喊道:“就是你殺了我的兒子,你是親王,不拿我們這種老百姓的命當命,我到府衙怎么能告倒你?!”

    說著,一個男人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手里拎著一筐臭雞蛋爛白菜,隨手拿起一個便朝顧長夜丟去。

    一旁的夏禾笑著看著一場鬧劇,看見空中滑過的雞蛋,連忙向后退了一步,不想被波及。

    顧長夜剛想躲開,一只手忽然從身后拉住他,將他向一旁扯去,堪堪和砸過來的雞蛋避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